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刚:百回本《西游记》的文本层次:故事·知识·观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8 次 更新时间:2017-06-02 09:18:58

进入专题: 西游记  

朱刚  

  

二、知识:渊博的错误

  

   除了故事需要整合、疏通以外,百回本的“作者”还面临一项艰巨的任务,就是必须掌握和消化他所依据的资料(无论是文本资料还是口述资料)中的许多知识。因为所叙故事在题材上的特殊性,这个文本势必涵盖异常广泛的知识面,出入古今中外,兼及三教九流,如果“作者”不掌握相关的知识,只是剿袭旧文,不加处理,那就会使他的文本夹杂许多与老子“化胡为佛”之说相似的“化石”。所以,考察文本在这个层面显示的情形,可供我们据以判定其“作者”的知识能力。

   百回本的第二回叙菩提祖师教孙悟空腾云飞翔时,有一段对话:

   悟空道:“怎么为‘朝游北海暮苍梧’?”祖师道:“凡腾云之辈,早辰起自北海,游过东海、西海、南海、复转苍梧,苍梧者却是北海零陵之语话也。将四海之外,一日都游遍,方算得腾云。”

   第十二回叙观音菩萨在长安显出真身,唐太宗传旨,找个画家描下菩萨形象:

   旨意一声,选出个图神写圣远见高明的吴道子,此人即后图功臣于凌烟阁者。当时展开妙笔,图写真形。

   这两段中,“苍梧者却是北海零陵之语话也”和“此人即后图功臣于凌烟阁者”,都是补充说明之句。跟“化胡为佛”被孤零零地嵌在文本中不同,“苍梧”和“吴道子”是这个文本的“作者”自以为能够掌握的知识,故各有一句话加以说明。然而,这两句说明恰恰都是画蛇添足,从知识的角度来说都是错误的:“苍梧”在《尚书》和《楚辞》中都作为南方的地名出现,两《唐书》记载的“图功臣于凌烟阁者”都是另一位画家阎立本。当然,这两个错误不一定是百回本的“作者”所造成的,但他至少并不加以纠正。

   与此相似的,是第十四回龙王给孙悟空讲的张良拾履的故事:

   龙王道:“此仙乃是黄石公,此子乃是汉世张良。石公坐在圯桥上,忽然失履于桥下,遂唤张良取来。此子即忙取来,跪献于前。如此三度,张良略无一毫倨傲怠慢之心,石公遂爱他勤谨,夜授天书,着他扶汉……”

   说张良拾履有“如此三度”,并不符合《史记》《汉书》对此事的记载,龙王的讲述从知识角度来说也是错误的。

   比起这些有关地名和历史人物的知识错误来,百回本《西游记》把释迦牟尼与阿弥陀佛合为一身,以及对大量佛教名词如“三藏”“盂兰盆”等的解说错误,是更为惊人的。主张吴承恩作者说的鲁迅,也屡次以作者不读佛书为解。(《中国小说史略》第十七篇云:“作者虽儒生,此书则实出于游戏,亦非语道,故全书仅偶见五行生克之常谈,尤未学佛,故末回至有荒唐无稽之经目。”《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第三讲云:“作《西游记》的人,并未看过佛经。”)可是,吴承恩即便不读佛书,也不至于不读《尚书》《楚辞》《史记》《汉书》以及两《唐书》吧?就此而言,推定一位具备传统士大夫知识能力的“作者”,是颇有问题的。另一方面,要说这些错误都是从前的说书人所造成,吴承恩或别的“作者”只是简单承袭而已,也不太合情理。我们不可过于低估说书人的知识能力,实际上宋元时期的有关史料就显示了说书人的专业化倾向,各种不同类型的题材,为不同的说书人所专擅,像取经故事这样的佛教题材,很难想象其讲说人会对佛教知识一无所知。不熟悉佛教的人,可以去讲别的故事,不必涉足这个领域,而既然倾情注力于此,则应该会下一点功夫去了解,像“三藏”“盂兰盆”这样的名词,从明代一般书籍或日常生活中就可以很方便地获知其含义,不必凭空自造一种误解。自“小说”的立场而言,这种误解当然不会影响《西游记》的文学价值,但反过来,它对取经故事的发展也没有根本用处,从“文学手法”的角度去解释也是勉强的。

   综上所述,粗略地看,百回本《西游记》文本中的知识错误,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如“化胡成佛”,因不解其义而致误用于不适当的场合,这对于一个明代的“作者”来说是可以谅解的;第二种如“苍梧”在北方,吴道子“图功臣于凌烟阁”,张良“三度”拾履之类,其出于民间说书人之口固可谅解,若出现在吴承恩那样的儒生笔下则不可谅解;第三种就是佛教方面的许多荒唐无稽的说法,对于任何一个试图以自己的方式叙述取经故事的人来说,都不应该错到如此地步,无论其为读书人抑或民间艺人。

