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尼·桑德斯:寡头政治毁掉了美国民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0 次 更新时间:2018-09-07 11:27:59

进入专题: 寡头政治   民主   美国选举  

伯尼·桑德斯  

   此外还有“电话筹钱”,这种经历十分伤人自尊。这是两党建立的机制,目的是在一间小房间对着潜在捐助者的电话一个挨一个地拨打,很多人他们从未见过面。助理还在旁边把每个电话的沟通情况记录下来。

   美国是世界上正面临着巨大危机的国家。而我们的官员们正在干什么?由于竞选体制的腐败,他们正忙着为竞选筹资呢。每天、每周、每月都是如此。

   初选期间每人可为候选人提供的捐助金额上限是2700美元,大选时还可以再追加2700美元的捐款。当然,对于富人来说,如果夫妻双方都捐款,那捐款额还可以再翻一番。富人将大多资金捐助给政党,最终这笔钱还是会流入他们支持的候选人口袋里。每两年众议院全部席位和参议院33至34个席位都会重新选举,而单个富裕家族在此过程中捐助的金额是无法想象的。每笔巨资都为富人们带来了政治上更大的影响力。这与“一人一票,平等投票”的理念全然不相符。

  

取消对选民的投票限制

  

   公民联合会一案严重破坏了美国的民主,但寡头企业和他们的政坛盟友所做的破坏可不止这一个。2013年最高法院裁定了灾难性的“谢尔比县诉霍尔德”(Shelby County v. Holder)一案,这一裁决指出1965年《投票权法案》中一项重要条款违宪。1965年法案要求南方各州和当地政府在更改投票法律前必须通过联邦政府的批准。

   由于当时很多州的相关立法阻止非裔和穷人参与投票,因此国会很快通过了《投票权法案》。但法院以5比4的比例认为选民歧视已不再是问题,因此联邦政府就不再保障美国公民的投票权了。

   这一判决公布几天后,共和党大举出台法案,让更多民众无法参与投票——非裔、拉丁裔、穷人、年轻人、老年人,这些人大多数不支持共和党。他们采用的一个普遍方法是,以根本不存在的“防范选民作弊”为理由,要求所有选民必须出示政府出具的有照片的身份证明。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阻止有色人种和穷人进行投票。11%的合格选民因没有这样的身份证明而未参与投票,这些人大多是非裔、拉丁裔和穷人。

   近期的一份学术论文的分析结果显示:“严格的身份认证法案使得拉丁裔投票率降低了9.3个百分点,非裔降低了8.6,亚裔降低了12.5。”通过分析数据,学者发现“实施严格的身份认证制度后,民主党投票率下降了约8.8个点”。而共和党只降低了3.6个点。

   我们今天应该减少人们投票的障碍,但共和党却恰恰相反。他们限制提早投票、取消当天登记,大大减少了选民投票率。亚拉巴马不仅要求身份认证,而且还关闭了非裔社区的认证办理处。布伦南司法中心发现2016年,50州第一次同时出台了投票限制规定,进一步降低了史上极低的投票出席率。这种做法极不道德,法律应该禁止的。

   在全国很多地方,少数族裔民众很难在选举日当天投票。2012年,非裔投票等待时间是白人的至少2倍。一些少数族裔人群甚至需要等上6~7小时。有多少人热情地去投票,但却遭遇无数障碍?

