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朝兵:奥巴马时期美国的“印太战略”

——基于美国大战略的考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91 次 更新时间:2019-01-04 23:35:40

进入专题: 奥巴马   印太战略   中美关系  

仇朝兵  
Energy Efficiency,Clean Energy and Climate Change)。在美印能源对话框架下,两国在电网、能源效率、扩大可再生能源技术市场、解决清洁能源应用过程中的障碍、页岩气资源开发、清洁煤技术与核能领域研究等方面进行了合作。2014年9月,奥巴马总统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一致同意在能源安全、清洁能源以及气候变化方面建立一种新的、更密切的战略伙伴关系。2016年6月,莫迪总理和奥巴马总统同意加强在应对气候变化、清洁能源等领域的合作,并表示两国都认同气候变化问题的紧迫性,将加入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通过的《巴黎协定》(Paris Agreement)。

   印度尼西亚也是深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在“全面伙伴关系”框架下,美国与印度尼西亚在环境和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主要集中在气候变化、泥炭土及其他陆地生态环境、海岸和海洋资源与生物多样性、环境管理等领域。两国在这些领域实施了许多具体的合作项目。(76)此外,美国还与马尔代夫、尼泊尔、文莱、孟加拉国在气候变化、能源安全等领域进行了各种形式的合作。

   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安全关注非常广泛。除上述合作领域外,美国在卫生安全领域也与印太地区各国进行了密切合作,开展了预防埃博拉病毒扩散、反毒品、降低母婴死亡率等方面的合作。美国在该地区的安全合作对象也不仅限于上述国家。

   (二)塑造国际贸易规则,促进地区经济一体化

   奥巴马政府认为,全球开放的市场将会促进竞争和创新,对美国的繁荣至关重要。(77)美国的繁荣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对外贸易和外部世界的经济增长。2012年11月,克林顿国务卿在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发表演讲时说,在现代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一些国家在未成为全球军事大国的情况下正在变成主要全球大国的情况。为维持在亚太地区的战略领导地位,美国也在强化其经济领导地位。美国国内的经济力量与其世界领导地位是一体的,二者相互促进,相互需要。经济权力与全球影响力之间的联系,解释了美国为何把经济置于其外交政策的核心位置。(78)

   亚太地区是当前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最有活力的地区,印度经济近年来也表现良好。更广泛的印太地区对于美国经济的繁荣具有重要意义。美国与印太地区的经济联系有助于巩固其在该地区的战略和军事存在。为此,奥巴马政府采取了各种行动,努力推动美国与该地区各经济体接触,寻求建立更加开放的经济联系,推进强大、全面的经济议程,进一步打开该地区各国的市场,促进贸易和投资的增长,为美国企业和工人创造一种公平竞争的环境,提升美国的国际竞争力,并推动地区经济一体化,进一步塑造该地区乃至全球的贸易规则,推动建立更透明的国际贸易制度。

   奥巴马政府在印太地区采取的最引人瞩目的多边举措,是积极主导、推动与亚太地区11个国家就“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进行谈判,达成一个面向21世纪的、高标准的地区性自由贸易协定。美国希望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TTIP),设立世界上最高的劳工权利和环境保护标准,支持更好、更负责任和更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同时清除对美国出口设置的壁垒,使美国处于涵盖全球经济总量2/3的自由贸易区的中心。美国的目标是利用这一地位,连同其技艺精湛的劳动力、完善的法治体系和充足的能源供应,使其成为首选的生产平台和最佳投资目的地。(79)尽管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但通过主导该协定的谈判,美国已经对国际贸易规则的塑造产生了影响。

   支持和推动印太区域内的次区域经济一体化,也是美国深化与该地区各国经济联系的重要途径。通过深化与东盟及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等地区机制的联系,建立和参与多个“微多边”(mini-laterals)机制,美国寻求建立更加开放的经济联系。通过在东盟、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及其他组织中与该地区的新兴经济体进行广泛和建设性的对话,美国支持建立更加公平的、尊重贸易与投资规则的制度。为此,奥巴马政府积极推动美国—东盟领导人会议机制化,并积极参与东亚峰会。

   2009年,美国根据“美国—东盟贸易与投资框架协议”(U.S.-ASEAN 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TIFA)加强了其工作,向东盟高级官员提出了一些雄心勃勃的倡议,包括寻求在贸易便利化、物流、数字经济、贸易融资、贸易与环境等广泛的领域取得具体成果。2011年,美国与东盟举行了首届美国—东盟商业论坛,目的是扩大美国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的合作,与东盟成员国及东盟公司进行更密切的合作。2012年9月,奥巴马总统与东盟国家领导人发起了“美国—东盟扩大经济接触倡议”(Expanded Economic Engagement Initiative),以扩大美国与东盟之间的贸易与投资,创造新的商业机会和就业岗位。在这一框架下,双方在推动贸易与投资便利化、提高东盟国家之间贸易流动和供应链的效率和竞争力、共同制定信息与通信技术原则、共同制定投资政策以及其他标准的制定与实践方面进行了努力。2016年2月,美国—东盟领导人峰会发布了新的“美国—东盟连通”倡议(US-ASEAN Connect)。该倡议把美国政府和私营部门的资源和专业知识集合起来,创立了在该地区进行经济接触的全美国方式(whole-of-U.S.approach)。它与奥巴马政府的“美国—东盟扩大经济接触倡议”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一道,目的是加强美国与东盟的伙伴关系,提升各经济体之间的联系,支持东盟经济一体化,在该地区建立一种基于规则的开放的经济秩序。(80)

