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嘉明:2001之后——全球体系新特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43 次 更新时间:2017-01-18 21:19:26

进入专题: 全球体系  

朱嘉明 (进入专栏)  
集中反映在1990年兴起的IT和互联网产业。所谓的“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就是要适应这种变化。不仅如此,诸如专利和版权代表的“知识产权”,“商业信誉”和“品牌”的“社会资本”价值迅速提高。特别是;与人类福祉有极大关系的生态体系的“自然资本”,因为其不可再生性的本质,将可能成为最昂贵的“资本”。如果从“资本”所有权划分,有“私人资本” (Private capital) 、“个人资本”(Individul capital)和“公共资本”(Public capital)。如今,因为更多的“私人资本”是“个人资本”的集合,例如“私募资本”。至于“公共资本”也在演变,“众筹”是近年来发展的一种新型“公共资本”方式。“公共资本”与“社会资本”和“自然资本”有着更多交集的倾向。资本进入到时间和空间修补能力最强的时代。

   (4)公司(Corporation)的全方位膨胀。[15]根据公司法:Corporation的力量来源于其具有“自然人”(Natural person)和“法人”(Legally a person)的双重地位。当公司无限扩大,科斯(Ronald H. Coase)的“产权理论”就失去了“私有制偏好”基础,“交易成本”的约束就会丧失。自1960年代至1970年代,Corporation 膨胀已经是世界经济的重要特征。伴随1990年代的全球化,Corporation和跨国公司(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MNC)的一体化,其力量如同宇宙大爆炸那样不可遏止。“福布斯排名”前500名的Corporation,挤压个体经济和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改变着自由市场经济秩序。麦当劳(McDonald's)就是一个恶性代表。人类除了面对传统的国家和国族,还要面对的是Corporation国。在这个世界上,人民没有办法通过选举和选票影响和改变Corporation的组织和运行,相反,任何人都有可能被Corporation拥有和操纵。Corporation 已经是一种具有统治地位的机构,几乎没有什么人,甚至那些被认为的公共领地,也难以摆脱公司的渗透和侵入。所以,美国2009年的“茶党运动”和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之间分歧显著,但是在抑制Corporation方面却基本一致。

   (5)政府和市场的“博弈”。如何看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是近现代经济生活中的永恒性课题。1990年代全球化以来,在政府和市场的“博弈”中,市场处于日益严重的劣势。这是因为:一方面,公司控制政府的能力不断增长;另一方面,政府甘愿演变为公司的代理人。即使在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政府的经济救助花费巨额资金帮助大银行和大企业“脱困”,而对中小企业方面的帮助微乎其微。因为政府的财政压力,政府企业化和企业政府化正在成势,由此改变市场的自组织的传统结构和机制。特别是,在新兴市场国家的强势政府和弱势市场背景下,实现了高速经济增长,加剧了市场在“博弈”中的困境。人们一度寄以希望的调和市场、企业和政府关系的新型“治理” (Governance)模式,并没有成功。

   (6)国际关系模式的演变。战后以来,一直在演变。在“冷战”时期, 经历了从单纯的以美苏为代表的“两个阵营”的对抗到“美苏中”三角关系的不同阶段。后“冷战”以来,因为中国的崛起,先是“中美国”,之后是日益清晰的中美对抗,以及相对模糊的“美中俄”新型三角关系。一个新型世界体系正在形成,世界国家之间的关系会随之调整。

   (7)人口。世界人口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1939年,是22亿;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1945年,是23亿。战后直至1970年代,由于导致人口增长放缓的因素(如战争和饥荒)的减少,世界人口增长速率明显加快。期间,1963年世界人口增长达到历史峰值。随后经济发展稳定,人们生育观改变,人口增长率逐渐下降。2000年,世界人口61亿。21世纪的第一年62亿,2016年达到75亿。也就是,21世纪以来,世界总人口增加了14亿,超过2016年中国总人口的13.8亿。如果,与1945年比较,人口增长近乎三倍,规模为53亿。即使依据保守的预测,2030年前,世界人口将达到85亿。毋庸置疑,人口总数的增长、人口年龄结构、人口区域分布和人口增长区域分布的演变,已经和继续深刻影响世界的整体面貌。其中,重大的后果:恶化已经存在的人口过剩,劳动力需求和供给的结构性和区域性失衡,不可抑制的世界性合法和非法移民冲击,各种类型的难民潮,与日俱增。

  

结语

  

   回到本文开始的1944年,还值得提及两位思想家,他们几乎是同时出版了对“自由主义经济”不同立场的著作。

   一是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1944年出版的《通向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16]哈耶克在本书的核心思想是:任何国家,如果实行中央计划的经济体制,需要一个小团体(统治阶级)决定资源和产品的分配和发放,由于排斥市场机制和自由价格机制,无从得知正确的资源需求情报,无法做出正确的决策来分配资源和产品,将导致计划者开始运用高压的强迫力量以维持计划的实行。社会大众却误解为国家权力不够而支持中央集权。经过如此的恶性循环,这个国家将会无可避免地转变为极权主义,所有个人的经济自由和人身自由都将化为乌有。这个过程就是“到奴役之路”。