   用《瑜伽熊》的名句来形容,“一切似曾相识”。这一幕曾在我们国家上演过。形式虽然有所改变,但本质是一样的。政客们尽可能地阻碍人们参加投票。人们要想成功投出自己的一票,简直是难上加难。

   这违背了每位美国人的良知。为少数族裔争取投票权是一场正义之战,这也是为民主而战。

   我们该怎么做?我们不能容忍法院判决破坏我们的民主,不能容忍政党歧视和擅自改划选区的恣意妄为。

   我们应该要求国会恢复《投票权法案》的第五条规定,保障少数族裔平等投票选举的权利。我们还必须要求扩大《投票权法案》的实行范围,让所有美国人,不论是什么族裔,不论年龄大小,享有平等的自由投票权利,不受任何地方政府的限制。

   我们需要鼓励人们投票,而不是设置投票障碍。我们必须和其他国家一样,认可每一位18周岁以上的公民的投票权。人们搬到另一个州,便可以在当地自动注册参与投票。各州不应该设立投票注册障碍。

   我们必须阻止对少数族裔和穷人选民的严重歧视,必须阻止那些破坏分子阻碍民众投票的恶劣行径。

   我们应该将选举日定为法定假期,专门在选举期间放假两天,以鼓励更多选民参与投票。太多人因为没时间就不去投票,一些人甚至都忘了今天是投票日。无论我们把选举日安排在哪一天,总有一些人因为工作、出差、生病等原因不能去参加。因此我们需要营造更多选举空间。如果人们当天有事不能前来投票,我们应该允许他们申请缺席选票——任何情况都不能阻止他们行使自己的投票权。

   我们必须恢复一些人的投票权。今天糟糕的刑事司法体系给全国带来了巨大悲剧,深深损害了我们的民主。很多州剥夺了罪犯的投票权,即便这些人刑满释放后也无权投票。

   这在任何地区都是不合理的。我们都希望那些刑满释放的人们对社会有所贡献,然而为什么还要剥夺他们参与民主的权利呢?13%的非裔由于重罪定罪失去了投票权。我们绝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我们需要重新给予200万非裔本应属于他们的投票权。他们已经刑满释放了,他们享有和其他民众同样的权利。

   此外,国会、州政府以及地方政府应确保各地设有足够多的投票场所,方便人们投票,让人们无需排长队。我们花了数十亿美元保卫我们的国家,我们也有能力花费必要的经费,保证每个投票场所有足够多的工作人员、每个投票机器能够正常运行。投票结束后,纸质选票也应计入投票结果。

   科赫兄弟

   科赫兄弟是美国第二大富裕家族,净值达到820亿美金。他们是寡头政治运动的主要力量。他们的公司“科氏工业集团”是美国第二大私人企业,2013年总收入达1150亿美金。他们的触角伸向多个经济领域,他们最主要的资金来源是石油提取和加工。

   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内,以科赫兄弟为代表的18位亿万富翁共同联名反对总统的计划,想要将美国带入右翼的发展方向。参与联名反对的其他亿万富翁包括梅隆银行和海湾石油财富公司的继承人理查德·梅隆·斯凯夫、国防承包商亨利和琳达·布莱德利(Linda Bradley)、化工巨头约翰·欧林(John M.Olin)、安利公司创始人狄维士(Devos)家族以及科罗拉多的科尔斯(Coors)酿酒家族。

   简·迈尔在《黑钱》中谈到科赫兄弟这群亿万富翁“贿赂看似与他们没有任何联系的智库和学术界,让他们在全国竞选辩论中宣传利于富人的言论。他们雇了不少说客,在国会为富人争取利益。而且他们也建立基层组织,使得右翼运动在基层落地。此外,他们贿赂了司法界,让其对涉及自身利益的案件手下留情。最后,他们还为共和党注资了不少。他们的这些活动基本都是秘密进行的,而且都是以慈善的形式存在,人们无法追踪其资金流入信息。正如2015年他们的主要运营人员所说的那样,他们建立起了一套综合完整的体系”。

   2015年,科赫兄弟声明他们将为支持的候选人捐款7.5亿美元。这笔钱比民主党或共和党全国大会花的所有钱都多。科赫家族的目标是让共和党继续保持在参众议院的优势地位。据一些政界专家讲,科赫家族对政治的影响力甚至高过民主党和共和党。

