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国勋等:走出韦伯神话(三)的相关文章

苏国勋等:走出韦伯神话(三)

三、“资本主义精神”问题 高超群:儒学与中国企业制度的两种范式 我想主要谈谈韦伯对于中国经济史研究的影响,以及我的一些思考。听了各位老师的发言,非常受启发,大家的讨论都比较理论化。可能跟自己的学科有关,我想尽可能地从一些具体的、实证的角度出发。走出韦伯神话,我想我们不能以进入一个新神话的方式来走出一个老神话。如果真的   更多...

走出了民主神话 陷入法治迷信——评潘维先生三文

北京大学的燕园评论专栏刊登了潘维先生上述的三篇文章,鉴于北大是中国学术界的重镇之一,其影响深远,有必要对潘维先生对「法治」过于迷信的说法作出批判。在一文中,潘维先生认为,中国目前的三大问题是:(1)吏治不清;(2)行政权责不明;(3)司法和执法涣散。他认为:「民主化并不能解决吏治、行政(执法)和司法三大问题,反而有可能   更多...

康有为的神话

虽然这只是一本历史报告文学,并不是什么严格的史学著作,但它的出现起码在某种程度上打碎了已跨越百年的康有为神话。虽然我们并不会因此而否定伟大的戊戌变法和他的代表人物之一康有为,但是历史无疑揭开了一层新的面纱,一百多年来笼罩在康有为身上的神圣光环破灭了。从《温故戊戌年》开始,我们将重新认识康有为,重新走向19世纪末那个内   更多...

孙传钊:新神话与新古典——洪堡神话

几乎全世界所有的教育史的著述,都要提到“洪堡是近代德国大学改革之父”,是他开创了新型的研究班教育方式,强调国家不要干预教育,提倡不是为了面包的、追求整体性的知识、完善个人的人格的大学教育,等等——所谓“洪堡大学教育理念”。2001年德国学者派莱兹恰克(Sylvia Paletschek)通过文献考证,提出骇人听闻的观点   更多...

苏童:神话是飞翔的现实

“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对我征服最大的是,这个民间流传的神话传说,有一个非常严肃、巨大的人生命题,甚至可以说是哲学命题。21世纪的作家都在探讨人的境遇、命运问题,其实所有这些发现都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发现,我们的祖先在两千多年前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其实是两千多年前的人们在探索人和墙的冲突。这背后最大   更多...

崔卫平:海子神话

在当今诗坛上,海子作为一个巨大的神话的存在,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有人将这称之为 现代造神运动 ,然而实际上, 神 是无法被造出来的,它总是基于人们共同分享的某种悟性。如果一种东西被看做 神话 ,除了其中所带有的神秘、神圣的色彩,必然是由于它提供了某些 原型 ,这些 原型 成了不同地点、不同文化层次的人们所享有的共同   更多...

廖振旅:“九一三”使神话破灭

廖振旅,退休干部。“九一三”事件发生时35岁,是中共湖南省资兴县委办公室干部,因文革中参加造反派而受到审查、批斗,正被安排在资兴县杨洞水库工程指挥部做临时工作。震惊 文革期间,我在湖南资兴县杨洞水库工程指挥部做过三年半临时工作,给全县成千上万修水库的农民和工程专业队编佣工地战报》。1971年冬的某一天,我将一期战报稿编   更多...

张曙光:“走出上帝”与“走出家长”

内容提要:价值与评价作为人的生命和精神取向,源于人类的生死、身心和群己的关系,并现实地表现为自我与他者、中心与边缘的关系结构。因而,价值与评价决非单纯的价值论范畴,而是属于哲学存在论的有与无、实与虚的根本性论题。历史上,西方与中国的思想文化对此问题的解答,既相通而又有显著的差异。近代以来,随着现代性价值居于主导地位,西   更多...

苏国勋:完整的马克斯·韦伯

作为社会学古典理论三大奠基人之一的韦伯,其名声为中文读者所知晓远比马克思和涂尔干要晚。内地学术界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引介韦伯思想固然和当时社会学刚刚复出这一契机有关,除此之外还有其重要的现实社会背景和深刻的学术原因。众所周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是大陆社会改革开放方兴未艾的年代,经济改革由农村向城市逐步深人,社会   更多...

苏国勋:韦伯与中国文化

身后名声鹊起 一个人的声望生前可能名噪一时,但死后就开始被人遗忘,甚至成为过眼烟云转瞬即逝,这样的例证现实中历史上屡见不鲜。然而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1864—1920)在社会科学史上的影响却始于身后。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前后,围绕着他诞辰100周年,国际学术界多次举办各种形式的纪念会就其社会科学方法论以及“   更多...

摩罗:知识分子:若隐若现的神话

我在《王晓明论》中写下了这样一句话:“与孔子所设定的理想人格君子相对应,王晓明也有他的人格理想,这就是知识分子。成为知识分子,不仅是他的自我期待,也是他对文化人群体的普泛要求。”这句话所描述的不仅是王晓明,也不仅仅是笔者我,这里所说的,实际上是中国几代文化人的追求与幻想。早在本世纪初,青年鲁迅就在留日学生杂志上大声疾呼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