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鸿斌: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项工作监督的法律实效

——以“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为分析对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8 次 更新时间:2019-01-10 00:58:47

进入专题: 专项工作报告   全国人大常委会  

段鸿斌  
已经形成制度(参见《全国人大常委会公报》2002年第5期)。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听取审议的“专题工作报告”共计40个(参见李鹏:《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2003年),载《全国人大常委会公报》2002年第2期)。

   [10] 韩晓武:《监督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监督工作》,载中国人大网,网址:

   http://www.npc.gov.cn/npc/xinwen/2018-06/29/content_2057105.htm,最后访问时间:2018年7月4日。

   [11] 吴邦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2013年),载《全国人大常委会公报》2013年第2期。

   [12] 张德江:《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2018年),载《全国人大常委会公报》2018年第2期。

   [13] 吴邦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2008)》,载《全国人大常委会公报》2008年第2期。

   [14] 吴邦国:《吴邦国论人大工作》(下),第388页,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

   [15] 吴邦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2013》,载《全国人大常委会公报》2013年第2期。

   [16] 同上注。

   [17] 李小健:《跟踪督查:人大监督又一创新之举》,载《中国人大》2015年第17期。

   [18] 吴邦国:《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载《全国人大常委会公报》2009年第6期。

   [19] 栗战书:《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组联组会议上的讲话》,中国人大网址:

   http://www.npc.gov.cn/npc/xinwen/2018-07/16/content_2058101.htm,2018年7月20日访问。

   [20] 参见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三局:《专题询问——增强人大监督力度和时效》,载《中国人大》2012年第16期。

   [21] 参见栗战书:《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上的讲话》,中国人大网址:

   http://www.npc.gov.cn/npc/xinwen/2018-11/05/content_2065621.htm,2018年11月5日访问。

   [22] 吴邦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2008年),载《全国人大常委会公报》2008年第2期。

   [23] 国务院在《关于2017年度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的报告》中提出,2017年有2项年度环保目标未达成,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和列席人员在审议意见中提出了这个问题,但并没有进一步的监督措施。

   [24] 参见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国家法室:《〈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释义及适用指南》,第270页,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3年版。

   [25] 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15年工作报告中指出,“通过网络平台进行问卷调查,把各方面普遍关心的问题作为专题询问重点,充分反映群众和基层的关切”。

   [26] 参见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国家法室:《〈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释义及适用指南》,第52页,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3年版。

   [27] 2017年4月24日,环保部原部长陈吉宁代表国务院作了《关于2016年度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与研究处理环境保护法执法检查报告及审议意见情况的报告》,报告中所反馈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环保执法检查报告的审议意见,而没有具体反馈2016年度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的专项报告的审议意见落实情况。2018年4月25日国务院作的《关于2017年度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的报告》中,也没有具体反馈2017年度环保目标专项报告审议意见的落实情况。

   [28] 参见《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关于进一步发挥全国人大代表作用加强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度建设的若干意见》,载2005年6月18日《人民日报》。

   [29] 参见张德江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上参加审议时的讲话,载《专题询问:问出人大权威》,载《中国人大》2015年第3期。

   [30] 近年来形成的惯例是,法律修改施行之后再安排听取审议相关的专项工作报告。例如,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于2015年5月1日施行,同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作了关于行政审判工作的报告;安全生产法2014年8月31日修订通过,同年12月国务院作了关于安全生产工作情况的报告。笔者认为,这一时间安排不一定适宜。因为事前听取审议专项工作报告可以收集立法建议,并且,新法实施后报告机关的工作衔接与适应客观上需要时间,短期内听取审议专项工作报告的监督效果不一定明显。

   [31]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国家法室:《〈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释义及适用指南》,第12页,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3年版。

   [32] 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释义》,中共中央纪律检察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委员会法规室编,第 260页,中国方正出版社2018年版。

   作者简介:四川大学法学院宪法与行政法学博士研究生

   文章来源:《人大研究》2018年第12期。

  

  

    进入专题: 专项工作报告   全国人大常委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467.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