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剑龙:基督教与冰心“五四”时期的创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5 次 更新时间:2016-07-17 14:06:22

进入专题: 基督教   冰心  

杨剑龙  
成为拯救受难者的天使(《世界上有的是快乐……光明》),厨房里跑街的孩子竟能写出一篇如此意味深长的言语,成为恨世者转变的契机(《超人》)。一位不重要的军人竟为他人受尽磨难至死不移(《一个不重要的军人》,一个聪慧的诗人竟与众神之王交谈,渴望写出解脱世人烦恼的作品(《最后的使者》)。在冰心着意创造和渲染的爱的氛围中,作品中这些情节的不合理性为读者所接受,他们在接受作品中营构的温馨柔美的爱的情境时,自然而然地容忍了这些不合情理的情节设置。

   冰心在创作中常常细细地描绘一些神奇迷幻的具有基督教色彩的场景,这使她的作品具有浓郁的浪漫色彩。小说《超人》中,冰心刻意描摹何彬梦境中母亲出现的情景:“……星光中间,缓缓的走进一个白衣的妇女,右手撩着裙子,左手按着额前。走近了,清香随将过来;渐渐的俯下身来看着,静穆不动的看着,——目光里充满了爱。”这星光,这白衣,这清香,这情态,简直是一幅圣母图,这种神奇迷离的描绘使作品充满了浪漫色彩。小说《世界上有的是快乐……光明》里,冰心细致描画凌瑜幻境中的孩童身影:“看着他们缟白如雪的衣裳,温柔圣善的笑脸,金赤的夕阳,照在他们头上,如同天使顶上的圆光,朗跃晶明,不可逼视,这时凌瑜,几乎要合掌膜拜。”这似乎是美丽天使的写照,这种奇幻异彩的场景的描写使小说沁出神奇色彩。在冰心的笔下,无论是童养媳含笔步入极乐世界的最后的安息的描写(《最后的安息》),还是女演员剧后顾影自怜中嶙峋骷髅的幻现(《剧后》);无论是病笃者的一个奇异的梦的描绘(《一个奇异的梦》),还是怅惘者所见的宇宙之爱的图画的描画(《悟》),都使作品呈现出一种奇幻的浪漫色彩。

   显然,冰心创作风格的形成,与她受基督教文化影响具有勿容置疑的关系。

     四

   “五四”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思想开放的时期,西方的各种思想、学说被“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们各取所需地拿来用作改造社会反抗黑暗的思想武器,倘若说鲁迅是以进化论思想、郭沫若是以泛神论思想的话,那么冰心则以基督教的博爱思想作为她追求人生理想反抗社会压迫的精神力量,她以基督式的救赎精神和博爱的思想思索社会人生的诸问题,同情体恤不幸人们的苦痛遭遇。她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不丧掉生命的,不能得着生命。’以众生的痛苦为痛苦,所以释迦牟尼,耶稣基督,他们奋斗的生涯里,注定的是永远烦闷! ”〔8〕冰心就是以众生的痛苦为痛苦的态度努力给不幸的苦难人们送去爱抚与慰藉,她盼望能给这缺少诚和爱的社会多一些同情和关爱,因而她细心地描绘厌世者在母爱的启迪下又回到博爱之途,她深情地叙写烦闷者在母爱的慰藉下驱散满腹愁烦。对童养媳的非人生活和悲惨命运,冰心给予了深切的同情与怜悯,对下层士兵的善良品格和不幸人生,冰心寄寓了真诚的讴歌与关心。在基督教文化的影响下,冰心的创作呈现了深沉的人道主义精神。

   基督教认为在上帝的子民中,无论长幼贫富贵贱,人人都是平等的,传统的中国儒家文化则是以君臣父子男尊女卑的绝对不平等为道德准绳的前提。在基督教文化的影响下,冰心在创作中着意描绘渲染基督教式的平等的爱,使其创作具有一种独特的反封建的内涵。在冰心的笔下,不同国籍的孩子居然可以抛弃各自的国旗而寻找天真伟大的爱(《国旗》),年长的兵士与幼小的孩童竟然结成了十分亲密的友谊(《一个兵丁》),西国的女教员居然与中国的孤女子相依为命(《相片》)。在《超人》中,冰心推崇这样的博爱理想:“不错的,世界上母亲和母亲都是好朋友,世界上的儿子和儿子也都是好朋友,都是互相牵连,不是互相遗弃的。”这是基督教的和爱的理想世界的写照。在《最后的安息》里,冰心描绘这样的博爱境界:“她们两个的影儿,倒映在溪水里,虽然外面是贫,富,智,愚,差得天悬地隔,却从她们的天真里发出来的同情,和感恩的心,将她们的精神,连合在一处,造成了一个和爱神妙的世界。”这种超脱了贫富智愚和阶级地位的绝对平等的和爱神妙世界显然出自于基督教的神圣天地之中。

