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三匝:汪国真:天堂里需不需要鸡汤的相关文章

萧三匝:汪国真:天堂里需不需要鸡汤

4月26日凌晨2:10,汪国真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用离开来昭示自己其实还存在。事实上,他离开文化江湖已经多年了。 学者冉云飞说:“很多人看似纪念汪,只因汪是他们青春期的酵母,他们在玩青春自恋而非青春纪念。汪的送葬队伍里固没有敌人,但有很多最后一次消费他的消费者。” 汪国真从来不是一个主流诗人,但他曾经是风靡这个国家的   更多...

宋林松:“天堂”苏州

苏州以园林著称。苏州园林者,宋元以降手头有点银子的文人雅士,到苏州城里买块地皮、自行设计的退居之所也,因而原先都是包容假山真水十分优美的住宅,一座座林木遍布趣味各异的私家花园。主人们并非深山老林里携一童子粗茶淡饭艰辛渡日的隐士,而是在姑苏繁华地住园林听昆曲拥小妾品美味自在打发日子的仕途失意人。居首的拙政园其创建者明人王   更多...

萧功秦:天堂里的高华

高华身上有两个十分突出的特点,这两个特点相结合,是高华在事业上成功的关键。我把这两点提出来,希望对青年一代的学者能有点启示,第一个特点是,高华具有史家中极为罕见的、可遇不可求的直觉、悟性或洞察力。第二个特点是他在自甘边缘状态而获得的学术自由境界。   更多...

陈行之:在天堂和地狱的入口处

不需要多么高深的理论功底,也不需要多么丰富的人生经验,就能够被认识和感知到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目前正站在地狱与天堂的入口。 多年之前,我们的专家学者就冒着被逐出主流生活的危险,用各种方式告诫政府和人民,说如果政治改革再继续滞后,前面不远的地方就将出现一个魔鬼,这个魔鬼就是权贵资本主义,他们警告我们说,我们的社会正处在危险   更多...

冯骥才:进天堂的吴冠中

吴冠中先生去了,我猜他去得一定心事苍茫。我这么说,来自我对他的感受。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就深爱吴冠中先生的画,那时他画风正健,致力于将一股全新的艺术精神同时推入油画和水墨画两个领域。他属于那种在封闭的房间忽然打开一扇窗子的艺术家。然而……吴冠中先生去了,我猜他去得一定心事苍茫。我这么说,来自我对他的感受。自上世纪八十年   更多...

陈行之:我们可以宣布已经进入天堂

2006年5月22日,首届中国贫困地区可持续发展战略研讨会闭幕。这次会议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按照683元的中国标准,到2005年,中国农村没有解决温饱的贫困人口有2365万人,但若按人均1天消费1美元的联合国最低标准,中国贫困人口的总数将不少于2亿。我们还可以用另外一份材料来说明这个问题:在国际大都市北京和天津周围,环   更多...

罗博学:这个世界不是天堂——林俊之死

近期,发生在加拿大的一起轰动全球的碎尸案引起公众的强烈关注。受害人是就读于康考迪亚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现年33岁的中国武汉留学生林俊,他被曾出演过色情电影的男演员卢卡•罗科•马尼奥塔以残忍的手段杀害后奸尸,并吃掉了部分人体组织。在之后的媒体舆论中,各种消息不胫而走。   更多...

杨鹏:天堂还是地狱?——纳粹德国投降60年的思考

我们是魔鬼的大救星 1888年底,德国思想家尼采写下了这样的话:“我知道我的命运。总有一天,我的名字要同那些对最可怕事物的回忆联系在一起。”(1)几天后,尼采精神分裂症发作,被收容进了精神病院。一般人知道,尼采的名字与“上帝死了”的断言联系在一起。但一般人不知道,尼采的名字还与另外一句名言联系在一起——“消灭害人虫”。   更多...

罗惠珍:瑞士不再是洗钱的天堂

瑞士在九一一后改变政策,对怀疑涉及不法的资金将不再保密。陈水扁家族的洗钱案,如果没有瑞士方面的主动提供资料,恐怕还被埋在黑暗的深渊。 瑞士向来是国际不明资金的洗钱天堂,但为什么这次会成为揭开陈水扁洗钱案的主力。 其实,今天的瑞士,已不再是洗钱的天堂了。根据瑞士一九三四年制定的银行保密法,任何储户都可选择自己认为最妥当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