   二是卡尔•波兰尼(Karl Polany)1944年出版的《大转型:我们时代的政治与经济起源》(The Great Transformation: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Origins of Our Time)。[17]波兰尼在此书中,通过一个从结构性视角看待资本主义的长程运动,描述了欧洲文明从前工业世界到工业化时代的大转变的制度基础,包括确保免于破坏性战争的权力平衡体系;象征世界经济组织的国际金值标准;创造空前财富的“自我调节市场”;以及自由主义国家。其中,“自我调节市场”在释放市场力量的同时,演变为一个不被控制或自我控制的系统,最终发生与组织和支撑社会生活的基本要求的冲突,而这种来自西方文明的内部冲突会导以战争为结局的灾难性后果。72年之后,这个世界已经没有经典标准的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但是,哈耶克和波兰尼的思想分歧和价值取向都没有过时。因为,波兰尼所洞察的“大转型”并没有完结,哈耶克所担忧的危险并没有消失。

   注释:

   *本文以2016年12月14日《国合中心》第25期中青年改革开放沙龙的发言记录为基础,做了必要的删节、补充和修订。

   [1] 尼克松任总统期间,三件事有历史性影响:中美建交,水门事件,以及1971年8月15日宣布美元和黄金的视窗关闭,布雷顿森林会议的体制事实上的完结。其中,第三件事情的影响到今天还继续存在。

   [2] 该会议全场是“环境与发展会议”(The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简称UNCED)。

   [3] 1959年7月,在莫斯科举行的美国国家展览会开幕式上,时任美国副总统尼克松和时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的赫鲁晓夫,在一座美式别墅的厨房展台中发生了著名“厨房辩论”,辩论的核心问题是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和共产主义经济制度的优劣。

   [4] 在原苏联版图上,出现了四个小的地缘政治板块:(1)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和莫尔达瓦构成的东欧板块;(2)立陶宛、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构成的波罗的海沿岸板块;(3)亚塞拜然、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构成的外高加索板块;(4)哈萨克、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构成的中亚板块。整个原苏联东欧地区,短短几年由9个国家裂变为28个国家。

   [5]该共识包括十个方面:(1)加强财政纪律,压缩财政赤字,降低通货膨胀率,稳定宏观经济形势;(2)把政府开支的重点转向经济效益高的领域和有利于改善收入分配的领域(如文教卫生和基础设施);(3)开展税制改革,降低边际税率,扩大税基;(4)实施利率市场化;(5)采用一种具有竞争力的汇率制度;(6)实施贸易自由化,开放市场;(7)放松对外资的限制;(8)对国有企业实施私有化;(9)放松政府的管制;(10)保护私人财产权。

   [6] Dani Rodrik, Globalization Paradox: Democracy and the Future of the World Economy, W. W. Norton & Company, 2011.

   [7] 2006年,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和莫里茨•苏拉里克(Moritz Schularick)创造的英语新词“Chimerica”,译为中美国,或者中美联合体、中美经济联合体、中美共同体、中华美利坚等,与希腊神话中会喷火的怪物喀迈拉(Chimera)的拼写相近。

   [8] 2004年,美国《时代》周刊高级编辑、美国投资顾问约书亚•库珀(Joshua Cooper Ramo)提出“北京共识”( the Beijing consensus)概念,内涵包括:艰苦努力、主动创新和大胆试验;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利益;循序渐进、积聚能量。中国的变化极为迅速,自改革开放以来,世界银行估计中国已经使3亿人摆脱了贫困。按当前的速度,中国每10年就使产出和收益增加1倍。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也是发展中国家追求经济增长和改善人民生活的榜样。

   [9] 八大趋势:(1)短故事:每个人都是故事的讲述者;(2)重新连接人,让人们成为你所做一切的中心;(3)混合的现实:超越AR、VR 和 MR;(4)自动驾驶汽车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4)无边界的家庭,“互联的家庭”(connected home)成为现实;(5)品牌内容升级,双向交流的消费者变得前所未有的多;(7)我,自我和AI,人工智慧呈指数级迅速发展,展现有感情的智慧,像人类一样理解和回应;(8)意外收获。

   [10] 最早使用“知识社会”概念者是彼得•德鲁克(Peter Druker)。

   [11] 1970年代以来高科技的发展产生了托夫勒称的“后工业经济”。继而奈斯比特在《大趋势》中又称之为“信息经济”。

   [12] 这段论述系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Peter Druker)于1993年5月提出。

   [13] as Logik der Forschung, 1934 (Mohr Siebeck, in German),1959 (in English).

   [14] “Paradigms”一词来自希腊文,原意是指语言学的词源,词根,后来引申为范式、规范、模式、模型、范例等含义。库恩是在引申意义上借用这个概念,表达科学史上某些重大的科学成就所形成的科学内在机制和社会条件,以及由这种机制和条件构成的思想和信念的基本框架,一种先于具体科学研究的思想和组织的背景。1974年,他写了《再论范式》一文,补充和澄清他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1980年代后,他很少使用“范式”这个概念,而用“词典”(lexicon)一词代之。

   [15] 之所以行文使用英文的Corporation,是因为中文所翻译的“公司”一词没有能够完整反映其全部法律和经济含义。

   [16] 1944年英国Routledge Press和芝加哥大学分别出版。

   [17] 1944 by Farrar & Rinehart。

   本文发表于《文化纵横》2017年第1期,原标题:《2001之后:全球体系新特征——兼论现存世界经济体系和地缘政治体系的转型》。

  

  

进入 朱嘉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全球体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864.html
文章来源: 文化纵横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