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定宇:陈寅恪滞留香港前后的生活与风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48 次 更新时间:2016-06-06 20:52:00

进入专题: 陈寅恪   知识分子   西南联大  

吴定宇  
如死复生,感奋至极。”[46]立即草拟复电电稿,表示遵照朱家骅的安排,同时希望能汇出两万元,以解燃眉之困,并请给必经之路麻章海关、盘龙关及国内沿途关卡军警打招呼,特与予以保护。朱家骅接到回电后,立即吩咐有关人员照办无误,将所筹集的四万元,分批汇至陈氏指定的地址与指定的人那里。[47]

   为营救陈氏一家人,朱家骅与国民党港澳地下组织设计了一个天衣无缝的方案。陈氏也积极配合,他秘密做好离开香港的准备,如用衣鞋抵偿一部分必须偿还的债务等。在出发之前,他临危不乱,没有忘记给关照过他的港大同事与朋友陈君葆、马鑑等去信告别。陈君葆在日记中记下了告别信的主体部分:“……他日间要从广州湾归乡,过海后或到平山图书馆和中文学院作最后一眺望,并谓‘数年来托命之所,今生恐无重见之缘,李义山诗云,‘他生未卜此生休,言之悽哽。’我当时读到此不忍再读下去。”[48]

   5月4日晚,陈氏带领全家悄悄离开住处,到码头一家小旅店,度过既兴奋又惶恐的一夜。次日和逃难的群众一道,排队通过关卡,登上开往广州湾(湛江港)的海轮。由于他们夫妇都患有心脏病,不能背负重物,便把行李分配给了三个女儿,就连年仅五岁的美延,也“负责携带一捆雨伞及手杖,并背着一个小背袋,里面装着几件常穿的衣物和本人及家长的姓名,以防我丢失后,好心人能帮我找到父母。”[49]但是他还是冒着危险,把这两年在香港写成的“唐代政治史”及“晋书补正”等在港大讲课的底稿带在身边,不让它们流失在海外。当轮船离开香港口岸航行在海面时,陈氏才松了一口气。逃离虎口,他抛掉了几个月来,一直像巨石一样压在他心上的那块沉重阴影,不禁兴奋地吟出“万国兵戈一叶舟,故邱归死不夷猶”和“此日中原真一发,当时遗恨已千秋”的诗句[50]。

   中午,船行至澳门,在码头暂时停靠。陈氏带着二女小彭上岸,在早先约定的地方与地下工作者周尚见面。周尚把一个装着他所需的路费和生活费的藤箱交给了他,同时也给他介绍了一些情况。陈氏这才知道,国民党在港澳的地下工作者,为营救他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自四月份以来,朱家骅连续发来五次密电要转给他,但因国民党在香港的地下情报机构,被日本宪兵队破获,五个送信的地下工作者,都被日本宪兵抓捕。他们在日本宪兵队的魔窟里,遭受严刑拷打,但都咬紧牙关,没有供出营救的机密,否则他一家就很难从香港脱险。陈氏知道这些事后很感动,抵达桂林的第二天,就在给朱家骅、叶企孙、傅斯年等人的信中,专门提及此事,“到澳门唔周尚君,始知已先后派人五次送信,均未收到,闻送信之人,有一次被敌以火油烧杀一次,凡接信者皆被日宪兵逮问,此亦幸而未受害也”[51]。

   陈氏带着小彭回到船舱坐定不久,汽笛几声鸣叫,轮船驶离澳门码头,当天傍晚时分,到达广州湾(即现在的湛江港)。由于等待国内四方亲友为营救他们所筹集的款项汇来,直到收得中央研究院院和杭立武先生各寄的五千元路费,方于5月26日由湛江出发,经玉林等地,在6月18日,经历了种种磨难,终于赶到了桂林。在到桂林所发出的第一封信中,就向朱家骅、傅斯年等帮助过他的亲友表示谢意:“此皆骝公(朱家骅——著者注)及诸兄亲友之厚赐,感激之忱,非纸墨可宣也。”[52]陈寅恪心里明白,在搭救他们一家逃离香港这件事情上,朱家骅起到了主要作用,傅斯年等亲友也给予了他们莫大的帮助。更为可贵的是,陈氏到安全之地后,还惦记着尚未脱险的同胞,如蔡元培夫人、庄泽宣等人。

