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金融化世界与精神世界的二律背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7 次 更新时间:2017-11-11 20:01:14

进入专题: 金融   精神世界   二律背反  

张雄  
这些挑战“确定性”、伸张“自由意志”的新工具,在一系列恰当的分析、评价及交易过程后,最终进入金融工程师和投资者们心理信赖的永久工具箱中,物质的财富通过抽象和创意,在主观叙事和理性狡计的驱动下,当有限的承载变成无限想象的索取权,在特定态势中,的确可以以倍增式的财富效应变现,但也回避不了连概念到实体都被归零的命运。

   资本运作离不开分析师、评估师的意识判断。如,以股票、汇率和利率期货等产品为代表的资本市场交易主体(以投资银行业务为主的金融公司),由于资本市场虚拟经济的特点,信息成为人们进行买卖交易的主要依据,而电子数字化则是投资人的主要交易手段。没见到黄金的人可以买成百上千盎司的黄金,没见到原油的人也可以买成千上万桶原油,没到过某企业产品的人也可以买该企业的巨额股票,那么,决定市场未来走势的重要分析和预测普遍是由投行首席经济学家和分析师提供的,(40)其中他们在特定环境下的精神状态、心理因素、情感反映等对评估及分析的结论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再一方面,资本运作监管制度的不健全,导致不少衍生品的交易处在“任意叙事”的非理性状态中。如,对期权进行交易并非出于管理民众生计这个高尚的目的,而仅仅是一种非理性行为。这种交易的需求是巧言令色堆叠出来的,是销售期权的人利用顾客心理的弱点编造出来的。他们提出,对期权交易兴趣最大的人是那些不懂市场、可能完全误解期权的功能并夸大期权价值的人。(41)可见,不完美的衍生品市场,资本运作存在着严重的主观性、意志性和任性。

   资本精神向度的主观性还集中反映在三个领域:一是衍生品的创意领域。主观性往往表现为资本脱离金本位制,脱离实体经济,通过衍生工具座架世界的意志主义企图。二是资产证券化的精神生产领域。资本市场是一个生态系统,有它自身的发展规律,资产的证券化是全球经济发展的大趋势,但这又是一个长期发展的过程,倘若资产证券化的意志过强,而实际资本市场的可承载性却很弱,必然导致资本的主观性和任性。三是上市公司股票定价有着过高估值的意志偏好领域。企业的资本打造,主要不靠工业生产,而是靠股票投资,企业的价值只由资本市场来决定。估价过高意味着对资产的估计价值高于资产的实际价值,客观地说,它对于推进资本市场大量新股的发行和交易具有一定的作用。但是,正如米切尔所指出的,“过高估价可能只是一个幻景”,(42)一方面,公司发行比其自有资产更多的股票将会导致公司未支付更多的股票分工而抬高股票价格。仅靠公司的资产显然不能使公司以公平的股票价格发行股票;另一方面,它通过股票“掺水”将多余的垄断利润分散到更多的普通资本中,以遮蔽公司的垄断利率;再一方面,它的极端投机性易导致市场的波动性。(43)2015年上半年中国发生的股灾事件其原因之一正在于此。这说明,想象的时间与想象的财富,最终不能与真实空间和真实发展条件相分离。在想象的时间里,前进与后退没有很大的区别,但在真实的时间里前进与后退有着重大差别。

   对金融化世界的哲学反思,并不是呼吁人类废弃金融价值观,消除现代金融生活范式,而是将人类引入更为深刻的形而上的问题思考。如金融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希勒的发问:“我们都生活在金融主导的时代,也就是金融制度对社会经济体制的影响力逐步增长的年代,而2007年开始的金融危机使大多数人都认为这种制度已经腐化,我们都需要认真思考这个社会的发展方向是否正确?我们这一代人以及下一代人是否仍要坚持同样的发展方向?”(44)笔者以为,希勒所指的“发展方向”,寓意是人类应当期待着更高的生存状态的完美综合。如何理解这种生存状态,如何实现“完美综合”?有三个要义值得重视。

   首先,它需要我们从未加反思状态进入反思状态。只有通过反思才能把握比金融更抽象的社会存在论的思辨道理。毋庸置疑,现代资本金融体系仍然归属现代性发展的高级形态,现代性二律背反的本质深藏其中:欲望与理性的对立、形式与内容的对立、私向化与社会化的对立、自我意识与道德律令的对立、康德式的主体与斯宾诺沙式的实体的对立。唯有深刻反思,才能触及现代性与现代金融本体论存在的关联性,才能对习俗的东西、本能的东西、感性的东西进行辩证超越,才能把属人的自由程式更多地理解为主体性与自由的勾连,而不是单纯客观性、实体性与自由的联结,才能认识到金融的创造力与人类的思想创造力同出一辙。金融在场性的缺陷,本质上是人类历史进化过程中的实践局限、理论局限和制度局陷的反映,它证明了主观精神(追求彻底的自由精神)与精神的客体化沉沦(它意味着世界的堕落性,世界的分裂性和奴役性,而且生存主体、个性都被变成事物,变成物品,变成客体)(45)之间的冲突十分严重,人性的弱点只有在更高人类实践活动的历史过程中才能被加以克服,尽管这一历史充满着矛盾、对立和分歧,充满着强化的需求与力量的较量。人类的智慧正在于:永不停顿的忧患,永不停顿的改造,永不停顿的前进。