   科赫家族是谁?他们代表谁的利益?媒体经常将他们形容为“保守派”或“小政府推崇者”。事实要严重得多。他们是右翼极端分子,他们希望利用不受限制的金融资源,花大精力将美国带入寡头政治社会,并取消过去75年来通过的保护工薪阶层的所有法案条款。

   他们的目标是什么?1980年,大卫·科赫以自由党身份竞选副总统。虽然过去很长时间了,但他们在主要问题上的态度基本没什么变化。

   过去几年间,他们成功推销自己的观念,将其变为美国的主流观念。追溯到1980年,那时人们觉得他们的理念边缘化,且不现实,他们基本没有得到支持。如今科赫家族的理念也基本上是共和党的理念,全国各地的共和党候选人都公开表示支持。

   从一开始,科赫家族就明白权利的得来靠的不是他们的理念,而是是否有足够金钱收买选票。1980年他们最主要的策略之一就是“强烈要求废除联邦竞选资金支持体系,并立即取消联邦选举委员会”。他们一直都清楚,成功取决于超级富裕阶层购买选票的能力。

   从事实上看,科赫兄弟通过他们自己的法定组织以及共和党的积极支持,在公民联合会一案中以5比4的结果胜出了,因此长期以来他们的有关废除竞选资金支持法案的政策一直持续实施。然而,他们想要的远不止于此。他们希望取消素有的竞选资金限制,他们的法定组织也在为此做努力。

   如果他们成功的话,那就意味着亿万富翁们可以捐助无限的金钱,寡头政客将全资支持竞选,并主导竞选的走向。上任官员也将完全成为为富人服务的员工。这就是科赫兄弟及其盟友所希望看到的。这就是他们的民主观:通过金钱收买选民,选出对自己有利的候选人。

   事实上,在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时,我并不想草草做决定。但在竞选时,我申明我只会提名敢于推翻公民联合会一案裁决的法官。我一遍遍地强调:这一裁决严重损害了美国的民主,让我们国家逐步走向寡头政治的边缘。我很欣慰希拉里国务卿也持同样的观点。

   取消竞选资金支持限制是科赫兄弟的主要目标,但他们的意图可不止于此。他们是美国第二大富裕家族,毫无疑问,他们希望缴纳更少的税,他们厌恶累进税制。大卫·科赫参与起草的纲要明确反对“个人和企业所得税,包括资本收益税”,并支持“免除一切税务”。他们的纲要还鼓励权贵们打破法律的限制,停止缴税:“一切有关逃税的刑事及民事制裁都应该被取消。”

   作为化工企业的老板,反对气候变化组织的代表人,他们也主张废除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和能源部。好想法:这就好比让十分贪婪的狐狸管理鸡舍。

   除此之外大卫·科赫的纲要还涉及很多方面,以下是他们想要建立的美国:

   “我们支持取消医保和医疗救助。”

   “我们反对强制保险和健康医疗服务,包括堕胎服务。”

   “我们支持逐渐减少社保。”

   “我们提议废除政府邮电服务……它不仅效率极低,而且还允许政府监督私人通信。”

   “我们支持取消……最低工资限制。”

   “公立学校给孩子们灌输教条化的思想……政府应取消对公立学校的所有、经营、监管、资助。”

   “我们谴责义务教育法案……并主张立即取消。”

   “我们主张道路和高速公路私有化。”

   “我们反对一切政府福利、救济项目以及穷人扶助项目。”

   以任何标准来看,这些都是极端观点。而这些人正是为共和党提供资金的大财主。所以下次若是在电视上看到科赫兄弟资助的竞选广告,不妨关心一下普通民众面临的问题。请记住这些广告代表何人的利益,科赫家族希望建立怎样的美国。

  

为什么竞选如此重要

  

我认识的很多美国人都关注医保、环境、经济、人权等重要的问题,但他们却很少有人关注竞选筹资体系改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寡头政治   民主   美国选举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185.html
文章来源:法意读书 公众号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