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晓音:南朝五言诗体调的“古”“近”之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90 次 更新时间:2017-03-01 15:51:16

进入专题: 五言诗  

葛晓音  

   鲍照的行旅诗与谢灵运一样,通常也有较多的层次,往往以情或事为主线,串起行旅途中之所见所感,但省略了大谢式的前因后果的结构,而是扣住主要感受选择章法和取景。如《还都道中》其二全篇选择避风泊船湾浦时所见萧瑟秋景,以烘托心境的凄凉。其三则前半围绕川广路险的意思取景,后半抒发茫然四顾之旅愁。这类行旅诗中也常含比兴,如《还都道中》其一途中所见江景、孤兽、离鸿均含比兴之意,《行京口至竹里》从景物中取松树引出君子小人之清浊对比等等。在行旅诗中借景比兴,也是魏诗的传统,鲍照只是在构思和章法上变化较多而已。由此可见,鲍照五言不仅继承了太康体,而且能上溯魏诗,这是他的古诗能够保留较多古调的重要原因。

   元嘉体除了在太康体结构的基础上求新求变并转为“体语俱俳”以外,还表现出追寻古诗传统的另一种倾向,即拟古的风气很盛,尤其是乐府诗和一些题为效古、学古、拟古、绍古的古诗,表现方式多采用汉魏乐府古诗中常见的情景模式,例如驾车行游、登高望京、与客对话、侠客赴边等。还有不少是单纯模拟汉魏乐府意象和传统主题,而鲍照在这方面尤有突出的创新。这种倾向也是古调能够“汗漫于晋宋”的原因。

   总之,晋宋诗虽然与魏晋诗风有较大的差异,特别是行旅、游览、离别一类题材显示出结构多变的新动向,但是总体上仍然保持了太康体追求结构完整对称、层次清晰丰富的体式,以及表达直白、不嫌重复的抒情方式和铺陈罗列、不厌繁富的写景格局。一些作品甚至能够继续运用汉魏诗歌常见的比兴、对比来言志感怀。这些都构成了元嘉体“古调”的基本特征。

  

二、齐梁古诗的体调变化

  

   五言诗从元嘉旧体发展到齐梁新体,转折的关键自然是讲究四声八病的永明体的出现。但是否因为永明声律说一旦流行,五言诗就都变成了半古半律的齐梁格诗呢?如果逐首细读所有作品,不难发现:声律的发展与五言诗体调的变化并不完全同步。正如元嘉的颜谢古诗虽然已开后世排律之先,如高棅所论:“排律之作其源自颜谢诸人。古诗之变,首尾排句联对精密。梁陈以还,俪句尤切。”[14]但颜谢古诗也只是为排律提供了“体语俱俳”的体式,而并没有声律的自觉。同样,齐梁五言即使是在永明体的提倡者沈约、谢脁手里,也还保留着古体。对于研究者来说,如果不能辨明齐梁五言古体的体式特征,终究难以透彻了解齐梁古、近体变换的原理所在。

   前代论者多称道江淹能存太康、元嘉旧体,这是因为江淹的诗歌大多数作于宋末齐初,[15]当时永明体尚未流行。他的诗延续了元嘉体“体语俱俳”的特征,而且几乎全是四句一层、多层组合的整齐结构。不但《侍始安王石头城》、《从冠军行建平王登庐山香炉峰》、《从征虏始安王道中》、《从建平王游纪南城》这类奉酬之作全为四层以上的全对偶体,就是平时与朋友唱和或感怀之作,也大都是这种体式,如《还故国》、《秋至怀归》、《步桐台》、《惜晚春应刘秘书》、《贻袁常侍》等。这类诗除了忧念时局以外,还常用比兴述志,如《冬尽难离和丘长史》写汀皋之杜蘅、石兰,《惜晚春应刘秘书》写蘅杜和露蕙之幽心,都隐含以芳草自喻高洁之意;《步桐台》以霜雪隐喻时势之严峻;《贻袁常侍》以珠贝兰玉喻明润坚贞之性情。《郊外望秋答殷博士》以云精水碧比喻对方的才华品质,以纫蕙、折麻比喻互相存问的友情等;这些诗都具有魏晋古诗反复重叠、多用讽兴的基本特点。江淹保持古调与他有意识地学习古诗有关:《学魏文帝诗》、《效阮公体》十五首、《杂体》三十首从汉古诗一直仿效到元嘉诗,具有“学其文体”“品藻渊流”的明确意图,因而对于前代古诗的不同体式能够了然于心。《杂体》三十首从仿颜谢开始,全对偶体四句一层的格局逐渐明晰,这说明他自己的古诗格局正是依据他所理解的元嘉体。

