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育典:大学自治在台湾地区的建构与内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5 次 更新时间:2017-06-14 11:10:51

进入专题: 大学自治   台湾地区   高等教育法制发展  

许育典  
也就是说,只有最熟悉大学精神的大学校长,在学术自由与犯罪侦查的利益衡量下,做出不得已的妥协同意决定,大学外部的警察权才得以在大学校园内行使。因此,在大学校园内的搜索,仍须事前取得大学校长的同意。

   5.财政自治

   根据主流观点,拥有自治行政权的大学不具有财政自治(Finanzautonomie),因为惯例上经济与预算的领导是属于国家的事务。在此观点下,只要国家还供应大学经费,基于民主为本的议会预算权,就必须给予国家基本的干涉权。有问题的是,预算权中对研究与教学根本重要的范围,如被划归国家行政的范围,自治行政权将因此不具意义。如此一来,在一个广义自治行政概念的基础下,必须衡量邦实现大学自治的义务,因此,当大学在研究与教学的作用受到干扰(也包含间接干扰)时,自治行政权具有消极防御权。[17]更确切地说,财政自治,涉及大学内部经费运用的自由决定权。例如,在德国的邦大学法,有限制学校的经费至少有1/3,要用在学术研究方面,不能用在其他方面。又如,近来台湾地区通过5年500亿元的迈向一流大学预算,只能运用在提升学术质量的发展上,也具有正当性。

   (二)释宪实务对大学自治的类型化

   如上所述,大学自治属于一整合性概念,就台湾地区历年来的“大法官”解释来看,大学自治主要可以被类型化为:

   1.组织自主权:为建全大学组织,当局应赋予大学有内部组织的自决权,纵然为立法机关,亦不得任意以“法律”强制大学设置特定之单位,致侵害大学之内部组织自主权(释字第380号、第450号、第563号、第626号)。

   2.研究的自由:举凡与探讨学问,发现真理有关者,诸如研究动机之形成,计划之提出,研究人员之组成,预算之筹措分配,研究成果之发表……(释字第380号、第450号、第563号、第626号)。

   3.教学的自由:诸如课程设计、科目订定、讲授内容、学力评定、考试规则…...(1)课程设计的自由:大学认为无须开设某种课程,而“法令”仍强制规定应设置与该课程相关之规划及教学单位,即与“宪法”保障学术自由及大学自治之意旨不符。倘各大学依其自主之决策,认为有提供学生某种课程之必要,自得设置课程相关之单位,并依法聘请适任之教学人员(释字第380号、第450号、第563号、第626号)。(2)科目订定的自由:大学具有自行决定必修科目的权责。如“大学法”规定军训必修,“大法官”认为违反相关规定(释字第380) 。 (3)学力评定的自由:有关学生之学业成绩及品行表现,大学有考核之权责,其依规定程序订定章则,使成绩未符一定标准或品行有重大偏差之学生予以退学处分。

   4.毕业条件的订定:大学为确保学位之授予具备一定之水平,自得于合理及必要之范围内,订定有关取得学位之资格条件(释字第380号、第450号、第563号、第626号)。

   5.入学资格的订定:大学对于入学资格既享有自治权,自得以其自治规章,于合理及必要之范围内,订定相关入学资格条件,如大学招生简章的订定(释字第626号)。

   6.学习的自由:选择科系与课程之自由(释字第380号)。

   7.学生自治:大学应保障并辅导学生成立自治团体,处理学生在校学习、生活与权益有关事项;并建立学生申诉制度,以保障学生权益,如学生会的组成(释字第380号、第563号)。

   8.人事自治:大学中对于人事管理,当局应仅得予以资格限制,不得课予过度干涉,并赋予其自治权,如私立学校董事的选任(释字第659号)。

  

   四、对大学自治的监督

   当局国家有义务透过法秩序的建构,来落实大学自治,但是,自治并不能毫无节制,亦即,完全没有国家监督的大学自治在宪法上是不可能的。[18]所以,当局对于学术及大学教育的发展,除应加以扶助与奖励外,也应基于监督的职责,确保大学成为“学术公正组织”,使其学术制度的运作,能符合“宪法”客观基本价值秩序的要求。[19]否则,不仅使大学自治无发展空间,甚至导致学术自由的丧失。

