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喆:阿连德的大数据乌托邦

——智利互联网考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51 次 更新时间:2017-03-30 15:46:58

进入专题: 阿连德   大数据   智利  

王洪喆  
因为智利在国土面积、人口数量和工业规模方面远远小于苏联,建立一个全国计算机网络来调节经济是一件更易于实践的事情。苏联的解决方案使用计算机进行集中自上而下的控制,汇集巨量有关工业生产活动的数据,目的是改进国家计划;相比之下,赛博协同团队利用比尔对管理控制论的观点来创建一个强调行动与反馈的网络,将有限数量的信息提交给政府层,试图在不牺牲国有经济体稳定运转的前提下最大化工厂的自主管理。

   作为一个尖端的创新系统,赛博协同使用的计算机和联网设备远不是同时代最先进的技术,这挑战了先进技术需要复杂基础的观念。复杂的系统可以使用“落后”的技术构建,只要特别注意人的交互关系以及技术如何参与改变这些交互的形态。同时,这也挑战了流行的技术本质主义——关于“先进”淘汰“落后”的进化论式假设。最终,赛博协同无法生存,实因为它被捆绑在一个不被冷战构造所许可的政治项目之上。简单地说,国际地缘政治是解释技术变革的重要部分,特别是在冷战时期作为意识形态前沿战场的第三世界国家。即技术前景的丧失源于行动主义乌托邦方案的中断,而并非技术本身的劣势。从而乌托邦的现实可能不在线性的技术进步当中,而在具有行动力的替代性政治愿景当中,当下总是强调了前者,而忽视了后者。

   最后,智利的例子依然具有其独特的复杂性。赛博协同的实施,不仅源自物的限定,也来自对人意志的限定性的把握。控制论与民主社会主义方案的耦合,以及对特定技术形式中内嵌价值的敏感,意味着阿连德和比尔尝试在不必然拥有高度觉悟革命群众的世俗意志环境中,探求向社会主义转化的可能性,这就必须将技术治理(technocracy)纳入和转化,而并非排斥出一个诉求从现实资本主义通往自由人联合体的行动方案当中。

   或者可以说,一条可行的社会主义道路正如同一个控制论模型,必须在行动者与物质力量(包括技术与制度)之间的辩证转化中不断向前开掘,以使得二者的限定和潜能得到持续地相互弥补和激发。进而任何共产主义假设,也都需要建基在关于社会技术工程的严肃辩论之上。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阿连德的智利留给我们的遗产,可被称作一项“技术行动主义乌托邦”(sociotechnical-activist utopianism)。

   技术是参与创造的人的产物,以及他们所生活的历史时刻。智利社会主义源自对美国和苏联经济模式的拒绝。于是,新的政治实验导致新的经济架构和技术可能性的出现。并且,新的社会主义模式使技术专家能够反思政治如何塑造设计,以及设计如何进一步实现政治目标。然而,阿连德的智利不是唯一一个将技术纳入社会主义变革组成部分的国家: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纳赛尔的埃及,铁托的南斯拉夫和尼赫鲁的印度都曾经聚焦“人民的技术”,并在各自的探索中取得或多或少的成就。

   这是全球六十年代第三世界技术行动乌托邦的协奏。他们不是祈福于未来的科技神话,而是在现有的社会关系和物质条件内部,通过行动去检验乌托邦方案的可行性和限定,探求社会转变的道路。发掘这些被边缘化的技术政治史,让我们得以重访乌托邦这一概念在二十世纪的展开方式,重新理解二十世纪作为“乌托邦时刻”的世界历史意义。

   计划经济系统和社会自主性之间的紧张关系,反映了中央决策和分散权力之间长久的历史斗争,而这正是阿连德的社会主义理想最关键的内容。赛博协同和阿连德的政府都强调个体自由的重要性,同时认识到需要在某些情况下为整体利益牺牲个别群体的自由。关于社会主义均衡管理和自由人政体的求解,与当下的“大数据”技术现实和未来道路构想密切相关。作为二十世纪工人国家道路与自治论(autonomist)、合作化等解放政治之间的桥梁,阿连德的政治技术理想调和了“控制”与“自治”的紧张关系,给出了一个詹明信(Fredric Jameson)意义上的乌托邦综合项。

   一九七三年九月十一日清晨,皮诺切特的部队在北部城市瓦尔帕莱索(Valparaíso)发动了颠覆阿连德的军事政变。随着消息传入圣地亚哥,赛博协同中央指挥部的同志开始焚毁项目的程序磁带。赛博协同工程具备通往自由和奴役的双重可能,他们必须防止它落入错误的人手中。大概下午两点钟,阿连德在总统府前饮弹身亡,“全球六十年代”终止在这一刻。而在那些磁带燃尽之前,在冷战所开启和封闭的短暂时空里,在由工程师、革命者、工人、艺术家和电子机器共同组成的事业里,我们或许匆匆瞥见了一条来自乌有乡的消息。

   (Eden Medina, Cybernetic Revolutionaries: Technology and Politics in Allende’s Chile, Cambridge, MA: The MIT Press, 2011.本书中文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即出)

  

  

    进入专题: 阿连德   大数据   智利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794.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17年3期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