   确实,百回本对佛教名词的误解,并非偶然发生,而是几乎全盘皆错。这里隐含着一个矛盾:既然“作者”不读佛书,对佛教知识一无所知,那就应该连这些词语、名目的存在也不甚知晓,碰上了也该尽量避开,或只是照录旧文,不加说明,又怎会去牵涉到如此众多的“专有名词”,并主动给出错误的解说?可以说,百回本在佛教知识领域所呈现的“渊博的错误”,是这个文本的又一大特色。这使笔者颇为怀疑:那不一定是“作者”的知识错误,而很有可能是故意歪解。歪解当然可以为文本添些诙谐,但另一个不得不考虑的因素,是百回本《西游记》明显的道教色彩。这个文本的形成过程中,曾经有道教徒上下其手,是无可怀疑的,很可能是他们将佛教名词统统歪解。这当然只是猜测,但由此,我们的讨论便须转入“观念”的层次。

  

三、观念:大众向往的“生活力”

  

   百回本《西游记》在“观念”层次多少带有牵强附会痕迹的“道教化”倾向,几乎已经为学术界所公认。不少学者因为把这个文本视为独立的“作品”,故强调道教思想是其主旨,但若从取经故事的历史演变的角度来看,道教思想当然不可能从这个佛教题材的故事中自然地引申出来,而是百回本的“作者”着意经营的结果。当我们把“道教化”看作这个文本在观念层次上的一大特色时,其与上文所述故事、知识层次的特色,即强化孙悟空,歪解几乎所有佛教名词,之间存在什么样的关系,似乎甚可探讨。换句话说,把全书贯穿始终的主人公从唐僧改为“心猿”孙悟空,将一些非常浅显以至于妇孺皆知的佛教知识都改成诙谐之妄谈,其目的也许就是为了“道教化”的实现。

   不过,笔者并不想就这个问题展开过多的讨论,因为对于一部“小说”而言,将一个佛教故事“道教化”,对许多佛教知识给予歪解,好像也没有多少文学上的意义,至于强化孙悟空而弱化唐僧的做法,其得失如何,也可以随人所好、见仁见智。通读百回本《西游记》,“道教化”意图主要是从回目的编制上体现出来,若就具体行文而言,其在观念层次呈现的另一种特色,是更值得指出的,就是这个文本中的几乎所有人物,都有相同的行为准则,或者说行动理由。

   且看第三回中孙悟空在龙宫讨宝的一段:

   老龙王一发怕道:“上仙,我宫中只有这根戟重,再没甚么兵器了。”悟空笑道:“古人云:‘愁海龙王没宝哩!’你再去寻寻看。若有可意的,一一奉价。”……悟空道:“这块铁虽然好用,还有一说。”龙王道:“上仙还有甚说?”悟空道:“当时若无此铁,倒也罢了;如今手中既拿着他,身上无衣服相趁,奈何?你这里若有披挂,索性送我一件,一总奉谢。”龙王道:“这个却是没有。”悟空道:“‘一客不犯二主。’若没有,我也定不出此门。”龙王道:“烦上仙再转一海,或者有之。”悟空又道:“‘走三家不如坐一家。’千万告求一件。”龙王道:“委的没有;如有即当奉承。”悟空道:“真个没有,就和你试试此铁!”龙王慌了道:“上仙,切莫动手!切莫动手!待我看舍弟处可有,当送一副。”悟空道:“令弟何在?”龙王道:“舍弟乃南海龙王敖钦、北海龙王敖顺、西海龙王敖闰是也。”悟空道:“我老孙不去!不去!俗语谓‘赊三不敌见二’,只望你随高就低的送一副便了。”

   这一段比较集中地从孙悟空的口里冒出“愁海龙王没宝哩”“一客不犯二主”“走三家不如坐一家”“赊三不敌见二”四句俗语,作为他向东海龙王坚索兵器、披挂的理由。必须说明的是,这并非为了描写他的无赖。实际上,在整部百回本中,孙悟空一直用这样的“古人云”“常言道”“俗语谓”为自己的行动提供理由,仅就前七回来看,除上引四句外,还有“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为人须为彻”“亲不亲,故乡人”“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门前是与非”“诗酒且图今日乐,功名休问几时成”“胜负乃兵家之常”“杀人一万,自损三千”“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等。