   从永明体出现到梁中叶,齐梁五言诗仍有相当一部分延续江淹古诗的这种结构,特别是沈约、谢脁、何逊这些擅长新体诗的作家,这说明他们具有摸索五言诗不同体式的自觉意识。沈约的古乐府诗绝大部分已经变成四句一层的以对偶为主的整齐结构,除了主题的继承性和代言体的抒情角度等乐府固有的特征以外,与古诗没有明显区别。这些乐府诗的基本主题还是传统乐府中的光阴苦短、功名难成、人生离合、世俗势利、盛衰之感、思乡之情等常见内容,意象、场景也多从传统乐府中汲取。他的古诗中应诏、应制、奉和类诗全为四句一层的全对偶体。此外像《登高望春》等抒发私人感情的少量诗篇也采用了元嘉体。谢脁的一些应酬类诗也有采用此体的,《鼓吹曲》十首中的大多数,《始出尚书省》、《游山》、《赛敬亭山庙喜雨》、《赋贫民田》、《和王长史卧病》、《和伏武昌登孙权故城》等结构都非常厚重规整,而像《直石头》、《和萧中庶直石头》、《和王著作融八公山》更接近太康体的登览诗,这类丰度凝远、体质端重的五言诗显然是直承颜谢而来。何逊的乐府《拟轻薄篇》、古诗《九日侍宴乐游苑》、《登石头城》、《仰赠从兄兴宁寘南》、《赠江长史别》等也都与江淹古诗的结构相同。此外,刘孝绰、王僧孺等也有同类体式的古诗。

   元嘉体保留在上述应酬诗和部分乐府诗中,只是齐梁部分诗人延续古调的表征之一。在沈约“三易”说的影响下,齐梁诗更重要的变化在于突破元嘉体的板滞凝重,追求流畅自由的声情,在不同于元嘉体的结构中形成新的体调。其突出表现之一,就是重新处理散句和对偶句的关系,寻求新的抒情脉络和叙述节奏。

   齐梁永明以后,诗歌语言逐渐转为浅易,诗人们自觉地运用当代口语,同时从汉魏诗歌中吸取平易浅显的语汇和句式,将元嘉体涩重的全对偶变成散句和对句的自由交替,使多层的铺陈罗列转化为线性的连贯节奏。沈约的不少古诗转为散偶相间,也打破了四句一层的固定结构,如《登玄畅楼》以“上有”“中有”的汉魏叙述句式分别领起六句写景;《赤松涧》散句和偶句规则交替;《送别友人》、《古意》、《梦见美人》、《学省愁卧》、《和左丞庾杲之移病》、《织女赠牵牛》等几乎全为散句;这些诗有的流畅如行云,也有的刻意追求句法变化而反致拙涩,但都显示出破偶为散的努力。还有些诗虽以对偶为主,却追求上下连贯的散叙意脉。如《游沈道士馆》中“宁为心好道,直由意无穷”,“所累非外物,为念在玄空”,“都令人径绝,唯使云路通”[16]等,都是句意连串之对,并使用了许多虚词,诸如介词和副词作为句首,或在句中承接。有的还使用声情流畅的双拟对,如《酬谢宣城朓》中“从宦非宦侣,避世不避喧”等,[17]这就破除了晋宋诗体语俱俳导致的板滞之感。

   元嘉体的写景对偶工整,意象密实,沈约则努力使意象化密为疏,如《宿东园》“槿篱疏复密,荆扉新且故”,“野径既盘纡,荒阡亦交互”,《行园》“寒瓜方卧垄,秋菰亦满陂”,“高梨有繁实,何减万年枝;荒渠集野雁,安用昆明池。”[18]这些对偶有的二句一意,有的隔句相对,自然就使诗行变得疏朗。

   同样,谢脁也有很多骈散相间的作品,如《观朝雨》四句对句和四句散句规则交替;《直中书省》前八句对偶,后八句以散为主;《落日怅望》、《游敬亭山》、《将游湘水寻句溪》、《忝役湘州与宣城吏民别》、《休沐重还丹阳道中》等也都是不同方式的骈散交替,有的更是全篇以散句为主,如《怀古人》、《在郡卧病呈沈尚书》等都仅是两句工对,其余均为散句,故能一洗板重之气。与小谢唱和的徐勉《昧旦出新亭渚》,江孝嗣的《北戍琅琊城》等也是中间两句对,前后四句散。此外,小谢的许多对偶虽然工整,却看似散叙,如《和刘绘入琵琶峡望积布矶》:“江山信为美,此地最为神。以兹峰石丽,重在芳树春”“却瞻了非向,前观复已新”[19]等,和沈约一样,用虚词等在句首或句中造成上下句意的连贯或递进。

