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继磊:试论易经与先秦法家思想的渊源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55 次 更新时间:2018-04-25 02:18:03

进入专题: 易经   法家   易学  

钱继磊  
最终还是能生育的,不会受到凌辱,因此还是吉祥的。这与《礼记》中所记的当时丈夫休弃妻子的“七出”之首即“无子”之大罪状是不相符的。另外,《小畜·六三》爻卦则把夫妻反目,形象地比作“舆说(脱)辐”,即车身与车轮相脱离,将男女双方同构于婚姻这一有机整体之中,视为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这反映了对女性的尊敬心态,与儒家倡导的那种“男尊女卑”绝对化了的所谓“男帅女,女从男”、“以男为贵”相比有着明显区别。而且,《易经》的部分筮辞还记载了商周人对祖母、母亲极为尊重的史实:《晋·六二》:“晋如,愁如,贞吉,受兹介福于其王母”;《小过·六二》:“过其祖,遇其妣,无咎”;《蛊·九二》:“干母之蛊,不可贞”。这些都表明了女性在人们心目中占据一定的位置,这与儒家的“妇人,从人者也,幼从父兄,嫁从夫,夫死从子”〔14〕505的男权至上观念也明显不同。就是在结婚程序上看,《易经》中也找不到《仪礼》中记载的“六礼”名称,婚前占卜并非只是男方一家“专利”,在乞请神明、祖先指示能否联姻的权利方面,男女双方还是平等的〔2〕155-164。

  

   这就不难理解下面的情形了:即使在法家思想达到极致的秦王朝时期,当时的法律制度依然体现出对妇女地位的某些肯定。秦律规定,丈夫不得伤害妻子,否则构成违法,体现了处理夫殴妻与妻殴夫问题所持的一视同仁的态度。在《法律答问》中就记载了一条丈夫因殴伤妻子而被判处耐刑的记载:“妻悍,夫殴笞之,决其耳,若折其肢指,问夫何论?当耐。”〔15〕185在婚姻道德上,秦律还要求夫妻双方都要相互忠贞,无论男方还是女方都“禁止淫佚”;如果丈夫与他人乱搞男女关系,妻子杀之,不受法律制裁〔16〕87。此外,秦律还允许妻子揭发、控告丈夫的犯罪行为。这与儒家倡导的男尊女卑观念是不一致的,而是或许与易经中的那种男女平等地位有更多的联系。

  

   此外,秦简的《田律》中还流露出对自然资源的保护意识,该律规定:春天二月正值树木生长之时,故不得砍伐树木;土地干旱需要浇灌,不得堵塞水道;若非夏季不准取草烧灰,以免影响幼草生长;不许采摘植物的幼芽;不许捕捉幼兽、鸟卵及幼鸟;不许毒杀鱼鳖;不许猎取正在繁殖期的野兽,等等〔17〕72。从这些规定中,也可看到易经所体现的天人合一、阴阳和谐思想的影子。

  

   而且,法家所倡导的法治之终极指向也是一个道德的和谐社会秩序。韩非子眼中的社会秩序应当是:“圣人者,审于是非之实,察于治乱之情也。故其治国也,正明法,陈严刑,将以救群生之乱,去天下之祸,使强不陵弱,众不暴寡,耆老得遂,幼孤得长,边关不侵,君臣相亲,父子相保,而无死亡系虏之患,功之至厚者也。”〔18〕96

  

   因此,儒家所强调的和谐秩序其实是对易经中的变动不居中的和谐思想修正后的结果。它更多地继承和发展了那种阴阳不平等的部分,而完全将易经中的不平等身份固化为一种僵化的和谐。而法家思想则更多地继承了易经中阴阳平等的部分,通过易经中所蕴含的“变通意识”提出解决当时失序社会中的种种社会问题来达到一种和谐状态,尽管其方式更多地强调了法律的作用。

  

   (二)易经的政治统治观念是法家思想的价值渊源

  

   多数人认为,易经的政治观念在儒家那里得到了传承,如讲究德,注重教化,维护君权等,其实这些在法家那里也同样得到了传承。

  

