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玄:你饶了我吧的相关文章

吴玄:你饶了我吧

老婆说:“你下午干吗?”我说:“不干吗。”老婆说:“那你陪我去温州吧。”我说:“干吗?”老婆说:“我们达董要聘一位特级教师当校长,晚上到温州请他,达董让我陪同。”我说:“什么达董,不就是达克宁嘛,你去吧。” 一想起达克宁三个字,我就笑了。本来,达克宁也是蛮好的一个名字,但是,后来有一种治皮癣的药,也叫“达克宁”,而且好   更多...

吴玄:同居

一事先,何开来已经知道,他回北京要和一个叫柳岸的女人同居一屋了。何开来多少也是有点兴奋的,和女人同居一屋,这种生活是相当时髦的,至少在北大周围一带,相当普遍,甚至被称为“新同居时代”,好像同居再随便加个新字,就是这个时代的特征,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只要找个异性同居一下,你就可以代表时代了。代表时代其实就这么简单,那么,   更多...

吴玄:像我一样没用

一胡未雨发现她的丈夫丁小可原来只是个废物,看上去很随意,其实是厚积薄发,偶然得之。那天,胡未雨五岁的女儿丁丁,捧着一本什么儿童读物,丁丁在书上遇到了“废物”这个词,她不明白,问,妈妈,妈妈,废物是什么意思?胡未雨说,废物,就是没用的东西。丁丁说,那什么东西是没用的?胡未雨说,没用的东西多啦。比如垃圾,没用吧;作撒的尿,   更多...

徐则臣:一只古典猫的现代玩法——读吴玄小说集《谁的身体》

小说是有气味的,什么样的人喜欢什么样的小说,这包括读者,也包括作者。我喜欢吴玄的小说,基本上是逮到了就读,大概也是因为气味相投。什么气味我一直说不清楚,直到有一回我给一家杂志写创作谈,硬着头皮找出了我的小说追求时,才明白吴玄小说的气味正是我所愿意走上的那条路子:形式上回归古典,意蕴上趋于现代。我以为吴玄的小说可以用这句   更多...

赵晓光:“高饶事件”的一个重要原因

“高饶事件”距今已是半个世纪了,当我们重新审视这段历史的时候,当年认为“高饶事件”的出现“是我国阶级斗争形势复杂化和深刻化的反映”,高岗、饶漱石是“资产阶级在我们党内的代理人”的观点,显然已经不能充分揭示事件发生的复杂原因了。 “高饶事件”的发生不仅有个人责任,有体制性因素,同时也与当时党内对过渡时期总路线的认识分歧不   更多...

林蕴晖:无中生有的“高饶联盟”

1955年3月31日,中共党的全国代表会议通过的《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决议》称:“高岗的反党活动已经有相当长久的历史。”“饶漱石是高岗反党阴谋活动的主要同盟者”。《决议》列举的主要事实是:“现在已经完全查明:饶漱石在1943年至1953年的10年间曾多次为了夺取权力而在党内使用可耻的欺骗手段。他在华东工作期间,在   更多...

谭作人:请你们饶了这条河!——十问柏条河的开发商

柏条河究竟惹了谁了,你们如此放它不过?你们一次又一次英勇顽强地坚持内部运作,要拖省领导和省政府下水,为你们开发柏条河背书,你们太自私了!你们的操作方式太陈旧太灰色太不光明正大了!这里,我说的“你们”不是别人,正是都江堰管理局和下属的“有权”开发柏条河的岷江水电开发公司,以及具有港资背景的四川鸿能水务实业公司(下称二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