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兰:让世界现象学“共同哲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5 次 更新时间:2018-08-16 16:38:51

进入专题: 现象学   胡塞尔   跨文化研究  

莫兰  
而胡塞尔思考和谈论感知时说,感知中包含了想象的因素,想象桌子的另一面看上去的样子,所以它们是相互关联的——这就是梅洛-庞蒂所谈论的交织。

   此外,我认为,现象学的要点是,你必须描述,必须在你试图解释之前描述经验,我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否则你会陷入还原论的解释。分析哲学,尤其是近一百年来心理学的情况就是这样,因为行为主义的主导,他们不想谈论心灵。

   文汇:我们可以说胡塞尔是两个传统的代表吗?

   莫兰:他对两个传统都有巨大的影响,许多人愿意称他为首先是分析传统的哲学家,研究胡塞尔的哲学家认为,胡塞尔来自布伦塔诺,影响了塞尔、丹尼特和金在权(Kim)等分析哲学家。他们认为问题始于海德格尔。现在人们意识到,比如威廉姆森(Tim Williamson)就写了关于含糊性的东西,人们意识到,不管语言有多么精确,你都需要胡塞尔所谓视域的弹性、不确定性。尤其是在日常生活中,当你和他人交流时,存在着不确定性的视域来设定语境。

   文汇:你无法获得精确的数据。

   莫兰:是的,你无法具有他们认为以笛卡尔式的数学风格获得的精确性,这样,我们需要承认更加复杂的结构。我认为,这将有助于结合大陆哲学与分析哲学。

  

   现象学过于注重文本分析,容易成为新的经院哲学

   文汇:有些人批评说,现象学研究过于注重文本分析,逐渐丧失了它本来的意义和重要性,而成为某种新的经院哲学,您如何看待这些批评?

   莫兰:我认为这种批评有一定道理。我去年去世的朋友恩布里(Lester Embree)曾经批评胡塞尔学者,说他们不是在做现象学,而是在做语文学,没有说出任何新鲜的东西。这是真的。研究海德格尔的人往往最后会变得和海德格尔有一样的腔调,他们最后都谈论事件(Ereignis)、存在的意义、存在与存在者的差异,等等,这就变成了一种经院哲学。

   我认为,真正的哲学家应该能够抛弃某个传统的技术语言,运用另一个传统的语言来言说:他们用这个概念表示什么,这是我们所意指的。或者说,他也能够以这种方式来思考和理解。而且我认为,最好的哲学家都能够这么做。如果你只是重复胡塞尔的文本,你就只会造成更大的迷惑。

   文汇:这是真正的考验。如果你真的理解了,你就应该能够撇开技术性术语,作出更加清晰的解释。

   莫兰:对的。比如胡塞尔的生活世界(Lebenswelt)概念,有六七个,甚至更多不同的意义,所以这个词有一定的灵活性。所以我认为,你的确需要尝试尽可能多地读胡塞尔,但你也必须坐下来,试着剖析所有这些不同的含义。但海德格尔和伽达默尔以及其他人都从胡塞尔那里拿来这个概念,但是他们以一种非常相对主义的方式,推进一步来说:有很多生活世界,它们是完全分离的。

  

   现象学是共同的事业,如同科学家们一起处理同一个问题

   文汇:作为现象学家,您做了很多工作来促进现象学的发展,比如,您一直在编辑“现象学指南”系列丛书,组织了许多大型会议,所有这些都是全球现象学家共同的工作。这是否可被理解为一种胡塞尔式的“工作哲学”实践?

   莫兰:是的,完全正确。胡塞尔认为现象学是共同的事业,现象学要与其他人共同实践,在这种意义上,他更像是一起工作的科学家的典范。科学家们一起处理一个问题,即便他们在莫斯科、巴黎、伦敦、北京处理延期偿付。胡塞尔认为,我们应该以同样的方式来做现象学,他使用了希腊语词symphilosophein,意思是一道哲学思考。

   实际上你可以赞赏恩布里,他就持有这种观点。他发现,在许多不同国家和地区都有人做现象学,但彼此没有接触,而他们之间又有着各种关联。所以,他建立了一个现象学诸组织的组织(OPO)。我参加了在捷克布拉格的第二次会议,遇见刘国英、张灿辉、关子尹以及其他来自香港的哲学家。2006年在香港举办了第三次OPO会议,我第一次遇见来自中国大陆的哲学家,靳希平于2011年在北京大学举办的关联会议。所以,这整体的理念就是要建立一种世界现象学。我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观念。正如你们所知,我最近在组织会议,正在聚集大量的世界级的现象学家,让他们相互认识。这对于你们来就说更方便了,因为你这一代,都在互联网上相互关联,你们应该有着更为全局的理解。

  

   未来计划:将在波士顿学院继续现象学和诠释学领域的跨文化研究

   文汇:您是波士顿学院哲学系主任,这次世界哲学大会后,您有何打算?

   莫兰:是的,今年夏天我会从都柏林大学退休,明天(16日)FISP会选出新的主席。我这个年龄完全可以开始新的生活(笑)。移师至波士顿学院后,我还会继续我的研究,在现象学和诠释学领域中,跨文化研究非常重要。

    进入专题: 现象学   胡塞尔   跨文化研究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674.html
文章来源:文汇讲堂2018年8月16日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