   其次,21世纪全球资本金融体系的发展已深陷四大“二律背反”中:(1)公平与效率的矛盾冲突;(2)技术向度与人本向度的矛盾冲突;(3)私向化与社会化的矛盾冲突;(4)金融理性与政治理性的矛盾冲突。事实上,从资本的任性到权力的任性,21世纪人类历史已出现超出人们意料之外的偏斜运动。世界如何实现全球经济正义?人的异化何时被扬弃?纯粹的经济理性已导致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疏离,最终使人也成为被深度开发的金融衍生品。国际金融投资大师乔治·索罗斯曾语重心长地告诫人类: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索罗斯的判断尽管比较偏激,但他深刻地提出了千百年来人们一直追问的一个深刻的经济哲学问题:金融的存在有无合理性与合法性?笔者以为,“金融与好的社会”的结合,它深层次关联着一种新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精神的在场性。传统的自由放任的市场哲学来自于西方个人理性的政治哲学谱系的价值同构,这种历史精神的沉积已被人类实践反复证明:它不再具有“现实性”和历史的合理性。该政治哲学的核心价值观只能导致“让富人更富”的社会制度,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在1990年作出的“华盛顿共识”这一经济构想:世界改革应当遵循如此方针——Trickle down(渗漏效应),让富人更富,然后福利就已然渗漏到穷人了。(46)这种社会公正来自自然发生论的教条已被历史证明是十分错误的。社会主义国家虽然有着“好的社会”的政治制度基础,但由于存在着局部不完善,社会主义现代市场制度构建的不成熟,尤其是构建现代金融体系的不发达,“金融与好的社会”结合的优越性还不够充分。这也期待着新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精神的理论先行。

   最后,根本上解决皮凯蒂所忧患的世界两极分化问题以及资本发展的主观性、任性和脱域性问题,只有从制度的合理性与合法性、人民性和政党的先进性相一致的政治理性框架中,才有可能辩证地引导资本发展的积极效用,使自由放任的资本历史进化到促进人类全面进步的自由历史。应当清醒地看到,当代全球资本金融垄断集团对世界经济的控制和掠夺日益加重,其投机性、掠夺性和寄生性有加无减,它已从根本上证伪了金融帝国主义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合理性与合法性问题。若不承认这一客观事实,人类还要历经更多的、也是更为惨重的历史磨难。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国道路、中国模式愈来愈成为世界学术领域关注的新视点,这说明历史的偏斜运动尽管有着人类追求自由意志的价值偏好,但它仍然离不开历史的必然性与历史偶然性的辩证运动规律的支配。这也是马克思的思想价值和科学价值在当代再度被唤醒的原因之所在。在中国,21世纪资本已成为追求普遍理性进步意义上的人性自由发展的重要象征,这是21世纪资本论最值得关注、最值得期待、最值得提升与总结的具有世界意义的重大事件。在中国,一个健全的资本市场,一个健全的融资机制,一个健全的市场经济体制至关重要。21世纪的资本论最值得研究的是:中国精神与中国资本的互动。它不是单纯资本运动的个别规律,而是极具创新意义的从特殊规律上升到一般规律的实践探索。海德格尔指出:“对人类一切能力的至高的和无条件的自身发展的确保,也即对人类一切能力向着对整个地球的无条件统治地位的发展的确保,乃是一种隐蔽的刺激,推动着现代人不断走向新的觉醒。”(47)21世纪,是什么样的“隐蔽的刺激”使得资本的运动给了当下人类新的觉醒呢?笔者以为,中国的资本创新模式是21世纪政治经济学批判再唤醒的学术事件。至少有两个视域的问题值得研究:(1)大力促进社会主义资本发展在何种意义上是积极的、有效的、正能量的?让资本在社会主义阳光下最大化运行,重要的要解决哪些深层次的制度问题和改革实践问题?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内生关系如何理解?社会主义与资本的内生关系如何认知?资本发展独特的制度优势、精神资源优势是什么?(2)资本如何从经济理性上升到政治理性,即把追求经济最大化效应扩延为追求社会发展的最优化效应,把经济人的财富论提升到人民的财富论。这是十分重要的制度创新,也是中国为世界作出最重要贡献的历史期待。

  

   文章来源:http://phil.cssn.cn/zhx/zx_zhyj/201607/t20160707_3102181_8.shtml

   原文出处:《中国社会科学》

    进入专题: 金融   精神世界   二律背反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81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