   由此看来,当局欲经由“法律”的规定,来监督大学自治是可以的。然而,有一个反面的问题是:仅在法律的授权范围内,大学才享有自治的权限吗?之所以会有这个疑问,是因为德国大学纲领法( Hochschulrahmengesetz, HRG)第58条第1项第3句中明确指出:各大学在法的范围内享有自治权。然而,这表示什么呢?是否大学只是把国家律法的执行当成自身事务来做的独立行政主体(Verwaltungstrager) ,或者大学具备专有的、竞争的权利,能赋予其在自己影响范围内自定义权利并执行?[20]其实,如此的见解,似乎误会了大学自治的内涵与监督是两个层次的问题。如上所述,大学自治是为了落实学术自由,进一步被“宪法”所保障的一种制度,也就是说,大学自治是直接源自基本权的制度,所以,大学自治具有“宪法”位阶的效力。

   简单来说,大学自治是“宪法”层次的制度性保障,其内容并非局限于立法形成的范围,相对地,大学自治的核心领域也将会构成“立法者”形成自由的界限。

  

   五、结语

   学生行使其权利救济前,必然已与大学发生相对应的冲突,却无法透过校内程序获得解决,才有进一步提起行政争讼的问题。因此,如何确认大学自治的内涵,厘清大学如何在其自治范围内,行使专业判断。更确切地说,为避免学术自由受当局不当干预,不仅行政监督应受大学自治的相当限制,“立法”机关亦仅得在合理范围内对大学事务加以规范,受理行政争讼的机关审理大学学生提起行政争讼事件,亦应本于维护大学自治的原则,对大学自治的专业判断予以适度的尊重。

   但是,大学自治虽为一个常被引用的词汇,然而,何谓大学自治,却是一个不容易说清楚的概念。因此,本文一开始必须从大学自治的内涵出发,从学说、实务来厘清大学自治的应然面貌。除了对大学自治进行定义并对其内涵进行类型化外,大学自治究竟在台湾地区的定位何在,亦是在进行大学法制的建构时,无法被回避的问题。本文在此针对大学自治的定义、大学自治的类型化以及对大学自治的监督,尝试加以分析,期待对高等教育法制的未来发展,有所贡献。

  

   注释:

   [1]请参考许育典:《大学法制与高教行政》,台北,元照出版公司2014年版,第9页以下。

   [2]Michael Hartmer/ Hubert Detmer: Hochschulrecht-Ein Handbuch fur die Praxis,2.Aufl. , Heidelberg 2011 , S. 42.

   [3]Werner Thieme, Deutsches Hochschulrecht. Das Recht der Universitat sowie der kiinstlerischen und Fachhochschulen i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3. Aufl.,Munchen 2004, S. 135.

   [4]Michael Hartmer/ Hubert Detmer: Hochschulrecht-Ein Handbuch fur die Praxis, 2.Aufl. , Heidelberg 2011, S. 41.

   [5]BVerwGE 51 ,115 ,118.

   [6]Klaus Ferdinand Gdrditz, Hochschulorganisation und verwaltungsrechtliche Systembildung,Tubingen 2009,S. 393.

   [7]BVerfGE,35,79,123.

   [8]Werner Thieme, Deutsches Hochschulrecht. Das Recht der Universitit sowie der kunstlerischen und Fachhochschulen i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3. Aufl.,Munchen2004, S. 138.

   [9]Michael Hartmer/ Hubert Detmer: Hochschulrecht-Ein Handbuch fur die Praxis,2.Aufl. , Heidelberg 2011 , S. 44.

   [10]BVerfGE,40 , 237.

   [11]BVerwGE 33 ,125 ,156.

   [12]BVerwGE 33 ,125 ,157.

   [13]Werner Thieme, Deutsches Hochschulrecht. Das Recht der Universitat sowie der kunstlerischen und Fachhochschulen i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3. Aufl.,Munchen 2004,S. 140-141.

   [14]BVerwGE 15,256,264 f.

   [15]Klaus Ferdinand Garditz,Hochschulorganisation und verwaltungsrechtliche Sy stembildung , Tubingen 2009, S. 396.

   [16]Klaus Ferdinand Garditz, Hochschulorganisation und verwaltungsrechtliche Systembildung, Tubingen 2009, S. 392.

   [17]Klaus Ferdinand Gdrditz, Hochschulorganisation und verwaltungsrechtliche Systembildung, Tubingen 2009 , SS. 397-398.

   [18]Michael Hartmer/ Hubert Detmer: Hochschulrecht-Ein Handbuch fur die Praxis,2.Aufl. , Heidelberg 2011 , S. 47.

   [19]请参考“大法官”解释释字第450号苏俊雄大法官协同意见书。

   [20]Michael Hartmer/ Hubert Detmer: Hochschulrecht-Ein Handbuch fur die Praxis,2.Aufl. , Heidelberg 2011, S. 41.

  

   许育典,法学博士,台湾成功大学法律学系特聘教授兼社会科学院院长。

   来源:《法学教育研究》2017年第1期。

  

  

    进入专题: 大学自治   台湾地区   高等教育法制发展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648.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