   何逊处于新体诗已经普及的时代,但他的不少五言诗也有多种多样的散偶相间的尝试,而且善于在模仿汉魏句调中创新,如《与苏九德别》直接用古诗“宿昔梦颜色”句意,抒写与友人的聚短离长之感,其中“青草似青袍,秋月如团扇,三五出重云,当知我忆君”[20]四句既是魏晋式句调,措意又很新颖。又如《学古赠丘永嘉征还诗》全为散句,巧用汉魏诗中侠少出征返乡以及思妇织布下机的两种常见情景合而为一,表现征人返家与妻子团圆的喜悦,既活用了汉诗场景描写单一性的原理,又合成了一个新鲜的场景。《拟青青河边草转韵体为人作其人识节工歌诗》显然是为歌筵演唱而作,全诗仅两句对偶,其余全散,前八句逐句押韵,二句一转韵,将七言的押韵法移入五言。类似这样学古又力图变化的例子很多,如《聊作一诗》、《和萧咨议岑离闺怨诗》、《塘边见古冢》等。

   此外,柳恽的《赠吴均诗》三首、《杂诗》、《咏蔷薇》;吴均的《与柳恽相赠答》六首、《答萧新浦》、《赠杜容成》、《酬别江主簿屯骑》、《采药大布山》、《闺怨》、《古意》等也在散偶相间的结构中穿插了不少模仿汉魏的句式。同时代的刘峻、徐悱、任昉、陆倕、张率、萧统等,尤其是王僧孺、刘孝绰都有不少将散句和偶句任意组合转换,甚至是以散句为主的五言诗,而且熟练地掌握了汉魏诗的顶针、重复用字等使句意连贯的修辞手法。

   最典型的是刘孝绰以诗代书的长篇《酬陆长史倕》,全诗内容庞杂,脉络曲折,每层都达八至十句以上,将五言散偶交替的叙述功能发挥到了极致,偶句可以自如地写景、抒情和议论,散句则多用于层意转折和首尾,使大段偶句形成散句的意脉。加上多处使用顶针、递进、重复用字,使全篇声情句调十分流畅。这首长诗虽然不是当时的最佳作品,却可以反映齐梁诗人在处理散偶关系方面的全部特征和自觉努力。

   齐梁古诗体调转变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改变了元嘉体讲究首尾完整、层次整齐的规则结构,转向根据抒情或者叙述的逻辑确定灵活多变的结构方式。这种结构本来在陶渊明、鲍照诗里已经出现,但齐梁诗贯穿结构的主线更多了构思立意的因素。

   谢朓的行旅诗和山水诗最重要的变化是将元嘉体简化成写景加抒情两层,一般是前半首写景,中间两句兼带情景作为过渡,转到后半首抒情,以情作为贯穿前后两部分的主线,从而形成其典型的十二句体。但除此之外,他也有不少变化,如名作《暂使下都夜发新林至京邑赠西府同僚》以大江秋河为主线连接京邑和荆州两地,实写眼前的金陵宫室,虚写忆念中的昭丘秋景,“徒念关山近,终知返路长”成为一篇纲领,照应两地景色,突出了诗人踌躇两端的矛盾心情。《和刘绘入琵琶峡望积布矶》以水势的奔腾变化为主线,串连对偶,写出惊涛骇浪逐渐转为明净开阔的过程。《和宋记室省中》开头“落日飞鸟远”一句,为王夫之激赏,因全诗情景都由这一句展开。

   何逊也有一部分山水行旅诗继承了典型的小谢体,不过他的感怀诗和离别诗结构变化更多。这类诗往往用长篇,以感情逻辑为主线贯穿太康体的复杂层次,曲折尽意,从容自如。如《送韦司马别》详细地叙述了从目送行帆到归馆后深夜不眠的全过程,按时间段大致可以分出五层,每层六句,以顶针转换,但是贯穿全诗的是连绵不绝的声情,结尾则用汉诗“弃置勿重陈,重陈长叹息”的套语,所以几乎分不出层次和断续处。又如《日夕望江山赠鱼司马》两大层次中的情、景、事又分成若干小层次,贯穿于其间的则是昼夜难抑的乡思。又如《与崔录事别兼叙携手》的结构是按照两人的先别后聚,以及聚后再离的复杂经过和原因,以确切地数叨时节的方式一层层写出,转折很多,但两人聚散无常的立意十分清晰。由于结构随构思的主线变化,同样的情景就能写出许多姿态。

   齐梁五言结构的新变虽与元嘉体迥异,但是仍然有相当一部分保持了古诗直言其情、不厌反复,层次较多、结构自由的特点,特别是破骈为散的努力,使不少齐梁诗学到了汉魏式的叙述句调,以及场景、比兴的表现方式,所以尚能存有古调。与此同时,也有不少诗歌虽用汉魏式的散叙句调,却失去了古诗的厚重和天然,格调转为清新浅易。

其原因首先是题材内容更趋向于日常生活、身边琐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五言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419.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