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专访李连杰:独立的滋味的相关文章

柴静:专访李连杰:独立的滋味

节目文稿如下: 【影像】2010年采访资料 李连杰: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以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怎么也想,吃饭也想。 柴静:会有这么严重吗? 李连杰:有。你和我,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 柴静:那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吗? 李连杰: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 李连杰: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   更多...

李楯:独立的民间智库

正当中共十七大召开之前,《南方周末》刊载了《中国官方智库调查》一文,展现了由中央政策研究室(其实还有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及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劳动保障科学研究院、财政科学研究所等各部委的研究机构,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自己提出要做中央的“思想库和智囊团”)组成的“官方智库”   更多...

崔卫平:独立的、面向观众的电影批评

一比较起广大看电影的人,做电影的人少之又少。尤其是从前,他们在一个系统内部,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都认识,至少是十分面熟。这些人大抵受过电影方面的专业训练,拥有比一般人多得多的专业知识,他们互相形成了一个小圈子,运用这个圈子中的行话,也传播着其中的各种佳话。他们衣食无忧,甚至比起旁人还要优越一些,那是因为存在着一个国   更多...

顾肃:人文学者精神独立的价值

知识分子与现实政治的关系永远是一个敏感而又重要的话题。连一些欧洲的大知识分子也不例外。近年的研究表明,海德格尔这样一位当代哲学大师,却与曾肆虐于欧洲、屠杀过千万犹太人的德国纳粹政权采取合作态度,以致他本人直到晚年仍然对此耿耿于怀,安排了在他去世以后才能发表的谈话。海德格尔与纳粹关系的事实本身并不复杂。他在1933年至1   更多...

许倬云:关于教育的独立

教育,永远充满了争议,永远充满了话题 。 教育问题困惑,其实与教育本身的使命不可分割,因为从古以来人类的教育既是要求延续,又要求创新。 成人将经验传授给儿童,是知识的延续,因此,教育的主题,经常由上一代决定。 延续与保守,常相伴而至。 另一方面,人类发挥其智能,又不断将前人的经验推陈出新,突破原有知识的领域。 人类遂能   更多...

陈奎德: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

一、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叶,由于一本传记《陈寅恪的最后20年》在中国大陆一纸风行,中国社会对於已去世多年的著名史家陈寅恪的学术和人品产生了极大兴趣。过去,陈寅恪虽然是一位蜚声中外学界的大学者,但其声名从未越出过学院的门墙之外。然而随着该书以及其他有关陈寅恪的文集和相关文献出版,他的声名越出学院围墙,广为传播。虽然北京当   更多...

狄马:猴子和她的独立战争

小时候读刘基的《楚有养狙以为生者》,只是觉得痛快,尤其是读到众猴乘狙公熟睡,破栅毁笼、抢粮归山的时候,莫不血脉贲张,豪气冲天。一言以蔽之,曰:“造反有理。”成年后又有机会接触了多遍,才发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造反故事,这个寓言最有价值的也不是众猴破栅毁笼、啸聚山林的豪迈,而是“造反”之前的那个觉醒过程。 全文不长,引用如下   更多...

任东来:司法和法官独立的美国之路

在美国,只有两种公共职业没有强制退休的规定,可以终身任职(tenure):一是大学教授;二是联邦法官。前者是为了保证思想和学术自由,后者是为了保证司法独立公正。教授终身制是美国的创造,但法官终身制却源自英国。早在1701年,英国议会就立法规定,法官终身任职。尽管这一法律并没有在其北美殖民地实行,但殖民者照葫芦画瓢,自行   更多...

吴励生:独立的学术界或知识界在哪里?

近读余英时氏谈季羡林、任继愈等“大师”和于建嵘氏谈县政改革乃解决社会危机的“以空间换时间”两篇文章 ,尽管二者谈论的是不同问题,前者谈学术后者谈政治,但是学术与政治的关系,如所周知一个多世纪来有着无数的纠缠和纠结,陈平原氏《中国现代学术之建立》一书有着深入研究和展开,诸如“求是与致用”、“学术与政治”、“专家与通人”   更多...

东来:凭什么独立的法官比民选政客更有权威

真正有意义的对话总是充满了睿智,浸透着“狡辩”。对话中的一来一往,有时就犹如电影中法庭上原告和被告律师的交叉盘诘,常常会比“独白”的个体文章给人以更多的刺激、更直接的知识体验、更愉悦的阅读感受和更强烈的心灵感应,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能够引发更多的思考,产生参与对话的冲动。这是我读完美国宪法学教授麦德福和中国宪政学者强世功   更多...

徐昕:司改、政改与司法独立

2012年,新一轮司法改革宣告结束,更新一轮的司法改革即将拉开序幕。盘点20122012年,司法改革继续沿着预定的轨迹缓慢前行。2008年11月,中央政法委出台的《关于深化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若干问题的意见》,从优化司法职权配置、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加强政法队伍建设、加强政法经费保障四个方面安排的60项改革任务基本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