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诚信 李建华:善意取得合同效力的立法解析与逻辑证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8 次 更新时间:2017-11-12 10:53:42

进入专题: 物权法   合同法  

彭诚信 (进入专栏)   李建华  
继受取得的性质不因此而受影响。”(50)持类似观点的姚瑞光先生认为:“因善意受让动产而取得所有权,并非因占有而生之效力,而系依法律行为(让与、受让)而生之效力。故善意取得,应属继受取得。”他还认为,认清善意取得的性质应该“自该制度发源之德国民法中寻求之”。“兹观德国民法第九三六条规定,善意受让之动产,曾对于第三人之权利有所负担者,该第三人之权利,因所有权取得而消灭,但在其他情形,第三人之权利,亦有不消灭者。从而可知善意取得,在德国民法,似为继受取得而非原始取得。”(51)

  

   善意取得的继受性质相悖于其原始取得的传统定性。后者往往被有些学者认为是我国(含台湾地区)民法的通说。如谢在全先生指出,善意取得“非基于让与人既存之权利,故通说均认为系原始取得。”(52)杨与龄先生亦认为:“善意受让人取得标的物之占有,系由于让与人之让与,虽属继受取得,但占有之让与人,既无让与之权利,受让人自不能因继受其占有而取得权利,或间接继受真正所有权之权利,故占有之继受与权利之继受分别观察之结果,足见善意取得权利,非继受原权利之权利,而系由于法律之特别规定,故以上两说,仍以原始取得说为当。”(53)

  

   (二)继受取得之定性的解释难点

  

   依照王泽鉴先生的界定,“权利之原始取得,即不基于他人所有之权利,独立取得新权利之谓。”“继受取得,即因他人所有之权利而取得权利。”(54)蔡立东先生指出,如果把原始取得与继受取得的这种划分“在物权法中贯彻到底的话,我们就很难心安理得地把善意取得视为继受取得。原因在于,我们无法找到将善意受让人取得的所有权归因于原权利人或让与人既存权利的逻辑思路。”(55)应该说,这确实指出了简单地把善意取得定性为继受取得的硬伤,即持继受取得观点的学者对权利的传承与继受并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证成权利的传承与继受因此成为认定善意取得继受性的最大难点。尽管有很多学者为此做出努力,试图为这种定性提供理论支持,但理由并不充分。

  

   多数学者是站在善意第三人的角度为其权利取得寻求法理证成。具体表现为以下几种观点:

  

   (1)善意代替了处分人的处分权。田士永先生明确指出“善意取得乃是继受取得而非原始取得”,在为善意第三人取得权利的法理证成上,他追随弗卢梅“善意在一定程度上代替了处分权”的观点予以进一步阐释:“善意取得不过是以取得人善意代替了处分人处分权……善意取得属于法律行为,是发生物权法效果的法律行为,即物权行为,善意不过是无权处分情形对处分人处分权欠缺的一种补正而已。”(56)这种解释的可贵之处在于它意识到了无权处分人的处分权需要补正,但没有具体说明善意是如何能够补正其处分权的。

  

   (2)善意补正了权源之瑕疵。史尚宽先生虽然原则上认为善意取得之性质是原始取得,但在解释其中涉及的法律问题时却适用继受取得规则。(57)于是,他在解释其继受性质时,认为善意补正了权源之瑕疵的作用。(58)在这里,史先生明确指出善意补正的是让与人的权利欠缺。意识到让与人的权利瑕疵需要补正,这的确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但是,他并没有提出令人信服的补正途径。毕竟,第三人的善意永远不是对出卖人正当权源的补正(第三人是没有权利补正的,能够补正的只有原权利人)。第三人的善意只能把自己获得权利的不完全效力补正完全,亦即把标的物上存在的原权利人的权利(原物返还请求权)阻断。换句话说,善意的作用只是通过阻断原权利人的原物返还请求权来确保善意第三人最终获得所有权。

  

   (3)善意弥补处分行为效力上的欠缺。王轶先生也是继受性质的倡导者,他主张善意取得之合同的生效“乃是由受让人的善意对无权处分行为的效力欠缺之补正而致。”(59)在这里,善意即使补正了合同的效力,也不能证成无权处分人的处分“权源”。论文依循史尚宽先生的观点进一步指出“受让人的善意可以补正无权处分人处分权的欠缺”,但也同样没有说清善意是如何能够补正处分权欠缺的,只是紧接着说“从而使无权处分行为例外地成为有效”。(60)善意最终补正的原来还是转让合同的效力。

  

   (4)通过公信力证成善意第三人对其他权利的排除来间接证明继受取得未必一定是继受前手的权利。王少波先生认为,善意取得人对于标的物上其他权利的排除,主要是基于公示公信力制度。理由在于,既然原权利人的所有权都可以基于此予以阻断与排除,物上的其他权利当然也会发生同样的效果。在这个意义上,善意取得制度并非必然定性为原始取得,才能实现上述目的。(61)此处只说明了对第三人权利的阻断性(取得),而没有证成权利的继受。

  

   也有学者站在原权利人丧失权利的角度为善意取得寻求法理理由。同史尚宽先生一样,吴国喆先生虽也认为善意取得属原始取得,但却适用继受取得的规则。他指出交易安全的法律价值取向是原权利人失去权利的原因,即“善意取得的正当性在于:权利交易的动态秩序和效率比原权利人的静态权利更有价值。”(62)

  

   上述所有观点都没有从证成无权处分人具有“权源”的视角出发,而证成这一点才是能否把善意取得定性为继受取得的关键。

  

   (三)善意取得继受性质的逻辑证成

  

