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景贤:钱穆先生教我怎样读书 的相关文章

戴景贤:钱穆先生教我怎样读书

今夏钱师宾四九六大寿之翌日,同门诸友相约往杭州南路宾四师新居共聚,表贺寿之忱。余抵钱府之时,诸友已先至,满坐一堂,而宾四师居中,如往日。未久,宾四师微露倦容,师母即请稍作休憩,谈话遂止。约隔时许,宾四师乃重起会客,一时容光焕发,师母从旁笑言:“此于师乃如一新日。”众人遂环侍聆师言,而师亦畅谈竟夕。此之一夕,乃余生平与   更多...

齐邦媛:红叶阶前——忆钱穆先生

钱穆先生在台湾居住二十三年(1967~1990。)他由香港「回国」时已七十四岁,住在台北外双溪东吴大学后面一块小土泼上,他居住的小楼名为「素书楼」,纪念家乡与母亲。他以为从此可以安居终老,在房子四周种花植树。沿着进门的二十多级石阶,种了两排槭树。我第一次俯身去捡拾阶旁红叶,是去素书楼拜望他的第十四个秋天了。以前怎么没有   更多...

余英时:我所认识的钱锺书先生

钱默存先生逝世的消息传来,虽不感意外,却不免为之怆神。我没有资格写正式的追悼文字,因为我们之间并没有私交。但是二十年前,我以偶然的因缘,两度接席,畅聆先生语妙天下,至今不忘。先生昔年挽陈石遗有“重因风雅惜,匪特痛吾私”之句。我写此短文只能表达第一句之意。 1978年10月下旬美国科学院派了一个“汉代研究考察团”到中   更多...

章培恒:我跟随蒋先生读书

1952年夏秋间,全国高等学校开展了院系调整工作。其结果,不但许多有名、无名的道等院校就此消失,继续存在下去的,其所设学科也大为减少。与此相应,教师和学生——尤其是教师——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大调动。学生的调动是有明确规律的,甲校的某系并入乙校的相应系后,其学生就全都转过去;但教师的调动却呈五花八门之势,即使其所在的校系   更多...

金岳霖先生

金岳霖先生是一个纯粹的人,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他本是湖南人。自从出了曾文正公之后,湖南人的雄心壮志就空前的膨胀了起来。比如他读书时就跟着师兄们齐声高唱:“中国若是古希拉,湖南定是斯巴答;中国若是德意志,湖南定是普鲁士;若谓中国即将亡,除非湖南人尽死。”可是到最后他只知道埋头念形式逻辑,一点没有湖南人“舍我其谁”的霸气和   更多...

杨绛:吴宓先生与钱锺书

钱锺书在<<论交友>>一文中曾说过:他在大学时代,五位最敬爱的老师都是以哲人、导师而更做朋友的。吴宓先生就是其中一位。我常想,假如他有缘选修陈寅恪先生的课,他的哲人、导师而兼做朋友的老师准会增添一人。我考入清华研究生院在清华当研究生的时候,钱锺书已离开清华。我们经常通信。锺书偶有问题要向吴宓先生请教,因我选修吴先生的课   更多...

张晓唯:钱穆的生存之道

史学名家钱穆(字宾四)靠刻苦自修,由寒微的乡村教师而讲学北大、清华等校,望重士林,历久弥坚。然其思想和学脉起初均不入学界“上层”主流,始终处于边际状态,却能顽强自持,以至卓然成家,终为世人所认可。他生长于贫苦环境,早年家中累遭变故,胃疾几乎伴其一生,且多次“历险”,凶危屡现;又遭逢变动不居的乱世,流徙动荡,长年索居,   更多...

朱学勤:“凌伊”先生

1976年10月“怀仁堂事变”发生,我在陇海线一个山沟里当工人,每日里,只见军车东下,直奔上海而去;文件西来,声讨“上海帮”密谋暴动,一定要彻底解决。此前盼文革垮台,已有数年A。但听那些文件传达,改不了的文革腔,以文革否定文革,看不到多大希望。后来听第二批文件传达——“反革命暴乱”如何被“粉碎”,倒觉那批留守上海的地方   更多...

旷新年:答秦晖先生

“新千年初夏中国知识界发生的《读书》风波,将来在思想史上会留下浓重的一笔。”好象凭借“千禧年”这种神话就可以不朽似的,秦晖先生趁着“新千年”的神圣光辉写下了“盖棺论定”的雄文??《当代思想史上的“<读书>奖事件”》,??为了在将来的思想史上留下一笔。 我的文字有幸被秦晖先生嵌入了他不朽的文献之中,秦晖先生的雄文所发出的   更多...

林康:余英时先生其人其事

余英时,作为中国历史研究专家,在国外特别是美国负有盛名,近年在中国某些文化人中间也颇有名声,这名声主要来自他评介陈寅恪和批评郭沫若,尤其是批评郭沫若(指出郭沫若曾 抄袭 钱穆及其他)使某些中国文人有顿受 启蒙 因而豁然醒悟之感,并作为 创见 代为传播。余英时先生究竟是何等样学者专家?笔者有幸读到香港出版的《镜报》月刊一   更多...

蒋泥:追怀李慎之先生

慎之先生逝世两周年,国内发不出来的旧文一篇。 愚公家的门前有大山,阻塞交通,不便与外联系,他动了念头,要发动子子孙孙,来把挡路的山搬掉,于是就有了名垂千古的 “ 愚公移山 ” 。 但我们称赞这人的傻子精神,无非是知道,这个“榜样”不能模仿,不可学习。万一能仿可学了,谁还歌之颂之,让它千秋万岁呢? 因此,所谓“愚公”精神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