   帛书《易经》恒卦九三爻辞曰:“不恒其德,或承之羞。”注家认为:“‘德’即德性、德性之义。‘不恒其德’尤二三其德。”并译为:“不能恒久保持其德行而朝三暮四,则或受他人之辱。”〔19〕301此处的德是指道德修养。《易经》中的“德”还有一层意思:德政,具体包含三个方面:教民:通过道德教化提高民众的道德素质;利民:使民众的物质生活有保障;慎罚:对犯法者谨慎动用刑罚〔20〕33-34。有论者认为,《临》卦中阐述了治国安民的具体策略,这些构成了是“儒家仁政爱民、正身律己和注重德治教化的思想”的萌芽〔1〕37。《临·初九》曰:“禁(咸)林(林),贞吉。”后人对其解释为:以感化政策治民,吉。它要求统治者本着利民惠民的原则治理民众,从而使民众受到感化。然而这仅是治民之术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则是以刑威治民,尽管刑威不宜过重而不利于巩固统治。《临·六三》说:“甘林(临),无攸利,即忧之,无咎。”高亨说:“…以强制压迫临民,是无所利,然既改为宽和,则无咎。”〔21〕210可见,六三爻辞要求统治者不可滥用刑罚,否则会激起民怨甚至反抗,但是并非不能用,是一种德刑并用、慎刑的思想。这与儒家对德的重视关系密切。易经《大有·六五》说:“阙(厥)复(孚)交加,委(委)如,终吉。”高亨注说:“厥,其也,指统治者。孚,罚也。交借为皎。皎如犹皎然,明察之貌。威如犹威然,威严之貌。统治者之刑罚,既明察而得当,又威严而可畏,则臣民服,是吉也。”〔21〕174易经明察用刑的思想与法家管子那种“宽”“猛”相济的策略则更为相近了。

  

   而易经上述论断对法家思想也有一定的影响。法家虽然重法治而轻德治,但绝对不是无德治。其实,从管仲、子产等,到后来的商鞅、慎到、申不害及韩非等,都不同程度地认同并强调道德及道德教化在法治体制中的地位与作用。管仲就十分重视道德教化,在其治理国家理念中,德化先行,法令随之,家国由是而治:“厚爱利足以亲之,明智礼足以教之。上身服以先之,审量度以闲之,乡置师以说道之,然后申之以宪令,劝之以庆赏,振之以刑罚,故百姓者为善,则暴乱之行无由至矣。”〔22〕50这足以看出他对道德教化的重视,只不过他对道德教化万能观持反对态度。子产提出的“宽”、“猛”相济策略,也反映了他对“为政以德”的重视。即使在商鞅与韩非那里,道德也是法治必需的。商鞅认为:“夫刑罚者所以禁邪也,而赏者所以助禁也”〔23〕81。而在韩非那里,道德同样有一席之地:“明主之所导制其臣者,二柄而矣。二柄者,刑、德也。何谓刑、德?曰:杀戮之谓刑,庆赏之德”〔18〕72。韩非同样看重“仁”与“义”。在他那里,“仁”与“义”是法治框架中人们应当遵守的为人处事之道德原则与规范:“仁者,谓其中心然爱人也。其喜人之有福,而恶人之有祸也;生心之所不能已也,非求其报了”。他还认为:“义者,君臣上下之事,父子贵贱之差也,知交友朋之接也,亲疏内外之分也。臣事君宜,下怀上宜,子事父宜,贱敬贵宜,知交友朋之相助也宜,亲者内疏者外宜。义者,谓其宜也。”〔18〕109可见,他是承认人们的道德情感,肯定社会秩序和儒家的主要道德原则的,只是将其置于法治体系之下〔24〕44。另外,法家还特别强调执法者的道德品质,强调“任人”的重要性,认为这是法治效力与成败的关键。“智术之士,必远见而明察,不明察,不能烛私;能法之士,必强毅而劲直,不劲直不能矫奸”〔18〕88。“禁,主之道,必明于公私之分,明法制,去私恩。”〔18〕108这与孔子的“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行”〔25〕136中对人之德行的强调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外,从管仲到商鞅乃至韩非都强调富民的思想,认为只有民富,法治才能得到倡行。管仲的 “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22〕2最具代表性了。有人,如余英时,认为,由于法家对大量士(知识分子)的批评,因而是反智论者,而儒家则是重视民智论者,如《礼记》说,“知者可以观其理”〔14〕1032。然而这是对法家思想的偏见和误读。其实法家具有浓厚的智性传统,而对于智的反面——愚是很反感的。韩非就指责道:“世之愚学,皆不知治乱之情…愚者固欲治而恶其所以治,皆恶危而喜其所以危者”〔18〕95-96。从这里可看出法家不仅不反智而是对智持积极态度〔26〕14。

