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殷弘:战略保守主义的中国范例

——两汉人物的论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67 次 更新时间:2018-02-03 00:02:27

进入专题: 战略保守主义  

时殷弘 (进入专栏)  
苟无蹙国[丧失国土]内侮之患则可矣,岂与虫蚁狡寇计争往来哉!虽或破之,岂可殄尽,而方令本朝为之旰[gàn]食[晩食,指事务繁忙不能按时吃饭]乎!

  

   夫专胜者未必克,挟疑者未必败……[西汉时代战略保守主义的两著名谏文被援引来强化他的论辩,它们都有上述传统儒家情调:]昔淮南王安谏伐越曰:“天子之兵,有征无战。言其莫敢校[报也]也。如使越人蒙死以逆执事,厮舆之卒,有一不备而归者,虽得越王之首,而犹为大汉羞之。”而欲以齐民易丑虏,皇威辱外夷,就如其言,犹已危矣,况乎得失不可量邪!昔珠崖郡反,孝元皇帝纳贾捐之言,而下诏曰:“珠崖背畔(叛),今议者或曰可讨,或曰弃之。朕日夜惟思,羞威不行,则欲诛之;通于时变,复忧万民。夫万民之饥与远蛮之不讨,何者为大?宗庙之祭,凶年犹有不备,况避不嫌之辱哉!今关东大困,无以相赡,又当动兵,非但劳民而已。其罢珠崖郡。”此元帝所以发德音也。夫恤民救急,虽成郡列县,尚犹弃之,况障塞之外,未尝为民居者乎!

  

   [一个垂死的、腐败的和不负责任的君主政权拒绝保守主义,以利“激进主义”,结果是一个有三万骑兵的联盟大军惨败于鲜卑之手。]

  

   ……帝不从。遂遣夏育出高柳,田晏出云中,匈奴中郎将臧旻率南单于出雁门,各将万骑,三道出塞二千余里。檀石槐命三部大人各帅众逆战,育等大败,丧其节传辎重,各将数十骑奔还,死者十七八。三将槛车征下狱,赎为庶人。冬,鲜卑寇辽西。光和元年[178年]冬,又寇酒泉[鲜卑武力甚至攻袭那么远的地方,超远离他们在东北的起始地区],缘边莫不被毒。

  

   余 言

  

   需要指出,在中国历史上,战略保守主义有时升华到它的最伟大形态,成为伟大复兴的根本大战略。复兴是传统中国历史上常有的政治/社会甚或民族主题。之所以常有,是出于两大基本缘由:(1)衰落甚或衰毁——王朝、国家、社会甚或民族的衰落或衰毁——构成传统中国周期性的最大事态类型之一;(2)传统中国有着贯穿千年而恒久不息的伟大“复原力”(resilience)。无疑,最大尺度上的衰落和复兴,是华夏或中华民族的衰落和复兴。

  

   就此而言,传统中国历史上(甚而整个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复兴乃是两千多年前的初汉,因为前此经历了约六百年大乱,即从西周崩溃到楚汉战争为止连续不断的普遍分裂、频繁征战、暴烈血拼、外族侵掠、帝国暴政和激烈内战,以致社会凋敝到难以置信的程度:“自天子不能具钧驷,而将相或乘牛车,齐民无藏盖。”(司马迁:《史记》卷三十《平准书第八》,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第2版,第1417页)

  

   从高祖、吕后,经文、景两帝,到击破匈奴帝国为止的武帝,初汉诸君主是传统中国所曾有的头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者。这个复兴从一开始就有的根本认识和根本理念,是高祖从善如流地所接受的儒生陆贾的告诫,即“居马上得之,宁可以马上治之乎”。到文帝时期的贾谊笔下,它被凝练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论文《过秦论》内短短五个字的最关键论断:“攻守之势异也。”(“一夫作难而七庙堕,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据此,根本方向被定为、且坚定地保持为“离战国之苦”“休息乎无为”,以便“民务稼穑,衣食滋殖”(司马迁:《史记》卷九《吕太后本纪第九》,第412页)。与此相应,对内坚持惠农惠民,加上在文帝那里达到极致的宫廷节俭,对外则坚持忍辱负重,仅以坚决不容匈奴帝国向南长驱侵掠为限。这坚韧的努力到头来造就了惊人的伟大结果:“汉兴七十余年之间,国家无事……民则人给家足,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司马迁:《史记》卷三十《平准书第八》,第1420页)以此为资源基础,武帝才得以发动数次巨大规模的远征,击破构成巨大威胁的匈奴帝国。就此而言,坚韧的审慎保守构成了最终决战决胜的根本先决条件。

  

   (注释略)

  

进入 时殷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战略保守主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224.html
文章来源:《史学月刊》2018年02期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