狄马:老子与美国南北战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507 次 更新时间:2006-10-27 16:31:01

进入专题: 老子   南北战争  

狄马 (进入专栏)  
作为一个目含哀矜,浑身充满基督教爱和怜悯的政治家,林肯深知厌恶奴隶制是一回事,发动战争消灭它又是一回事。因而他一再声明无意动武。他相信宪法没有赋予他这么大的权力。《独立宣言》的签署者认为,奴隶制是一桩历史遗留的罪恶,各州要在联邦的框架内,“有愿望有能力”地自行废除。但根据美国区域自治的立国原则,联邦并没有动武的权力。因而,即使在处于战争边缘的第一任就职演说中,林肯仍然在为避免战争做最后的努力。那时,南部邦联已于一个月前宣告成立。他还在会上劝说南方民众:“为什么不能满怀信心,耐心等待人民的最终裁决呢?……如果代表永恒真理和正义的万能上帝站在你们北方一边或者站在你们南方一边,那么经过美国人民这个大家庭的裁决,真理和正义定将普照天下。”而1861年4月12日,南卡罗来纳州传来塞姆特堡陷落的炮声,他的最后一丝梦想破灭了。这标志着南部各州决定以独立国家的形式永远蓄奴,联邦连法律解决的途径也被一劳永逸地堵死了。这对一个从小就看见戴着铁镣的奴隶从家门口一排排走过的平民总统来说,肯定是一个很深的刺激。

   促使林肯总统下决心攻打南方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他对战争的残酷性估计不足。虽然他深知,战争将会给这个崇尚自由的国家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但他还是相信这场兄弟阋于墙的战争会很快结束。因为当时南部邦联的“首都”已由蒙哥马利迁往弗吉尼亚的利奇蒙市,距联邦首都华盛顿只有100英里,林肯以及北方的分析家普遍认为,只要军队推进这100英里,拿下南方的首都,动摇了“国本”,南方就会乖乖地回来。因而,战事一起,他宣布征兵,征兵总数只有75000人,为期3个月。当时整个联邦的军队只有16000人,根本没有对内动武的准备。一听说要打仗,美国人性格里那种天生的乐观与幽默就毕显无遗。大量的北方民众跟在军队后面,拿着灶具、帐篷和手电筒准备野餐。那气氛根本不像打仗,倒像中国农村的赶庙会。可是军队刚开进弗吉尼亚不到30英里,就遭到南方军民的顽强抵抗。当这些20来岁小伙子的尸体一字儿摆开,冒烟的子弹还在胸膛上燃烧,殷红的鲜血渗过本来就五花八门的“军装”,呈现在人们眼前时,这些“随军家属”傻眼了。然而,战争这架绞肉机自有它的运行规律,一旦上了发条,就很难停止。这正应了老子的一句话“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

  

   胜而不美

  

   除了对战争性质的定义,以及在战略战术上的具体运用和实践,老子对战争胜利的态度也闪烁着慈悲深埋的智慧。这主要体现在他对战争结果的认识上。

   由于他认为战争,无论是正义还是非正义,都是“不得已”的产物,因而即使最后胜利了,也不要自以为得计。“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骄,果而不得已,果而勿强”(第30章)。有结果,达到目的就行了。不要矜恃,不要夸耀,不要骄傲,要知道战争都是“不祥之器”,因而即使是因扶危禁暴而用兵,也是出于不得已。所以,不要逞强,不要赶尽杀绝。逞强就是“不道”,“不道”就会早死。这是他对一切强取妄为者下场的预卜。为了彻底打消以武力兴暴并企图以此君临天下的侥幸心理,才过了一章,他就再次强调“胜而不美”。胜利了不要得意洋洋,得意洋洋就是喜欢杀人,喜欢杀人的怎么可能在天下长久得志?这是他从反面论证胜利的一方不要得意忘形,要心怀悲悯;否则就是变态的杀人狂。