   通过“新丝绸之路”(New Silk Road Initiative)和“印太经济走廊”(Indo-Pacific Economic Corridor),美国试图推动印度与其邻国和更广大地区的联系,促进南亚、东南亚、中亚地区的经济一体化。南亚是目前世界上经济一体化程度最低的区域。美国认为,南亚地区需要通过贸易和交通连接起来,使商品和人员能更加自由地流动。为此,美国政府一方面积极鼓励南亚各国广泛联系,支持由该地区领导的着眼于互联互通、能源、环境和经济合作以及其他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outh Asian Association for Regional Cooperation)成员国提出的议题的合作;另一方面,致力于通过“新丝绸之路”倡议和“印太经济走廊”推动南亚及更广大地区的经济、能源、交通及人员之间的互联互通。(81)“新丝绸之路”倡议意在以阿富汗重建为中心,把中亚和南亚连接在一起,促进西欧、中东和东亚之间人员、商品及思想的流动,通过政治手段解决持续几十年的阿富汗冲突,把阿富汗融入地区经济一体化之中。具体而言,美国集中关注四个关键领域:创建连接中亚和南亚的区域能源市场;促进贸易和交通路线建设以及投资于重要基础设施;改善海关和边境管理;连接企业和人民。(82)“印太经济走廊”倡议意在把东南亚和南亚(印度东北部、孟加拉国、缅甸)连接起来,具体内容包括:支持这些地区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注重地区间能源合作与能源安全;支持南亚国家主导的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支持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发展经贸关系等。美国希望通过这些倡议把从中亚到南亚再到东南亚及更广泛地区的亚洲各经济体全部连接起来。(83)

   奥巴马政府还先后提出或参与了多个“微多边”机制。比如,2009年,美国发起“湄公河下游行动计划”(Lower Mekong Initiative),以支持缅甸、柬埔寨、老挝、泰国以及越南之间的次区域一体化以及健康、环境和水资源、教育、互联互通、能源安全和粮食安全等方面的合作。

   除了多边方式的努力以外,美国还重视通过双边对话与合作推动与印太地区相关国家的经贸关系。美国十分重视与日本的经贸关系,并视之为美国在塑造全球规则方面的重要伙伴。(84)美日深化了在双边贸易与投资方面的合作,并在创新、企业家精神、供应链安全、互联网经济、太空、网络、科学与技术、妇女的企业家精神和经济赋能等方面开展了合作。在世界贸易组织、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和相关论坛中,在与东盟协调的过程中,当美国推动其他国家在知识产权、公开、透明度等方面遵守全球规则时,日本是美国的重要伙伴。2010年11月,奥巴马总统与日本首相菅直人发起了“美日经济协调倡议”(The U.S.-Japan Economic Harmonization Initiative),意在通过各个领域的协调推动两国经济增长。2011年12月,奥巴马政府积极推动国会参众两院通过了《美韩自由贸易协定》(KORUSFTA)。这是继《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之后签署的最重要的协定。2012年3月15日,《美韩自由贸易协定》生效。美国也期望通过战略与经济对话以及中美商贸联委会等机制,与中国建立一种合作性的经济伙伴关系。为推动双边投资发展,美国与中国进行了多轮《双边投资协定》谈判。除此之外,美国还与孟加拉国签署了“贸易与投资合作框架协议”(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TICFA),建立了一个识别和解决双边贸易和投资障碍的年度论坛;与印度尼西亚开展了富有活力的商业对话。

   美国与印度在智慧城市发展、“数字印度”倡议、基础设施合作平台、制造业双边共享论坛、跨境贸易与投资、私营部门投资、地区间基础设施开发、基础设施开发融资、航空与能源合作等广泛领域进行了合作,并建立了美印商业对话、美印首席执行官论坛、贸易政策论坛、美印农业对话等多个合作对话机制。美印两国也在进行《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双方都认为高质量的《双边投资协定》将有助于促进双向投资的增长。2014年9月,两国元首就发起“印美投资倡议”、建立基础设施合作平台、通过贸易政策论坛创建有吸引力的商业环境、举行美印经济与金融伙伴关系会议等议题达成了重要共识。

   美国相信,“当区域内各国被贸易联系在一起时,当它们的经济和人民共享重要联系时,和平与稳定更可能得以维护。”(85)通过多边、双边和“微多边”等多种方式,奥巴马政府推动了与印太地区相关国家之间的经济联系,加强了在推动本地区降低关税、扩大贸易和投资、保护知识产权、扩大和深化地区机制内部的对话等方面的合作,在一定程度上重塑了印太地区的国际贸易制度和规则。

   除推动经贸关系发展及相关规则的建设外,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还与印太地区的相关国家积极合作,共同关注全球发展议程,增加对外援助,推动消除极端贫困。所有这些,都有助于拓展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经济和战略利益。

   (三)促进“民主”和“人权”,影响亚太国家政治发展

   印太地区各国在文化、宗教、语言、历史、政治制度等方面都存在很大差异。在美国看来,民主与和平、稳定及繁荣是密切相关的,促进印太地区相关国家的民主发展有助于这些国家实现和平、稳定和繁荣,也有助于维护和拓展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负责南亚和中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比斯瓦尔在谈到美国对南亚经济一体化的支持时说,经济的互联互通本身不足以创造持久和平与繁荣,该地区脆弱的民主国家需要强化透明和负责任的治理,采取从环境来看可持续的增长政策,并创造包容性的政治和经济制度,为所有人提供机会。(86)美国一直特别关注印太地区各相关国家的政治发展和政治转型,努力以各种形式扩展民主,促进人权发展,传播美国的价值观。

奥巴马政府对缅甸的政策充分体现了美国在印太地区促进自由、民主和法治的努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奥巴马   印太战略   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370.html
文章来源:《美国研究》2018年第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