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le Jeremy Rubin:美国左派为什么拥抱帝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2 次 更新时间:2018-08-11 22:57:17

进入专题: 美国左派   帝国主义  

Lyle   Jeremy   Rubin  
标志着里根在第三世界发起的反动混乱又进一步。但正如作家大卫·里耶夫(David Rieff)或历史学家萨缪尔·摩恩(Samuel Moyn)这样幻想破灭的追随者所说,道德平衡表证明是令人不安的。那时,仅有少量极左人士对总统在海地的新殖民主义阴谋有所评论,而未来的伊拉克战争,鹰派的克里斯托弗·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似乎是唯一高调的左派人士(暂且不说可能最令人讨厌的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他对于克林顿轰炸苏丹阿尔—西法(Al-Shifa)制药厂感到愤怒,这是一次冲动的行为,可能造成了数千人死亡,之后救命的药物短缺也是重要原因。

  

   也许没有人比美国前任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德尔(Eric Holder)更能代表帝国主义留下的令人沮丧的弧线。辛格将20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联邦检察官霍德尔在华盛顿的“拦截盘查”的就职典礼,与他数十年后作为司法部长为奥巴马的无人机计划辩护相提并论,这个计划为人所知的是已杀害不计其数的公民。霍德尔在对美国民众的无人机战争和警察杀害潜逃的嫌犯间画了等号。他援引了一个法庭的裁决,认为“从宪法上讲,运用致命武器来防止(假定的暴力嫌疑人)逃跑并非不合理”,他辩称,在远距离暗杀所谓的恐怖分子时,即便被指控的恐怖分子是美国公民,“使用致命武力也不会违反第四修正案。”

  

   这则轶事说明了毒品战争、犯罪战争和恐怖战争之间的联系。但它也同样象征着其他东西——也就是,在帝国官僚体系的上层,被大肆吹捧的黑人代表的怪异讽刺。过去辛格注意到,黑人精英逾期的提拔现在被用于否认结构性种族主义或“美国饱受折磨的种族辩证法”的存在。在他最新的研究中,他同样暗示了类似的色盲推销实际上是高度的种族化的国家安全状态。伴随着霍尔德打破玻璃天花板的不仅是奥巴马,还有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国务卿康多莉扎·莱斯(Condoleezza Rice)、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莱斯(Susan Rice)以及司法部长洛蕾塔·林奇(Loretta Lynch)。他们都发现自己陷入了无休止的战争、监控国家的扩张、反告密者的起诉,无限期的拘留、不道德的FBI诱捕、前所未有的大规模驱逐、以美国为首的全球武器贸易的历史性增长,以及不计后果的扩大核武器库。所有这些政策都对有色人种造成了严重的不利影响。

  

   正如辛格在他的第一本书《黑人是个国家:种族和未竟的民主斗争》(Black Is a Country: Race and the Unfinished Struggle for Democracy)(2005年)中的坚持,以及他修订的《爬上雅各布的梯子:杰克·奥戴尔的黑人自由运动著作》(Climbin’ Jacob’s Ladder: The Black Freedom Movement Writings of Jack O’Dell)(2012年)一书中所说的那样,黑人激进的传统总是对帝国残忍之手发出最强烈的抗议之声。伟大的废奴主义者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是一位对美国民族主义和殖民野心的强烈抨击者。在他1852年的经典演说中“对于奴隶来说7月4日是什么?”,以及一年后那场从美国压迫的受害者的立场出发的、激动人心的演讲“一个国家中的国家”中就能看出来。在他1849年发表的墨西哥的演讲中,道格拉斯谴责总统詹姆斯·波尔克(James Polk)的战争为“残忍的战争——一场反对自由国家的战争——一场反对自由、反黑人及本国的工人阶级利益的战争”,表明了他对这种压迫的相互关联性的洞察力。

  

   同样对内外战争的批评延续了数代人,从杜波依斯到流亡的马克思主义者克劳迪亚·琼斯(Claudia Jones ),再到民权激进分子艾拉·贝克(Ella Baker),再到文学巨匠詹姆斯·鲍德温(James Baldwin),再到黑豹党成员、共产主义者安吉拉·戴维斯(Angela Davis)(她自己就是道格拉斯的忠实读者)。它经历了很多,包括马丁·路德·金。1967年,他在纽约市河边教堂发表的演说“越南背后”(Beyond Vietnam)展现了他内心的呼喊,当他说他“再也不能在没有对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暴力制造者——我自己的政府——清楚表达之前,发声抵抗贫民窟受压迫者所遭受的暴力”时,震惊了他的白人自由派崇拜者。他接着说:

  

   “当机器和计算机,利润动机和财产权利被认为比人还重要,种族主义、极端物质主义和军国主义的巨大三重奏就无法被征服…一个年复一年在军事防御上的开支比社会提升项目还要多的国家,正在走向精神死亡。”

  

   然而,国王最亲近的顾问之一的杰克·奥戴尔(Jack O’Dell)可能是他们中最有说服力的人。在一次近期对辛格的采访中,他指出:“可能是我们这些站在市场上贩卖的人群中的人可以对限制市场自由和对世界其他地区的敏感度说些什么,这根本不是美国传统。”

  

   黑人激进分子并不是当今唯一引起人们关注资本主义帝国无所不包的压制的群体,有少数几个比较明显的团体也有这种感受。就连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有时也会对一种更讨人喜欢、但志趣相投的政治做出姿态。但是加州女国会议员芭芭拉·李(Barbara Lee)可能不是巧合,她是国会中美国战争最勇敢最有先见之明的反对者,也是9·11之后唯一投票反对使用武力的黑人女议员。当代对“白人至上主义、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和父权制的相互关联体系”最有力的声音来自“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Movement for Black Lives),该运动是由50余个黑人解放组织联合起来要求从大幅削减军费到支持抵制、撤资和为自由巴勒斯坦而进行的制裁斗争,这一点也不令人意外。或许是时候让左派的其他人从他们身上得到启示了。

  

   (文章来源:Lyle Jeremy Rubin, The Left’s Embrace of Empire, The Nation, March 28,2018

  

   网络链接:https://www.thenation.com/article/the-lefts-embrace-of-empire/

  

   本文译者:李雪妍,现为北京大学法学院2017级法律硕士)

  

    进入专题: 美国左派   帝国主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568.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法意读书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