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殷弘:战略保守主义的中国范例

——两汉人物的论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67 次 更新时间:2018-02-03 00:02:27

进入专题: 战略保守主义  

时殷弘 (进入专栏)  
是时,汉兵遂出,末逾领(岭),适会闽越王弟馀善杀王以降。汉兵罢。上嘉淮南之意,美将卒之功,乃令严助谕意风指(讽旨)于南越。南越王顿首曰:“天子乃幸兴兵诛闽越,死无以报!”即遣太子随助入侍。

  

   三、《汉书》卷九十六上《西域传第六十六上》摘录和评注

  

   [杜钦劝绝而不通罽宾,并论圣王制五服“务盛内不求外”]

  

   [罽宾国:远西的一个独立的大国,或许甚至是有其自己的附庸的微型帝国。]

  

   罽[jì]宾国,王治循鲜城[在今克什米尔地区斯利那加东],去长安万二千二百里。不属都护。户口胜兵多,大国也。……

  

   [汉帝国与罽宾国之间复杂易变的关系:从武帝到元帝。]

  

   自武帝始通罽宾,自以绝远,汉兵不能至,其王乌头劳数剽杀汉使。[帝国历来有其限度,其中地理上的距离一向是主要限度之一。]乌头劳死,子代立,遣使奉献。汉使关都尉文忠送其使。[礼物被双方讲成是贡物:在华夏帝国方面出于阿Q精神和宣传策略,在罽宾方面则如后所述出于旨在商业好处的实用主义。]王复欲害忠,忠觉之,乃与容屈王子阴末赴共合谋,攻罽宾,杀其王,立阴末赴为罽宾王,授印绶。[华夏使节(出于他自己的擅权?)与其当地协同者搞的一场军变和弑君,而后树立一名附庸。然而,效果非常短暂。]后军候赵德使罽宾,与阴末赴相失,阴末赴锁[铁锁,其上省一“以”字]琅当(锒铛)德,杀副已(以)下七十余人,遣使者上书谢[谢罪]。孝元帝以绝域不录,放其使者于县度(悬渡),绝而不通。[讲求实际!与他那暴烈地扩张的曾祖父大不相同。]

  

   [杜钦劝绝而不通罽宾,并论圣王制五服“务盛内不求外”:]

  

   成帝时,复遣使献,谢罪,汉欲遣使者报送其使,杜钦[一位非常明智和大有风度的儒士,给成帝之下最有权势的人物提供过许多建议和谏言]说大将军王凤曰[他现在规劝不接触(non-engagement),因为那远西蛮夷对华夏帝国无意义或不相干]:“前罽宾王阴末赴本汉所立,后卒畔(叛)逆。夫德莫大于有国子民,罪莫大于执杀使者,所以不报恩,不惧诛者,自知绝远,兵不至也。有求则卑辞,无欲则娇(骄)嫚[yuān][即傲慢],终不可怀服。凡中国所以为通厚蛮夷,惬快[满足]其求者,为壤比而为寇也。[此乃对蛮夷的华夏帝国外交的部分而非全部目的。]今县度(悬渡)之厄,非罽宾所能越也。其乡(向)慕,不足以安西域;虽不附,不能危城郭。前亲逆节,恶暴西域,故绝而不通;今悔过来,而无亲属贵人,奉献者皆行贾贱人,欲通货市买,以献为名[礼物被讲成是贡物:罽宾方面旨在商业好处的实用主义],故烦使者送至县度(悬渡),恐失实见欺。……圣王分九州,制五服[所谓侯服、甸服、绥服、要服、荒服],务盛内,不求外。[“务盛内,不求外”:一般情况下传统(前儒家和儒家形态的)华夏帝国的最大“战略秘诀”!]今遣使者承至尊之命,送蛮夷之贾,劳吏士之众,涉危难之路,罢(疲)弊所恃以事无用,非久长计也。使者业已受节,可至皮山[西域国名,治所在今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而还。”于是凤白从钦言。

  

   四、《后汉书》卷二十五《卓鲁魏刘列传第十五》摘录和评注

  

   [鲁恭谏窦宪伐北匈奴]

  