   《圣经》上讲,“不怜悯人的必不蒙怜悯”,又说“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一切靠坑蒙拐骗,阴谋算计夺得天下的人不要妄自尊大,不要只顾神化自己,妖魔化对方,小心有一天自己也成为万目睚眦,百口嘲谤的对象。这种大爱无疆,哀悯深沉的智慧和半个世纪以来我们接受的铺天盖地的主流意识格格不入,但它却和人类历史上那些真正尊重生命,敬畏生命,不忍生灵涂炭的人息息相通。

   如果我们继续以美国的南北战争为例,我们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实:美国南北战争之后,北方没有以“叛乱”、“卖国”、“分裂”的罪名镇压“反动派”;反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面对60万死难同胞的坟茔,北方始终有一种“抬不起头来”的愧疚。无论是林肯,还是继任的安德鲁·约翰逊都坚决主张以温和的态度对待南方。直到今天,在遍布全国的纪念馆和博物馆内,你仍然看不到对死者用“反革命”、“叛徒”、“匪帮”这些蔑称,有的只是对逝去生命的缅怀和追思。南北方的“宣传口径”也不一致:北方用的是“国内战争”,南方则称为“国与国的战争”,尤其令我们感到奇怪的是,南方好多地方至今都矗立着“邦联”总统戴维斯和南军总司令罗伯特·李将军的塑像,谁也没有说这是“伪总统”、“伪司令”,因而下令拆毁。因为当时明明成立了国家,推选了总统,任命了总司令,怎么能叫“伪”呢?

   葛提斯堡战役是联邦军队转败为胜的关键一役。仅此一役,双方就有五万年轻人魂归疆场。作为一个底层出身的总统,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数字的分量。因而在著名的葛提斯堡讲演中,你看不出林肯有一丝一毫的得意神色,更没有号召北军“宜将剩勇追穷寇”,“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相反,它是一篇感人至深的悼亡辞。全篇短短十几句话,渗透着林肯对死亡将士的惋惜和悲悼之情。作为一个始终将“自由”和“民有,民治,民享”悬为最高圭臬的人道主义者,他深知这场战争没有胜利者。

   今天在葛提斯堡战场上,建立了一个纪念馆。纪念馆里没有我们熟悉的黑白对立,有的只是对战争进程的客观讲解,以及对参与战争的士兵哀伤而痛心的描写:有的是两兄弟参与了战争,但一个加入了南军,一个加入了北军,最后在战场上相遇;还有一些陈列说的是这些年轻的士兵和他们心爱的姑娘生离死别的故事。有的到死,手里都紧紧攥着意中人的照片,可惜被鲜血染得看不清了颜色。面对这个纪念馆里,被放大到和真人一样大小的士兵的照片,你无法直面他们的眼睛,那些灵动而闪射着青春光彩的年轻人曾经和我们一样,头顶一片蓝天,共饮一条河水,同信一个上帝,而现在他们都死了,死于自己同胞的枪击之下。

   这样的战争,这样的胜利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呢?难道就因为自己诡计多端,杀死的人比对方多,就有权开动所有的宣传机器,诬蔑那些死去的,再也不会还口的兄弟为“盗”,为“匪”,为“寇仇”、“败类”?老子说:“杀人之众,以悲哀泣之,战胜以丧礼处之”(第31章),讲的是一个人,不论是将军还是士兵,要以悲哀的心情对待战争和杀人,尤其是战胜以后,要以丧礼对待死去的人。这是中国最早的人道主义呼声,淹没在了一片杀伐四起,群雄争霸的历史暗夜里。

   据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记载,波斯国王薛克斯率领他的军队翻过一道山梁,回头照见他一望无涯的军队,不禁恸哭起来,部下问他哭什么,他说:“想一想百年以后,所有这些人都不见了,因而悲伤莫名”。我喜欢这个故事,说明在古希腊即使是一个率军打仗的人也具备哲人的品质,不像一些文明古国,五千年了,只学会对敌人“鞭尸扬灰”。

  

   2005年3月12日动笔

   2005年4月16日草成

进入 狄马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老子   南北战争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73.html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