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洪权:论元代采诗的新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2 次 更新时间:2018-09-03 07:31:47

进入专题: 元代采诗   诗文鉴赏  

史洪权  
将大批士人拉回至“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轨道。然而,它毕竟是高淘汰率的竞争制度,除了期待如范进般“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士人之外,其他失败者依然需要分流。因此,元代采诗对于明清士人的重要影响,在于它提供了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

   明、清的采诗与元朝相似,其行为主体依然以民间诗人居多,如明莫如忠《汰砾集序》称:“霍山洪山人以采诗为五岳游,凡三过云间。”(61)清陈恭尹《送王蒲衣采诗惠潮》赞王隼云:“时无采风使,草野亦陈诗。”(62)然而,钱谦益、全祖望等著名文人纷纷选择以采诗为事业,其行为更值得我们关注。

   钱谦益是成一朝之诗的代表。明熹宗天启初年,程嘉燧激赏《中州集》,遂与钱谦益订约:“吾将仿而为之,吾以采诗,子以庀史,不亦可乎?”(63)中原鼎革,钱氏政治失意,复惶恐有明一代之诗从此湮没,于是行走四方,孜孜以求,留下了详细的采诗记录:

   余于桑海之后,缪任采诗之役。评骘稍著,誉咎丛生。(64)

   戊子中秋,余以锒铛隙日,采诗旧京,得《金陵社集诗》一编,盖曹氏门客所撰集也。(65)

   余采诗于宛陵,得梅氏禹金、季豹、子马之诗,喜圣俞风流,于今未坠。因以想见诸君子赓歌矢诗,皆在有宋圣明承平闲暇之日,为之抚卷三叹也。(66)

   全祖望则是成一地之诗的楷模。他专注于宁波地区,所采诗人大抵为晚明的仁人志士,如《周布衣传》云:“周布衣西,字方人,学者称为劲草先生。定海卫人……予之采诗也,求先生之集,遍访既无知者。”(67)《词水陈隐君峡者》云:“先生为施都督二华外孙。都督子仲吴殉王事,先生藏其遗文。予采诗之役,求之已不可得,犹幸先生之集无恙也。”(68)

   明清文人的采诗动机大抵与元朝相仿,以诗存人仍为最重要的目的。明胡松《盛明风雅初集序》云:“布衣江问山采诗四方,实寔勤且博,间以鲁国非车子所梓《盛明风雅》故帙遗余,因以其叙见属……问山君雅好吟,颇通诸词,闵作者之苦心,悼后来之失传。即凡一联一句可传诵者,悉录罔逸,故其多若此,而尚有俟于诠鉴。”(69)间或有为本地诗歌鼓吹似杨维桢者,如倪宗正《苕溪沈君以采诗过太仓有赠》云:

   苕溪有客淸且苦,平生志愿惟好古。奔走三吴采风谣,不问华阅与蓬户。偶然谒我娄江浒,芒鞋未脱半尘土。语言朴野礼貌疎,腰项无态媚官府。背负一囊诗一部,三吴豪杰肺肝吐。珠玑磊砢照目光,云是此客手亲组。三吴大雅传二京,格韵中和薄秦楚。欲叩知音忙向人,收名定价归李杜……(70)

   倪宗正,字本端,余姚人。弘治十八年进士,历官南雄知府。他所处的时代,正是以李梦阳为核心的“前七子”反抗以李东阳为核心的茶陵派,倡导复古的时代。诗中的“秦”、“楚”似应为两派的代称。沈君风尘仆仆地奔走于吴地,无论诗人贵贱,惟诗是采。其动机,无疑是想为吴诗派争一席地。

   元代采诗对于明清总集的编纂亦颇有影响。采诗者通过遍访各地作者,搜求诗作,编纂成集。这种成书方式为明清文人所传承与发扬。清康熙九年,魏宪自序《诗持三集》云:“故余今日之齐之鲁之楚之梁之燕赵之吴越,仆仆于车尘马足而不敢即安者,务使我生以后,自甲子至今风雅名篇,不至散漫无纪,而天下后世之人得从而指之,曰:‘夫夫也以其好而存斯集,存斯人也。’则余亦大幸矣。”(71)查慎行《喜韩自为过访村居》诗云:“吴兴前辈尽,海角故交疏。岂意停归棹,犹烦访敝庐。采诗千载后,话旧廿年余。村野无供给,非君孰谅余。”自注:“自为有《近诗兼》之选。”(72)韩自为,名云,贡生。他赴査慎行处采诗,显然出于编选《近诗兼》的需要。

   《四库全书总目》论及总集的产生:“文籍日兴,散无统纪,于是总集作焉。一则网罗放佚,使零章残什,并有所归;一则删汰繁芜,使莠稗咸除,菁华毕出。是固文章之衡鉴,著作之渊薮矣。”(73)元代因采诗而成的总集,此两种类型兼而有之。但由于采诗者游走四方的特殊性,固以前者居多。四库馆臣评价《皇元风雅》:“然元时总集传于今者不数家。此集虽不甚赅备,而零章断什不载于他书者颇多。世不习见之人,与不经见之诗,赖以得存者,亦不少矣。”(74)足见傅习、孙存吾对于诗歌文献的保存之功已获官方认可。至于《大雅集》,杨维桢称其专收吴、越人之隐而不传之人,成为《列朝诗集》、《元诗选》的重要文献来源。

