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歌仙的相关文章

王小波:歌仙

有一个地方,那里的天总是蓝澄澄,和暖的太阳总是在上面微笑着看着下面。 有一条江,江水永远是那么蓝,那么清澄,透明得好像清晨的空气。江岸的山就像路边的挺拔的白杨树,不高,但是秀丽,上面没有高大的森林,但永远是郁郁葱葱;山并不是绵延一串,而是一座座、独立的、陡峭的,立在那里,用幽暗的阴影俯视着江水,好像是和这条江结下了不   更多...

蔡禹僧:诗人王小波

写下这个题目时我没有读过王小波的一行诗(尽管他是写过诗的),他是不以写诗而名的诗人,我的意思是——他的文学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中的诗篇。在中国现代文学中,显示出天分的作家也并不是特别罕见,但由于许多人缺乏主见,消耗掉最初的热情后就逐渐地平庸起来。青年时代我们大概都有过广泛阅读中外小说诗歌的经历,但我逐渐地感到阅读当代中国作   更多...

陈奎德: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以“陈寅恪热”为契机,在中国学术界与思想界,自由主义浮出水面,并很快成为主导性倾向。这一精神氛围,并不局限于学院高墙之内,而是泛化到了整个知识界。在部分作家和文化人的自然流露的精神状态里,也能感受到其潜移默化的踪迹。自那时至今,自由主义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精神。“王小波现象”就是这种   更多...

李银河:王小波的意义

按照中国当代文学的评价体系,王小波的确没地方放,无法置评。像这个地球上各个角落的自由写作者一样,王小波的目标非常质朴,那就是创造出一点点美,一点点无中生有的美。他的文学既没有政治功能,也没有商业目的,甚至没有一般的娱乐功能,是纯到不能再纯的纯文学。   更多...

汪丁丁:纪念王小波

这篇文章最初是王小波辞世时写的,1997年,当时他的好友们,多为社会学家,与我交往甚密,故而,我听过他们介绍王小波的故事,也由此萌发了在北京西山大觉寺召开一次王小波研讨会的设想。也是那次会议——我的老友王毅主持,让我有机会结识了李银河和徐晓。有一位读者似乎不知道我介绍过“三种叙事方式”,那就请再读一下这篇文章吧。科学只   更多...

王小平:祭王小波

熟悉王小波的朋友大概都知道他还有个兄弟,叫做王小平。自从1997年4月11号凌晨,王小平的兄弟王小波在北京一个普通的单元房里,在一个人的孤独和痛苦中,临死前用十个手指头抠着墙壁,在上面留下了斑斑血迹,接着像野兽一般嚎叫几声以后心脏停止跳动,到今天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四个年头了。 十四年,不长也不短,正好够当年当日出生的七千   更多...

许倬云:忆王小波

王小波在匹兹堡大学的时间不长,我们之间的交往也大致只是在我研究室中每周一次在工作后的谈话。但是,这一段交往在我数十年教学生涯中,确是相当特殊的记忆。小波的妻子李银河在匹大读博士学位。她的导师是杨庆先生,我则在历史学系执教,还有一个社会学系合聘的职务,于是,我也列名在银河的学位导师小组之中。那时候,中国大陆留美学生为数   更多...

王小平:我的兄弟王小波

编者按:2012年4月11日是王小波去世15周年,王小波的哥哥王小平回忆录即将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出版社授权南方周末独家选发片断,以飨读者,并纪念王小波。成方街在我芜杂的童年回忆里,成方街是个频繁出现的地名。那儿有个旧北京的四合院,前后两进,当年属于何人已不可考,但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已是教育部的财产,住进了许多人家,   更多...

崔卫平:海子、王小波与现代性

将海子与王小波联系起来,起码有这样一些表面上的原因:第一、同样是对于写作拥有巨大热情、以命抵命的那种,在某种程度上说他们为了写作而献出生命也是可以的,但是两个人在生前都只是出版了有限的作品,海子是1988年的长诗《土地》,王小波则是1994年的《黄金时代》,可以说他们在生前都没有享受过作为一个诗人或者小说家的尊贵名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