   不光是孙悟空,百回本里的其他人物,也往往引述此类话语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如第二回菩提祖师说:“自古道,神仙朝游北海暮苍梧。”“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第五回崩巴二将说:“常言道,美不美,乡中水。”第八回观音说:“古人云,若要有前程,莫做没前程。”八戒说:“常言道,依着官法打杀,依着佛法饿杀。”第九回水族说:“常言道,过耳之言,不可听信。”第二十四回清风明月说:“孔子云,道不同,不相为谋。”唐僧说:“常言道,鹭鸶不吃鹭鸶肉。”第二十六回黑熊说:“古人云,君子不念旧恶。”第二十八回黄袍怪说:“常言道,上门的买卖好做。”第二十九回宝象国众臣说:“自古道,来说是非者,就是是非人。”第三十回沙僧说:“古人云,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第三十六回僧官说:“古人云,老虎进了城,家家都闭门。虽然不咬人,日前坏了名。”……直至第九十九回,唐僧已经取得真经,走上归程,在陈家庄被挽留供养,却要说服徒弟们不辞而别,其理由仍是:“自古道,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如此之类,集中起来差不多可以编成一个对日常行为具有指导意义的常言俗语的小手册,这也是百回本的一大特征。

   相比于“道教化”主旨落实到具体行文时的牵强附会之感,人物行动理由的这种一致化现象,在全书中贯穿得更为彻底,行文上也生动自然得多。在笔者看来,这个文本所达到的最高统一性,端在于此。作为人物的行动理由,引用“古人云”“常言道”“俗语谓”等,可以被用来推进故事情节,也可以解释出现在故事世界中的一些事物、现象、知识,当然也意味着能被对话双方共同接受的,乃至能被那个世界一致认可的某些观念。而且,妙处还在于,我们不必追问是哪一位特定的“作者”为全书带来了这种统一性。

   此类常言俗语、古人名句,经过世俗社会的长期洗炼,成为认识某类现象、对处某种问题时最佳选择的提示。它们不是从某个特定的思想体系生发的抽象原则,而是汇集了许多具体的经验,综合了所有前人的智慧,其间不必加以有条理的编织,也不必顾及相互矛盾之处,数量极多,而且始终如水银泻地一般结合着具体的生活场景,随处涌出。一个人对此掌握得越多,便越能在日常生活中所向无碍。虽然只求当下有理,前后并无统一性,却也有别于极端投机的功利主义,因为经世俗社会的长期洗炼而为大众所接受者,基本上符合大众的立场,纯粹损人利己的东西将被排除。可以说,这是大众化的智慧。就其来源而言,当然也有不少出自古代某家某派的思想,但不管出自哪家哪派,所有思想性的因素,都经“大众”这一层网的过滤,仿佛全民投票产生的合宜取向,凝结在这些“常言道”“古人云”“俗语谓”中,而随机取用,以为行动准则。因为本来就是大众筛选的产物,那当然便是对大众社会具有说服力的道理,容易被接受,而通行无阻。反过来,大众社会传诵这些常言俗语,本来也旨在总结生活经验。在百回本《西游记》形成的时代,《四书集注》教读书人学会了应举投考,而这些常言俗语则教会庶民大众如何生活。对此掌握得越多,越有心得的人,他的“生活力”也就越强。把这么多的常言俗语集合起来,并为每一条提供了应用范例的百回本,便几乎可做大众生活的教科书。

   由于百回本以孙悟空为贯穿全书的主人公,所以他成了那个世界里掌握此类常言俗语最多的人物。于是,孙悟空的“本事”也就是他的力量便呈现出两个方面:七十二般变化、筋斗云、火眼金睛之类,是超人的“神通力”;交游广泛,“处处人熟”,能灵活运用大量饱含人情世故的常言俗语来指导行动,才是他真正适应人世的“生活力”。前者只能令孙悟空能战、敢战,后者才能造就他战无不胜的功勋。也许,唐僧成佛后,可以获得相应的“神通力”,但他似乎永远不会具备孙悟空的“生活力”。或者说,为了描写这种“生活力”,选择孙悟空为核心主人公,确实比唐僧要理想得多。并不是为一种特定目标而九死一生的献身精神,而是如金箍棒一般屈伸自如的“生活力”,才能成为庶民大众的人生理想。同时,如果“常言道,依着官法打杀,依着佛法饿杀”才是被百回本的世界所认同的人生格言,那么所有一本正经的佛教名词都被歪解为诙谐之谈,也就顺理成章,掌握前者而不是后者,才能提高“生活力”。大众文化对于高度“生活力”的向往,在百回本《西游记》中如此灿烂的绽开,使它根本不需要某一个特定的“作者”,也不需要某一家特定的思想为其主旨,完全可以说,它是“大众文学”的一个经典文本。

   本文刊于《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1期

  

  

    进入专题: 西游记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53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