   [鲁恭,一位非常有学问的儒士和非常能干的地方行政长官,被提拔到中央,而且步步晋升,只经历了一次曲折。他的朝廷为官经历的最大特征在于正直直言,特别是上疏抨击头号外戚、显赫权臣窦宪对已被大大削弱了的北匈奴的远征——未经挑衅的和侵略性的远征。]

  

   ……后拜侍御史。和帝初立[当时这位东汉皇帝是个孩儿,窦太后与其兄长窦宪的傀儡],议遣车骑将军窦宪与征西将军耿秉击匈奴,恭上疏谏曰:

  

   陛下……忧在军役,诚欲以安定北垂,为人除患……臣伏独思之,未见其便。社稷之计,万人之命,在于一举。[凋敝的全国经济是他要求维持和平、反对武力冒险的首项论据:]数年以来,秋稼不熟,人食不足,仓库空虚,国无畜积。……今乃以盛春之月,兴发军役,扰动天下,以事戎夷,诚非所以垂恩中国,改元正时,由内及外也。

  

   [国民的福祉是他的第二项论据:]万民者,天之所生。天爱其所生,犹父母爱其子。一物有不得其所者,则天气为之舛错,况于人乎?故爱人者必有天报。昔太王重人命而去邠(豳),故获上天之祐。[古老的华夏保守传统是他的第三项论据,那部分地基于蛮夷在种族和道德上低劣这种偏狭的儒家观念:]夫戎狄者,四方之异气也。蹲夷[踞坐,坐时两脚底和臀部着地,两膝上耸,被认为是野蛮无礼的举动]踞肆[傲慢,放肆无礼],与鸟兽无别。若杂居中国,则错乱天气,污辱善人,是以圣王之制,羁縻不绝而已。

  

   [他的下面一句符合最本质的儒家和道家信念,对中国的治国方略而言真正饶有意义:]今边境无事,宜当修仁行义,尚于无为,令家给人足,安业乐产。夫人道乂[yì,治理,安定]于下,则阴阳和于上,祥风时雨,覆被远方,夷狄重译[辗转翻译]而至矣。……夫以德胜人者昌,以力胜人者亡。[当时来自北匈奴的实际威胁的具体情势,连同如果发动远征就将有的高昂的战场代价,构成他的第四项论据,那与第一项一样讲求实际和雄辩有力:]今匈奴为鲜卑所杀,远臧(藏)于史侯河[在漠北]西,去塞数千里,而欲乘其虚耗,利其微弱,是非义之所出也。前太仆祭肜[róng]远出塞外,卒不见一胡而兵已困矣。[《后汉书·铫期王霸祭遵列传》载:(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明帝)使肜以太仆将万余骑与南单于左贤王信伐北匈奴,期至涿邪山(在今蒙古国境内满达勒戈壁附近一带)。信初有嫌于肜,行出高阙塞(在内蒙古巴彦淖尔盟杭锦后旗西北有一缺口,状如门阙,古有此名)九百余里,得小山,乃妄言以为涿邪山。肜到不见虏而还,坐逗留畏懦下狱免。肜性沉毅内重,自恨见诈无功,出狱数日,欧(呕)血死。]白山[即天山]之难,不绝如,都护陷没,士卒死者如积,迄今被其辜毒。[言窦固与祭肜同年伐北匈奴,窦固进至天山之艰危。]孤寡哀思之心未弭,仁者念之,以为累息,奈何复欲袭其迹,不顾患难乎?[回到第一项论据,但按照更具体、更直接的后勤方式:]今始征发,而大司农调度不足,使者在道,分部督趣,上下相迫,民间之急亦已甚矣。三辅、并、凉少雨,麦根枯焦,牛死日甚,此其不合天心之效也。[他的总结言辞变得更尖锐,甚至对太后摄政政权表示愤怒:]群僚百姓,咸曰不可,陛下独奈何以一人之计,弃万人之命,不恤其言乎?……臣恐中国不为中国,岂徒匈奴而已哉!惟陛下留圣恩,休罢士卒,以顺天心。

  

   书奏,不从。

  

   五、《后汉书》卷九十《乌桓鲜卑列传第八十》摘录和评注

  

   [战略保守主义·东汉末期大儒蔡邕的论辩]

  

   [东汉帝国越垂死,鲜卑对它的入侵和掳掠就越严重。]

  

