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远和:论劝诱改宗的宪法界限的相关文章

张远和:论劝诱改宗的宪法界限

摘要:  劝诱改宗是宗教传播的基本手段,中国目前处于转型期,各种宗教蓬勃发展,外来宗教和新兴宗教迅速扩张,政府往往基于某种理由对其进行限制,而这些限制可能侵犯宗教自由。美国、欧盟和印度法治经验的比较研究表明,劝诱改宗是公民的宪法权利,政府对其限制必须满足重要的政府利益,并且限制措施必须与所实现的政府利益成比   更多...

韩大元:论安乐死立法的宪法界限

摘要: 现代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为人类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造成生命与伦理价值的冲突,如何坚守生命的尊严成为学术界共回思考的重大课题。本文认为,安乐死的出现是新的宪法问题,需要从宪法视角进行分析,并确定其严格的宪法界限。 关键词: 安乐死 尊严 科学技术 自由2010年2月,荷兰有一个名叫“超出自由欲望”的组织提出:所   更多...

吴励生:至知无知 天道无极——张远山《庄子奥义》解读

读过有关《庄子奥义》的不少评论,较满意者是丁国强先生的《精神氧吧里的自由呼吸》[1]。起码丁先生对庄学本身有相当的兴趣,对解庄者(如王夫之、胡适、冯友兰、任继愈和张恒寿等)有一定的了解,评论起来方能说到点子上。当然历代解庄者太多,即便现当代更著名的就有章太炎、刘文典、闻一多和陈鼓应等,当然不是说一定非得有比较才能下笔,   更多...

张远煌:我国死刑适用标准的缺陷及其弥补方法

「内容提要」“罪行极其严重”作为我国现行刑法规定的死刑适用总标准,由于其自身承载着重刑主义的价值取向,在死刑适用的限制上存在着功能性缺陷:立法上难以限制死刑适用的罪种范围,司法上具有重客观危害性、轻人身危险性的裁判导向。这种缺陷的存在并非由于立法技术的原因而形成,而是立法对“严打”政策难以选择的服从。要弥补这一缺陷,司   更多...

余世存:大年生存史观中的个人——读张远山《庄子传》

若干年后看,张远山先生的《庄子传》可能是当代汉语写作中的一件大事。但在今天,这部著作是以报摊图书的样式出现,而市场江湖的存在又非时髦、流行,因为它印着“纪念庄子逝世2300周年”的庄严广告。这几乎是庄子“材与不材”的散木象征,又是鲁迅的横战意象。历史上有很多人格、精神、产品……被掩没的现象。陶渊明在其当时人眼里,只是二   更多...

张远山:废铜烂铁如是说——读刘小枫《尼采的微言大义》

我的学说遭遇着危险。他们改换了我的学说之头面。 ——尼采〔1〕 缘起:谁的微言,不可大意 刘小枫先生长达三万字的《尼采的微言大义》(《书屋》二○○○年第十期),是一篇令人震惊的奇文,其精妙佻荡既令人拍案叫绝,其晦涩艰深又令人大惑不解。我一向偏爱佻荡艰深之文,所以虽然读完一遍没全看懂,还是立刻打电话、发电子邮件向朋友广   更多...

刘泽刚:宪法生命权的界限

摘要: 新兴宪法生命权并无坚实的伦理基础,其所涉及的生命伦理争议属于应用伦理学探讨的课题。应用伦理学并不是某种成熟伦理理论的现实运用,而是以实践为导向的“无基幢的伦理探究。从法律内部视角看,宪法生命权最坚实的伦理基础仍然是自然法传统。宪法生命权只能是一种克制性的权利。它不应主动干预新兴生命伦理争议。我国宪法生命权的形式   更多...

张远山:张承志,一个生错时代的旧理想主义者

张承志最自命不凡的是他的理想主义:“小文痞子居然敢讨伐你的理想主义……你渴望与真正的交谈对手的相会。”(《神不在异国》)我认为任何人只要有诚意,都可以成为张承志的“真正的交谈对手”──当然包括在下。因为我坚信一切人与一切人是平等的。只要有诚意,任何两个人都可以坐下来随意谈谈青春理想、幸福未来,而不必管什么对手不对手,甚   更多...

张远山:反道德的道德高标──子贡赎人

鲁国的法律规定,如果鲁国人在外国沦为奴隶,有人出钱把他们赎出来,可以到国库中报销赎金。子贡有一次赎了一个在外国沦为奴隶的鲁国人,回来后拒绝了国家赔偿给他的赎金。孔子说:“端木赐(子贡的名字),你这样做就不对了。你开了一个坏的先例,从今以后,鲁国人就不肯再替沦为奴隶的本国同胞赎身了。你收回国家抵偿你的赎金,不会损害你的行   更多...

钟以劝:评“张绪山:论孔子的复活”

最近读了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张绪山的《论孔子的复活》一文,有些感想,发表于此,与大家讨论。张文首先提出了“关于孔子复活的三个问题”。问题一:如果孔子复活,是否赞成人们为自己塑像?问题二:尊重传统文化是否就一定要让儿童乃至全国民众尊孔读经?问题三:孔子学说乃至整个儒家学说是否可视之为当下公民社会建设关键时期的治世良方?关于   更多...

舒远招:西方进化伦理学的哲学收获和界限

【中图分类号】B1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8862(2008)尽管达尔文(Charles Darwin)的进化论(自然选择论)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遭受各种激烈的批评乃至攻击,但却很少有人能够否认,它属于所有时代影响最为深远和最富有成果的自然科学理论。它的影响,远远超出了生物学的领域而进入哲学领域。我们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