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旦:我与你的相关文章

黄旦:我与你

地铁车厢里,两个素不相识的人挤在了一起,顷刻间视线对撞彼此相望,可他们之间又毫不相干。尽管下了车就各奔东西,但发生的毕竟是发生过,无论是记得还是遗忘。这种常人眼里的尴尬,在马钉布伯看来,正具有人的生存状况的本体论意味——彼此相关(见马钉布伯:《对人的问题的展望》,载熊伟主编:《存在主义哲学资料选辑》(上卷),商务印书   更多...

梁立俊:我和复旦不亲

4月26日去上海。飞机旁晚6点多钟在虹桥机场降落。飞机下降过程中,正是落日时分,红红的太阳坠入云海,远处的楼宇稀稀疏疏,似乎不是在繁华的上海,而是在寥落的乡村。坐在的士上,车子堵在路上,突然,又看见月亮圆圆地在高楼之间升起,淡淡的昏黄,像是民国时候,张爱玲笔下的那轮圆月,签着水印,而新上海早已没有彼时的风韵了。我住在复   更多...

黄穗生:梁漱溟:虽问政仍是书生——读《我与中国民主同盟》

书名中的“我”是梁漱溟先生。他生前不曾有专书记述自己这最重要的政治行动。拿起这本书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怎么会出来这么一本书?看目录,知道是他一个时期、一个方面的文字辑录,的确记载了他与民盟相关的历史。梁漱溟投身现实政治,始于抗日战争之初,止于抗日胜利后内战之初。这个起迄的时间,值得注意。是什么立尝思想主导下,他参与创成民   更多...

李赋宁:我与北大人

编者按:北大著名教授李赋宁于5月10日在北京病逝。李赋宁先生是英语教学界的权威。他的《英语史》堪称中国英语研究的典范之作。他还曾任北大英语系系主任,为北大英语系的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李赋宁先生曾经写过《我与北大人》一文,回顾了他与北大的情缘。为了纪念李赋宁先生,我们特刊出此文,以飨读者。 ——北大人的敬业精神是北   更多...

张炜:世界与你的角落

写作工具 写作要有工具,比如很早以前的作家,要写作是很费力气的。那是因为工具不行。当时要刻在竹简上,写在动物毛皮上,用锥子或刀来刻记自己的思想。后来才发明了各种各样的工具,钢笔、圆珠笔,直到电脑。 现在作家的写作工具主要就是电脑。我现在用钢笔和稿纸,而且有点挑剔。我觉得自己在用心写一个东西时,就开始挑选稿纸。这也是个安   更多...

余虹:我与中国

近日浙江工商大学举办了一次题为“中国问题与理论原创”的学术研讨会,该会的议题意味深长,它以简洁明了的方式点明了中国学术思想界的焦虑与理想。近年来关注中国问题的学者越来越多,理论原创的冲动也越来越强。但何为“中国问题”?何为“理论原创”?这两者的关系如何?却是一些看似明白实则晦暗的问题。在此次会议上,我谈到三点看法,以就   更多...

傅国涌:“这与你无涉”

1932年12月,上海老牌的《申报》老板史量才(见图)起用 28岁的黎烈文改革 “自由谈”副刊。在一年多时间内,鲁迅一个人就在“自由谈”发表143篇含沙射影的杂文,结集的有《伪自由书》、《准风月谈》、《花边文学》等。此外,茅 盾、巴金、老舍、郁达夫、陶行知等人也在上面发表了大量评论、杂文,“自由谈”成为“一种站在时代   更多...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编者按: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今天在台湾“总统府”大礼堂主持中华民国100年开国纪念典礼暨元旦团拜,并以「壮大台湾振兴中华」为题发表元旦祝词。全文如下:今天是中华民国一百年元旦,这是一个值得庆祝和感恩的时刻。一百年前,中国饱受列强欺凌,几乎亡国,国父领导革命,推翻满清,建立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向人民许下富强的   更多...

熊景明:我与服务中心二十年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中国研究中心,只有一个中国研究服务中心”财新《中国改革》 特约作者 熊景明 口述 记者 刘芳 采访整理 从事当代中国问题研究的海内外学者,大概少有人不知道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以下简称“中心”)。中心被学者称为中国研究的“麦加”。2004年,在庆祝中心成立40周年的学术研讨会上,中心国际顾问   更多...

曹思源:我与破产法缘从何来

── 生于裁缝之家,一日不工则一日不食── 大锅饭企业,敢于大面积停产── 没有破产法,限期扭亏变成无限期扭亏── 研究生问答会── 第一篇破产论文谈的是善后办法缘者,源也。回味我与破产法的缘份从何而来,也得“饮水思源”。1968年6月,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老家江西景德镇市黎明制药厂,搞了几个月中心工作之后,来到一车间缩   更多...

秦玉兰:穆旦:沉潜与勃发

1977年2月26日(农历正月初九日)凌晨3时,“一个中国新诗人”陨落。1987年,曾以《一个中国新诗人》大力推介穆旦诗歌的王佐良先生,用《穆旦:由来与归宿——诗人查良铮逝世十周年祭》再次浓重地抒写一笔,此后在九十年代又写出《谈穆旦的诗》,此文为《穆旦诗全集》序言,据编者李方先生说,这篇序言是王佐良一生著述的“绝笔”。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