   为了证成善意取得的继受性质,我们应该采用更全面的视角。如果从善意受让人与原权利人的法律关系理解善意取得,那么把它定性为原始取得比继受取得更能让人接受。毕竟,事实行为的正当性已经寓于效果法定性之中,从而没有必要再探讨善意取得的逻辑推理、正当性证成等诸多问题。诸如“善意”取得所有权的法律逻辑是什么、该所有权缘何能够阻断原权利人的原物返还请求权等难题统统皆被法定性所吸收。但此假设既无实际意义也不符民法本意。用事实行为解释善意取得,尽管吸收了继受取得所面临的难题,但也吸收了当事人的自由意志,且违背了其所适用法律关系的逻辑前提。那就是善意取得首先是出让人(无权处分人)与买受人(善意第三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其次才是善意第三人与原权利人之间的关系。善意取得的继受性质当然只能放在无权处分人与善意第三人之间的法律关系中来谈。

  

   (1)意思的传承。当说一个权利取得是继受取得时,首先意味着双方当事人意思的传承。(63)换句话说,权利的继受是以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表示为媒介和存在前提的。善意取得遵循一般物权变动模式之“转让合同有效”的逻辑结果,决定了其意思传承的一面。双方当事人的意思传承既保证了权利交易的真实,也平衡了双方的利益。

  

   (2)所有权的继受。当说一个权利取得是继受取得时,其核心内容是指所有权的继受,即买受人的所有权是由出卖人的权利传来的。继受取得因此又称为传来取得。证成无权处分人有“权利”存在也就成了将善意取得定性为继受取得的关键。

  

   如果站在出让人的角度思考,明知出卖人无权处分还要证成他有“权利”,此处的努力似乎是一个自欺欺人、永远不能完成的任务。

  

   如果站在受让人的角度思考,该目的似乎并非遥不可及。毕竟,“取得”是受让人(善意第三人)的取得,从他(而不是其他人(64))的视角推知出让人有无权利才是思考该问题的正途。这就要通过受让人的主观“善意”并借助公示公信制度(65)实现此目的。具体的论证途径是:第一,以善意受让人的眼光来看,转让人是有权利的。正是因为买受人的不知(“善意”)出卖人为无权处分,那么他便可基于公示的权利推定效力推断出转让人有权利。此时,转让人对该物的所有权是一种“推定”权利。在这里,我们才说“善意”是对转让人有处分权的信赖。第二,法律通过“公示公信力”恰好又保护这种推断。亦即善意第三人推断转让人有权利而与之交易,其权利取得能够获得法律保护。转让人的“权利”不但在善意第三人眼里是真实的,而且该权利移转后果又被法律披上了保护的外衣,因此转让人的“权利”也就成为法律上的真实。此时,转让人对该物的所有权就又成了一种“拟制”权利,即法律“视为”(66)转让人有所有权。

  

   由此,我们再说转让人对该标的物拥有“权利”,决非主观臆想,而是法律上的拟制真实。受让人的所有权“视为”基于转让人的权利转让而来,善意取得因此成为继受取得。在此意义上再说法律补足的是让与人处分权的欠缺,从而推出受让人之权利系继受取得的性质,应该还是很顺畅的。(67)

  

   (3)其他权利义务的继受。当说一个权利取得是继受取得时,还意味着原来这个物上所存在的其他权利义务也应一并继受。具体到作为继受取得的善意取得来说:第一,继受取得首先意味着,买受人(善意第三人)继受的是出卖人(无权处分人)的权利。因此,原权利人在该物上存在的其他权利都应一并消灭。这并不会产生损害原权利人之债权人的利益等后果。原因很简单,即这个物上肯定不存在能够对抗第三人的权利,否则买受人也不会构成善意而取得该物的所有权。第二,既然买受人(善意第三人)继受的是出卖人(无权处分人)的权利,那么只要这个物上存在着可以对抗第三人的权利,买受人都要继受。比如,无权处分人在出卖这个物之前,向另外的善意第三人设定了质权,买受人便应该继受该质权。根据《物权法》第108条的规定,(68)也可以得出这个结论。第三,继受取得并不意味着必然继受前手的一切权利义务。如果该物上的权利没有公示性,且买受人也不知,那么该先存的权利就不能对抗买受人。例如,出卖人在买卖标的物上为其他人设定了动产抵押,但没有进行登记,买受人对此也不知,那么无论是正常的权利取得还是善意取得情形,买受人都不继受该动产上的抵押权。

  

   结论

  

   鉴于法律修改与完善历时较长、所费社会成本较大,在对《合同法》、《物权法》相应的法律规定作出修改和完善之前,建议司法实践在处理该类问题时最好把善意取得合同认定为有效。毕竟在债权形式主义模式下,把善意取得合同认定为有效除了具有符合法律内在逻辑的优点外,在实践运作中也有明显的优越之处。试指出三点予以说明:

  

(1)善意取得合同认定为有效可以全面保护双方当事人的利益。比如,当买受人善意取得所有权而尚未支付价款时,依据有效合同出卖人可以向他提出支付价款乃至承担违约责任的请求;当买受人没有获得标的物的移转时,也可以依据有效合同请求出卖人交付乃至承担违约责任。善意取得合同的有效认定还可以避免在实践中产生某些法律关系的混乱与矛盾现象,如刘家安先生给出的一则例子:“乙出卖甲之动产于丙,并为交付,丙亦交付了价金。由于丙取得标的物的占有为善意,可即时取得标的物的所有权;而同时,买卖合同却被视为无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彭诚信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物权法   合同法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83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