   元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极为特殊的朝代。同为异族入主中国,元、清两代的统治者对于汉法的态度有着明显的差异。清朝诸帝多信奉“行中国之法者,即为中国之主”的观念,除保证满人特权等少数举措之外,几乎全盘采用汉法。元朝诸帝不仅是中国的最高统治者,同时又是蒙古帝国的大汗,这使得他们长期坚持蒙、汉二元体制,依违于西域法和汉法之间,造就了元代士人独特的境遇。作为文学的承担者和创造者,士人的命运又直接影响到文学的走向。采诗原本是官方的政治性行为,却随着元代士人的遭际而发生了颠覆性改变。这种改变一经发生与沉淀,又对明清的文人与文学产生了恒久的影响。

   元代不仅有采诗,还有采词和采文。刘将孙《萧学中采词序》:“年来采诗多,未有及词者。吾友萧壑冰之子学中,慨然有意兹事……是行得词若诗,皆广搜而悉储之,予愿得而细评焉。”(75)危素《送镏志伊采大元文乘序》:“向江浙行省参知政事赵郡苏公稍编辑《文类》若干卷,既刻而行于世。宜春镏志伊读而叹曰:‘尊官巨人之文则既列于此,其或抱道怀德而高蹈于山林,或守志厉行而自远于声利,至于憔悴枯槁之士,所以汲汲营营于文字之间,冀是可以自见于寥寥千载之后,而卒泯没而无闻,非可惜哉?’乃治装发京师,而其志将及禹迹之所至,不尽得当世之文不为之止也。”(76)诗、词、文是两宋具有代表性的三大文体,元代采诗者极多而采词与文者寥寥,是否意味着词、文两大文体在元代已成衰落之势,抑或有其他原因,这也是颇为值得关注的论题。

   注释:

   ①参见杨匡和:《采诗演进论》,《商丘师范学院学报》2013年第8期;杜春雷:《山川风土有佳音:论元代的采诗者与采诗活动》,《湖北民族学院学报》2013年第4期。

   ②班固撰,颜师古注:《汉书》卷30,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第1756页。

   ③余冠英:《汉魏六朝诗论丛》,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1956年,第3页。

   ④班固撰,颜师古注:《汉书》卷22,第1045页。

   ⑤参看许云和:《<汉书·礼乐志>“采诗夜诵”解诂》,《乐府推故》,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85-87页。

   ⑥魏收:《魏书》卷64《张彝传》,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第1431页。

   ⑦郑炳林:《敦煌地理文书汇辑校注》,兰州:甘肃教育出版社,1989年,第20页。

   ⑧释文莹:《湘山野录》卷中,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第25页。

   ⑨梅尧臣著,朱东润校注:《梅尧臣集编年校注》卷10,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第164页。

   ⑩周紫芝:《太仓稊米集》卷28,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41册,第196页。

   (11)令狐楚编:《御览诗》,《唐人选唐诗》,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58年,第255页。

   (12)许学夷著,杜维沫校点:《诗源辩体》卷36,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年,第357页。

   (13)傅增湘:《藏园群书题记》,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第939页。

   (14)永瑢等:《四库全书总目》卷186,北京:中华书局,1995年,第1689页。

   (15)祝尚书:《宋集序跋汇编》卷42,北京:中华书局,2010年,第2023页。

   (16)参见王水照:《<钱锺书手稿集·容安馆札记>与南宋诗歌发展观》,《文学评论》2012年第1期。

   (17)元好问:《中州集·己集》,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325页。

   (18)李商隐:《李长吉小传》,李贺著,王琦等注:《李贺诗集集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第7页。

   (19)参看萧启庆:《元朝的统一与统合:以汉地、江南为中心》、《蒙元支配对中国历史文化的影响》,《内北国而外中国蒙元史研究》,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第17-61页。

   (20)吴澄:《吴文正集》卷85,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97册,第807页。

   (21)杨维桢:《东维子集》卷7,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21册,第442页。

   (22)赵文:《青山集》卷2《黄南卿齐州集序》,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95册,第14页。

   (23)刘将孙:《养吾斋集》卷9《送彭元鼎采诗序》,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99册,第84页。

   (24)(25)钱熙彦编次:《元诗选·补遗》,北京:中华书局,2002年,第186,186页。

   (26)陈仁子:《牧莱脞语》卷7《送采诗彭丙翁序》,《续修四库全书》集部第1320册,第303页。

   (27)姚燧著,查洪德辑校:《姚燧集》卷4《送李茂卿序》,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1年,第71页。

   (28)朱德润:《存复斋文集》卷4《送强仲贤之京师序》,《续修四库全书》集部第1324册,第293-294页。

   (29)陶安:《陶学士集》卷12《送易生序》,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25册,第721页。

   (30)王水照:《南宋文学的时代特点与历史定位》,《文学遗产》2010年第1期。

   (31)徐明善:《芳谷集》卷下《耐闲说》,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02册,第585页。

   (32)黄溍:《文献集》卷5《送叶审言诗后序》,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09册,第362页。

   (33)宋禧:《庸庵集》卷12《送吴管勾序》,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22册,第476-477页。

   (34)刘将孙:《养吾斋集》卷11,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1199册,第97页。

   (35)永镕等:《四库全书总目》卷:166,第1431页。

   (36)欧阳玄:《元故翰林待制朝列大夫致事西昌杨公墓碑铭》,《全元文》第34册,南京:凤凰出版社,2004年,第739页。

   (37)贝琼:《清江文集》卷1《乾坤清气序》,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28册,第298页。

   (38)舒岳祥:《阆风集》卷12,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87册,第441页。

   (39)郝经:《陵川集》卷35,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92册,第393页。

   (40)刘辰翁:《须溪集》卷6,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86册,第523-524页。

   (41)陈基:《夷白斋稿·外集》卷下,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22册,第377页。

   (42)傅习、孙存吾编:《元风雅》卷首,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368册,第3页。

(43)贝琼:《清江文集》卷29,(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元代采诗   诗文鉴赏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诗词歌赋鉴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077.html
文章来源: 《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7年0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