   有人在谈到基督教时认为:“宗教的生命在于祈祷,那一天祈祷停止,就算那一天宗教幻灭。……基督教的崇拜中心也在于祈祷……。”〔9〕祈祷在基督教生活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基督教的祷词常常从第一人称的角度,以十分虔诚充满激情和诗意的语言,或赞颂万能的上帝,或忏悔内心的罪恶,或企求基督的宽恕。受基督教文化的影响,冰心的创作汲取了祷词的艺术形式和叙述方法的营养。在冰心的诗歌创作中,就有两首以《晚祷》为题的诗作。冰心的散文也常以祷词式的书信体为艺术形式,构成一种坦露内心充满真情和诗意的叙述效果。在小说创作中,冰心的许多作品都以笔记体、书简体的形式,以主人公第一人称委婉动人的自叙,构成故事的情节结构,坦露人物内心的情感波澜(如《一个军官的笔记》、《疯人笔记》、《遗书》等)。冰心的不少小说中常插入具有祷词意味的书信或字条,或忏悔人物过去的人生态度,或坦露人物内心的郁闷苦痛,它们往往构成作品情节突转的契机(如《超人》、《悟》、《烦闷》等)。这显然不是出之于中国古典小说的传统,而是受益于基督教文化,这使冰心的作品更加自然坦诚、真切感人,从而激起读者的情感共鸣。

   受基督教文化的影响,冰心努力建构她的爱的哲学体系,因此她的创作大多着意于描写母子之间相濡以沫的爱、姊弟之间温馨柔美的爱、朋友之间的真挚情谊、孩童之间的纯真情感,因此她被人称为闺秀派作家,她的作品中充溢着一种超脱了情欲和世俗的圣洁的爱,这使她的创作与当时的社会与人生形成了一定程度的距离和隔膜,从而也影响了其作品反映社会的广度与深度。

   冰心怀着一颗爱心进行创作,她将基督教式的博爱视作拯救苦难人生、解决社会矛盾的灵丹妙药,在她笔下,无论人物落入多么悲苦的困境中,情感陷入多么重重的矛盾里,在爱的抚慰下,他们都能走出困境摆脱矛盾,一切不幸和苦痛都得到化解消融,这使她创作中描写讴歌的人类之爱呈现出浓重的空幻色彩,从而也影响了其作品的社会批判力量。

   作为救世主的耶稣,他的降生就是为了拯救世人脱离罪恶和苦难而得到永生,因而《圣经》中人们获得基督的拯救的情节构成了《圣经》主要的叙事结构。受《圣经》的影响,冰心的许多小说采取了《圣经》式的救赎模式结构故事,她常常让主人公在各种人生磨难和心灵苦痛中由神圣的爱而得到拯救或慰藉,过多地使用这种过于单调的叙事结构,使冰心的小说创作显示出结构过于程式化的特点,也影响了其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至此,或许我们可以说,没有基督教文化的影响也就没有冰心的爱的哲学,当然也就没有冰心许多充满爱的神圣和温馨柔美的佳作。

   注释:

   〔1〕《冰心全集?自序》。

   〔2〕〔3〕子冈:《冰心女士访问记》。

   〔4〕冰心:《我入了贝满中斋》。

   〔5〕冰心:《寄小读者?通讯十》。

   〔6〕冰心:《好梦》。

   〔7〕王统照:《论冰心的〈超人〉与〈疯人笔记〉》。

   〔8〕冰心:《青年的烦闷》,见《晨报》1921年6月29日。

   〔9〕朱维元:《基督教与文学》第151页,上海书店1992年1 月版。

  

  

    进入专题: 基督教   冰心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719.html
文章来源:《江海学刊》(南京)1995年06期第166-171页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