   灵帝立,幽、并、凉三州缘边诸郡无岁不被鲜卑寇抄,杀略(掠)不可胜数。熹平三年[174年]冬,鲜卑入北地,太守夏育率休著屠各追击破之。迁育为护乌桓校尉。五年[176年],鲜卑寇幽州。六年[177年]夏,鲜卑寇三边[谓东、西与北边,即幽州、并州、凉州]。[如何对付愈益严重、愈益广泛的鲜卑入侵和攻袭?帝国宫廷两个阵营之间的战略辩论,其中一方与一名权宦联系密切,很可能由其政治利益驱动。]秋,夏育上言:“鲜卑寇边,自春以来,三十余发,请征幽州诸郡兵出塞击之,一冬二春,必能禽(擒)灭。”[一项显然浮华和冒险的提议。]朝廷未许。先是护羌校尉田晏坐事论刑被原[宽恕],欲立功自效,乃请中常侍王甫求得为将,甫因此议遣兵与育并力讨贼。帝乃拜晏为破鲜卑中郎将。[然而,一名将领的私欲,或许还有一名权宦的私利,使这提议对君主来说成了可接受的!]大臣多有不同,乃召百官议朝堂。[大儒蔡邕的论辩,表达了战略保守主义,那传统上与一个羸弱的帝国相符。]议郎蔡邕议曰:

  

   《书》戒猾[乱也]夏,《易》伐鬼方[《易·既济·九三爻辞》曰:“高宗伐鬼方,三年而克之。”],周有猃狁、蛮荆之师[《诗·小雅》曰:“显允方叔,征伐猃狁,蛮荆来威。”],汉有阗颜、瀚海之事[武帝使卫青击匈奴,至阗颜山,斩首万余级,使霍去病击匈奴,封狼居胥山,登临瀚海]。征讨殊类,所由尚矣。然而时有同异,势有可否,故谋有得失,事有成败,不可齐也。[战略激进主义和战略保守主义都应当是情势性的选择,根据具体情势采用。]

  

   [战争霸王(汉武帝)之后的战略保守主义一向回溯到他的教训:]武帝情存远略,志辟四方,南诛百越,北讨强胡,西伐大宛,东并朝鲜。因文、景之蓄,藉天下之饶,数十年间,官民俱匮。乃兴盐铁酒榷之利,设告缗重税之令,民不堪命,起为盗贼,关东纷扰,道路不通。绣衣直指之使,奋钺而并出。既而觉悟,乃息兵罢役,封丞相为富民侯[封丞相车千秋为富民侯,以明休息,思富养民]。故主父偃曰:“夫务战胜,穷武事,未有不悔者也。”[武帝时,齐相主父偃谏伐匈奴之辞。]夫以世宗神武,将相良猛,财赋充实,所拓广远,犹有悔焉。况今人财并乏,事劣昔时乎![对国内社会凋敝的考虑必须是决定性要素!]

  

   [而且,鲜卑的优势实力必须是另一个!]自匈奴遁逃,鲜卑强盛,据其故地,称兵十万,才力劲健,意智益生。加以关塞不严,禁网多漏,精金良铁,皆为贼有;汉人逋逃,为之谋主,兵利马疾,过于匈奴。昔段颎良将,习兵善战,有事西羌,犹十余年。今育、晏才策,未必过颎,鲜卑种众,不弱于曩时。而虚计二载,自许有成[指夏育前言“一冬二春,必能禽(擒)灭”],若祸结兵连,岂得中休?当复征发众人,转运无已,是为耗竭诸夏,并力蛮夷。[战略保守主义的另一项论据,这里仅在政权利益而非“民族”利益的意义上才是对头的:]夫边垂之患,手足之蚧搔;中国之困,胸背之瘭[biāo]疽。方今郡县盗贼尚不能禁,况此丑虏而可伏乎!

  

   昔高祖忍平城之耻,吕后弃慢书之诟,方之于今,何者为甚?[可怜的帝国,你在你可怜的总体形势中必须忍辱负重!]

  

[对一位儒家学者来说,为战略保守主义之利,很容易援引一项传统的、我们在前面已经反复见到的儒家信条,即华夏与蛮夷之间有本质差异,与之竞斗相对无关重要:]天设山河,秦筑长城,汉起塞垣,所以别内外,异殊俗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时殷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战略保守主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224.html
文章来源:《史学月刊》2018年02期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