   逃离香港归来的陈垣之子陈乐素后来对浙江大学新任校长竺可桢说:“香港沦陷后,伪组织邀渠与陈焕镛、陈寅恪、袁守和诸人赴广州中山大学。陈焕镛以植物标本故受聘,余人均未往。陈带妻及子女五人来内地,共用二万七千元。校中为各方设法得万元作资助,均晓峰(即张其昀——著者注)为之设法者。”[53]这话可作陈氏一家脱险的佐证。

   陈寅恪九死一生脱险归来,国内友人无不欣喜异常,老友吴宓赋诗一首,表达自己的心情,对陈寅恪坚守民族气节大加肯定与赞扬,诗中有句云:“喜闻辛苦贼中回,天为神州惜此才。心事早从诗句解,德名不与世同灰。”[54]疾风知劲草,国难识忠诚。陈寅恪在香港用自己的行动,谱写了一曲感人肺腑的现代文化人之正气歌。

  

   ——————————————————————————————————————————————

   [1]程美宝:《陈寅恪与牛津大学》,《历史研究》2000年第3期。

   [2][9][10][12]参见《陈寅恪集·书信集》,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55、222、67、70页。

   [3]《胡适全集》第24卷,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398页。

   [4]转引自蒋天枢:《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增订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第118~119页。

   [5]《吴宓日记(1940年2月25日》(七),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134页。

   [6][7]《胡适来往书信选》(中),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475、476页。

   [8][25][35][39][50]《陈寅恪集·诗集》,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30、184、172、31、32页。

   [11][13][31][34]陈流求、陈小从、陈美延:《也同欢乐也同愁——忆父亲陈寅恪母亲唐筼》,三聯书店2001年版,第161、158、162、164页。

   [14][15][16][17][18][20]《陈寅恪集·书信集》,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82、71、83、72、79页。

   [19]韩愈:《师说》,《古文观止新注》殷义祥注,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416页。

   [21]壶公:《陈寅恪先生之死》(下),台北《中央日报副刊》1970年1月27日。

   [22]谭凯光:《史学权威陈寅恪》,香港《大风》半月刊1941年第97期。

   [23]参见蒋天枢:《师门往事杂录》,《纪念陈寅恪先生诞辰百年学术论文集》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12页。

   [24]《陈寅恪集·金明馆丛稿二编》,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360页。

   [26][27][28][29][36][37]《陈君葆日记全集(1941年8月16日、19日,11月22日、1942年4月1日、22日)》卷二谢荣滚主编,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2004年版,第23~24、38、67、70页。

   [30]参见李伟:《孔二小姐外传》,吉林文史出版社1990年版;无影山候新书:《孔二小姐》,红旗出版社,1996年版;王丰:《孔二小姐》,团结出版社2008年版;岳南:《陈寅恪与傅斯年》,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等书中有关“飞机门”、“狼狗门”的资料。

   [32][33][49]陈美延:《童年回忆点滴——纪念父亲诞辰一百周年》,《纪念陈寅恪先生百年诞辰学术论文集》王永兴编,江西教育出版社1994年版,第80、81页。

   [38]《陈寅恪集·讲义及杂稿》,三联书店2002年版,第445页。

   [40]《孟子今译》刘方元译注,江西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14页。

   [41]季羡林:《陈寅恪先生的爱国主义》,《<柳如是别传>与国学研究》中山大学历史系编,浙江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6页。

   [42]章玉政:《狂人刘文典》,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59页。

   [43][44][45][47]转引自夏蓉:《香港沦陷后朱家骅组织救助陈寅恪的经过》,《中山大学学报》2006年第1期。

   [46][51][52]《陈寅恪集·书信集》,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85页。

   [48]《陈君葆日记全集》卷二谢荣滚主编,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2004年版,第74页。

   [53]《竺可桢全集.日记》(八),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6版,第500页。

   [54]《吴宓诗集》,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第375页。

  

  

    进入专题: 陈寅恪   知识分子   西南联大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046.html
文章来源:《守望:陈寅恪往事》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