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社会契约心理与公共理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4 次 更新时间:2017-12-20 13:28:34

进入专题: 公共理性   社会契约   心理认同   互动性  

吕嘉健 (进入专栏)  
你们两人最终的所得都有所增加。如果你胆子很大,把100美元都给了对方,对方便手握300美元。如果对方从中分一半给你,你们两人均可得到150美元,两全其美。

  

   但除了与人为善的意愿、慷慨解囊的觉悟,或不愿忘恩负义的羞耻心,接受方不存在其他的分钱动机。你作为提议方,处于两难的境地。假设双方均自私而理性,根据博弈论的预测,提议方一分钱都不会分给接受方,因为他会认定接受方最后也一分钱都不会给自己。

   这个“信任博弈”的实验室实验显示:提议方一般愿意将手中的钱分出很大一笔(通常为1/3左右)给接受方。而接受方反过来往往也知恩图报,按提议方分给他们的初始数额外加少量酬金,返还给对方。(Feeling Smart,2014)

  

   但从社会契约心理来看,社会与国家会处于两种均衡状态之一:良性均衡与恶性均衡,前者是人与人互相信任,人们在他人面前为人可靠,善于合作;后者是人与人互不信任,信任缺失。

  

   在良性均衡的社会情境中,人人都有良性互动的期待和守信可靠的回报,这种表现和结果成为常态,于是在人们的心理形成了良性契约的潜意识意会。

  

   在恶性均衡的状态中,虽然多数人都憎恨作假欺骗、损人利己,但实践总是证明,在这种社会环境中,只有不诚实、损人利己、尔虞我诈,即够狠,你才能更占便宜,诚实只会屡屡吃亏。这种使好人变成坏人的社会处于恶性均衡的互动关系中,其实是在人们的心理中建立了“互害契约”。

  

   正如《圣经·马太福音》中所说的:“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你们也要怎样待人。”

  

   人的心理很敏感,总是在互动中保持着平衡,不仅仅是利益受损的问题,更是尊重和公平感的问题。只要感到受了对方的侮辱,就想要报复。罗伯特·西奥迪尼指出:“社会认同原理发挥作用的一个重要条件:我们会根据他人的行为来判断自己怎么做才合适,尤其是在我们觉得这些人跟自己相似的时候。”(Influence,2010)

  

   人的心理很脆弱,稍微感到一点不公平就会产生逆反、对抗、不合作甚至报复的反应,所以社会契约心理是社会互动的动力之一。人们会因为不公正的感觉而感到恶心,但是如果感到公平和感受到他人的慷慨善良,就会很开心,很好协商和合作。同一个人,可以做出令人很恶心的反应,也可以表现出很可爱的一面,全看他在哪一个情境中,与哪些人建构了怎样的社会契约心理。

  

   所以我们在公共社会中必须时刻考虑自己行为和意见的公共理性,即基于考虑到互动者、相关者和公共社会同意的问题,不能只是从自己的立场强调一己权益。你就是一个“提议方”,你慷慨和出于公平心发表自己的意见,是因为你预先考虑到了共同体内成员的感受、收益和可能的回报,你提出自己意见的同时,已经潜在地给出了一个同时有益于相关者的价值,也就期待着相关者领会到你的善意,会给与你相应的回报。

  

  

  

  

   下面分析一个案例:

  

   2017年年初,在澳洲网上流传一个联署请愿的帖子。一些近几年移民澳洲的大陆华人,号召全体澳洲华人踊跃签名,要求澳洲政府把中国春节定为澳洲的法定假期。请愿发起者所秉持的道理是:澳洲华裔达5%,是较大的少数民族社区,澳洲既然支持多元文化,理应考虑把中国春节定为法定假期。请愿者抱怨说,中国春节都赶不上周末,我们都不得不去上班,无法庆祝节日。—— 不用说,这个帖子在华人社区无人理睬,其他族群更是有如东风过马耳。

  

   显然,这个华人圈内的自我激动,没有考虑其他族群的想法,但是抱着一种中国心理惯性,向政府请愿,以为政府有权力可以决定有关整个社会的一件事情。这种习惯心性在西方社会肯定是未懂事的自作多情。简单说,你与其他族群存在着深层次的合作契约性,想要达到你的目的,搞掂多数族群你才有希望。跟政府抒情没门。

  

   在西方社会,政府没有多大权力,任何一个法案或提议,必须要在议会多数投票通过之后才会成为一项政策。而即使同一个政党内,针对具体问题,也有不同的信念和政见,不同族群的人在一个政党内也可能会有不同的意愿,没有统一集中制之文化惯例。在中国人看来,是民主政治没有效率,没有轰轰烈烈的发展政绩。所以,任何族群和团体希望达到自己的什么目的,你首先要考虑其他族群是否会认同,倒不是政府会不会同意的问题,这是多数中国人不习惯这样去想的思路。

  

   这个案例给我们一个启发:当你对公共社会有一个要求时,要考虑一个合理的理由:Well,it's a good reason,一个好理由;it's

   just a reasonable reason,就是一个合理的理由。合理的理由就是公正的,从他者立场看来可以接受的。他者愿意接受,事就成了,就是可以签契约的交易。可行之事是大家在公共理性的层次上有认同的可行性,政策背后是公共道理的契约。

  

   如果澳洲华人希望中国的春节可以成为澳洲国家的公众假日,那么就要同时考虑很多个可能性,给予所有人同样的公平条件,让其他民族也可以获得同等待遇,这是一个潜在的道理,潜在的规则。如果不能满足这些可能性,就要考虑你的提议是否恰当。

  

   这些请愿者没有想到(或者也不屑于替他人着想):根据自己的提议类推,澳洲另外200多个民族的多元文化都要将自己最重要的节日定为法定假日,这事儿可行么?假如只是让华人有特殊的福利,那么对于95%的其他族裔人士情何以堪?这显然是不公平的事情。

  

   从上面的案例可以看到:一旦人们只是站在自己立场和自己的道理系统说事的时候,他们总是缺乏一个公共理性潜在对话的互动立场,本来容易理解的事情,往往会闹出笑话也不自知,在他人看来,就会认为是智商低下,情商有问题。

  

   “社会契约心理与公共理性”其关联性的含义是:我们每个人与他人或公共社会在心理上有一个默认的社会契约认同,我们的行为与我们提出的意见需要考虑到互动者或公共同意的问题。

  

   按照公共理性思维,你只能在公平和可行的基础上,周密分析互动关系方应该获得同等的权益,受到应有的尊重,再为自己争取权益。政策提议者综合考量过各种可能性了,其他人就容易认同。这是公共理性契约主义的默契。故曰:契约主义是公共理性的潜在对话。

   当一个社会进入到充足现代化程度之后,一定会产生“民主”的诉求,这是全民共同体需要获得共同权力和公平感的心理愿望,现代性会潜移默化地形成一个公共社会的契约心理,集权制将不适合这种社会。不管是否有效率,“民主”的基本意义就是公共行使权力和多数人获得公平权利。

   ————————————————

   参考文献:

   埃亚尔·温特:狡猾的感情:为何愤怒、嫉妒、偏见让我们的决策更理性,王晓鹂译,中信出版社,2016-9

   罗伯特·西奥迪尼:影响力,闾佳译,万卷出版公司,2010-9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公共理性   社会契约   心理认同   互动性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36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