  

   从深层次看,不论儒家还是法家思想,它们实际上都是对君主专制制度的维护。从来没有出现西方那种对政体模式本身的反思与质疑,因而都是对君主制的维续。而法家的法治与儒家的德治都是君主用来维持其统治的工具而已。而西方则认为,一个国家的政体模式除了君主制外,至少还有贵族制政体、僭主制政体及平民制政体等。先秦时的儒家与法家都没有进行过此类问题的思考,这可能与易经中那种一元政体观(君主制政体)不无关系。

  

   (三)易经中记载的大量犯罪与刑罚为法家对刑罚的适用提供了理据

  

   如果说上面是一种法律之外的渊源关系,那么易经中的犯罪及刑罚观念则是法家思想的最为直接的渊源了。这是因为,在中国传统社会中,法律思想主要是以刑为主的思想,法律制度主要是以犯罪与刑罚为主的内容。因此,对这方面进行考察可能更能表明易经与法家思想之间的渊源关系。在易经中有关于许多犯罪与大量适用刑罚的记录,这些包括:

  

   (1)犯罪方面。军事方面的犯罪有:逃避军役罪、师出不以律罪、贻误战机罪、乏军兴罪;政治方面的犯罪有:违抗王命罪、不富以其邻罪、聚众出入罪、逃亡罪等;渎职罪方面有:城垣毁圮罪、河决罪、邑井失修罪、功有不当罪、丧贝罪等;其他如渎神罪、不孝罪、寇攘罪、盗宾客罪、欺诈罪、交害侵权罪、角斗伤害罪、酗酒罪、井收勿幕罪等〔2〕95-119。这些犯罪几乎包含了各个方面,足可以证明了在易经作者看来犯罪在维续军事、政治、经济、社会等各方面的秩序方面具有的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2)刑罚方面。易经中不仅记载了大量了的犯罪行为,而且还对这些犯罪施以各种刑罚,主要包括劓刑(割去鼻子)、黥(墨)刑(在脸上刺字)、刖刑(断足)、刵刑(割去耳朵)、折首(斩首)、焚刑(用火烧死)、弃(流放)、杖刑(用株木打)、宫刑(破坏生殖器)、戮敌尸、屋诛、囚禁以及坐嘉石(罪犯戴上脚镣手铐并在一定期限内坐在朝门外的石头上)等〔20〕120-127。另外,《易经》筮辞还记载了用来执行这些刑罚的刑具:桎梏(木制足械与首械)、校(类似于桎梏的械具)、绳索(用来捆绑罪犯或奴隶)、金车(囚车)等〔2〕180-182。这些刑罚包括了十分残酷的生命刑与肉体刑,以及其他方面的处罚。

  

当然,如果仅列举出易经中的这些犯罪规定以及刑罚措施并不能表明易经所主张的法律思想与法家思想的相似性,因为易经中记载的这些犯罪与刑罚本身并不能说明它主张多用这些刑罚。这就如西方法律现实主义者所说的“纸上的法”(或“死法”)与“实际的法”(或“活法”)之分一样〔27〕137。而只有“实际的法”才具有意义。因为即使再残酷的法律,如果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被适用,我们也不能说这个社会就是法治是不好的;同理,即使法律并不残酷,而现实生活中并没有被适用,我们也不能说其法治是良好的。然而,要去了解易经那个时代的社会真实情况,只能靠文献的记载,而这些记载也无法保证就是当时社会的真实反映。考察这些历史事实不是本文的主旨,但是笔者认为易经对这些刑罚的立场可能会影响这些刑罚的适用。如果易经赞成甚至推崇适用这些刑罚,那么必然会比反对适用它们导致这些刑罚在实际社会中被更频繁地适用了。因此,易经对这些犯罪和刑罚的立场是十分重要的。我们可以通过下面的记载来看这一点。《噬嗑·六二》中就记载:“噬肤灭鼻,无咎”。“噬肤”当指施肉刑,即切割犯罪者的肉体;“灭鼻”指割掉罪犯的鼻子,指施劓刑。“无咎”,无害。在易经作者看来,只要公正量罪判刑,统治者适用这种肉刑是无害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易经   法家   易学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65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