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承学 李光摩:八股四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4 次 更新时间:2016-06-26 22:56:29

进入专题: 八股文  

吴承学 (进入专栏)   李光摩  
自震川(归有光)出,始能窥子固之樊篱;而千子(艾南英)表彰震川之力,功更不小。然窃谓二公之论文,亦止论文之法耳。后来之说愈精,总不离文法。”(注:《晚邨吕子评语余编》卷首。四库禁毁丛书本。)对于这一流派,黄宗羲颇为不满,“千子于经术甚疏,其所谓经术,蒙存浅达,乃举子之经术,非学者之经术也。今日时文之士,主于先入,改头换面而为古文,竞为摹仿之学,而震川一派,遂为黄茅白苇矣。”(注:《南雷文定三集》卷一,《郑禹梅刻稿序》,四部备要本。)然而归有光这一统系的制艺,经过明长清初艾南英、钱谦益、吕留良以及方苞等人的不断彰显,逐渐成为明清八股文中的大宗。

   与江西派分庭抗礼的是以几社的陈子龙、夏允彝为代表的云间派。他们特重魏晋六朝,尤重对《文选》的学习,因此他们的八股文重文采,尚词藻,骈偶的成分较重。明初的制艺也有较重的辞赋颐向,朝廷和主司不懈努力,以期达到洗去铅华,独存质实的境界。然而八股文作为一种考试文体,有着自己的特性和趋向,那就是表现才华与取悦主司,走向华丽是它不可压抑的内在动力,而在明末,王纲解纽,主司乏力,文统在下,才学之士有着广阔的空间可以随意驰骋,八股文走向重文采一路也就可以理解了。对于江右与云间的矛盾,方苞说:“几社之文多务怪奇,矜藻思,用此为西江所诋排。”(注:《钦定四书文•启祯四书文》卷五,夏允彝《“微子去之”一章》文总评。)俞长城说:“几社名士首推陈卧子,卧子天才迅发,好上下古今,切合时务而敷以藻艳,……东乡(艾南英)主理学,卧子主议论,东乡主秦汉,卧子主晋魏,互持不相下,至于攘臂。要其独主所见,不肯雷同,诚艺林盛事也。”(注:梁章钜《制义丛话》之七引,第114页。)艾南英对明末兴起的六朝绮靡之风提出批评,“使人置六经、秦汉不道,而降为六朝之卑弱、纤俊、软靡、巧丽之文,向时韩、欧大家所掷弃不屑而力排之者,今反奉为蓍龟,又见之制举业,则文气之卑,乃自吾辈始之。”(注:艾南英《天佣子集》卷五,《再与周介生论文书》。)他的矛头直指云间派。不过,云间一派重骈文、重《文选》的传统影响很大,清代文选学、骈文的中兴与此不无关系,在制艺方面,尤侗等人可谓传人。

   金声和黄淳耀是这一时期与江西四子同样重要的作家,他们与江西四子中的陈际泰、章世纯并称金、陈、章、黄,方苞的《钦定四书文•启祯四书文》就是以这四人为标准选录的(注:参《钦定四书文•启祯四书文》卷九,黄淳耀《“强恕而行”二句》一文总评。)。黄淳耀人品文品相高,俞长城说:“有制义以来,他人可言者,未必可行,惟陶庵可行也。他人能言者,未必能行,惟陶庵能行。”又说他“发于至情,体于实践,故身名并烈”(《可仪堂一百二十名家制义•序》)。许多八股写作者仅是在口头上代圣贤立言,而黄淳耀则是以身殉道的。王夫之也盛赞黄淳耀:“忧愤填胸,一寓之经义,抒其忠悃。传之异代,论世者所必不能废也。”(注:《夕堂永日绪论外编》,见四部丛刊本《薑斋诗文集》。)把制义作为发愤抒情的文体,与赵南星等人的作品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晚明八股值得注意之处。

   清代以来绝大多数学者都把明代八股文发展分为四个阶段,并套用唐诗之初盛中晚的分期以命名(注:参考《明史•选举志》、方苞《钦定四书文•凡例》、梁章钜《制义丛话•例言》等。),这种命名已隐然包含着对不同时期八股文价值评价在内。如清代李光地说:“明代时文,洪、永、宣、景、天为初,成、弘为盛,正、嘉为中,庆、历为晚,天启以后不足录已。”(注:《榕村语录》卷二十九,中华书局1995年点校本,第527页。)特别对晚明的八股文持蔑视态度,不免有些偏颇。俞长城亦认为“文统在上则盛,文统在下则衰”,晚明确出现“文统在下”的现象,不过,如果不是从正统的价值观去评价的话,当时许多八股文确另有一种特殊的光芒,绝不是可以简单用“衰”字来概论的。

  

  

进入 吴承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八股文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409.html
文章来源:《文学评论》(京)2004年02期第27~36页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