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理想主义联邦制的告吹 的相关文章

张鸣:理想主义联邦制的告吹

1920年代,中国曾经兴起联省自治的风潮。其中最热心的人,是一干洋化的学者加上一群青年学生。当然,一些军人也掺和其中。他们的动机比较复杂,有热衷自保的地方实力派,也有痛感军阀混战,地方扰害想要寻求出路的有理想的军人。其中,饱受南北战争纷扰的湖南和客军骚扰的广东,对此特别有积极性。 联省自治的模板是联邦制的美国,那意思   更多...

吴稼祥:通过联邦主义走出“财政联邦制”困境

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调节市场行为,还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指挥政府行为。前者可以被称为“看不见的右手”,因为马里兰大学的奥尔森教授称后者为“看不见的左手”。而政府,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应用经济系主任陈抗博士看来,却有两只“看得见的手”,一只是受所谓“狭隘利益”所引导的“掠夺之手”;另一只是受“涵盖利益”引导的“扶助之手”。掠   更多...

马勇:中国联邦制的失败

近代中国曾有一个梦想,在当年被追寻得轰轰烈烈,如火如荼,它便是地方自治。地方自治在晚清萌芽,在上世纪20年代初的“联省自治”运动中达到高潮,但随后,它就被刻意遗忘了。这似乎也是命中注定,谁让它被与各种“恐怖”的标签,诸如“军阀割据”、“门罗主义”乃至“分裂”等等捆绑在一起呢?不过历史的真相,或许远没有这么简单。五千年文   更多...

冯兴元:财政联邦制与中国

今天这个题目《联邦财政与中国》是基于我的一篇英文的文章——《财政联邦制:一个修正框架及其对中国政府竞争的分析运用》,这篇文章今年6月份在《当代中国》杂志发表。今天讲的主要是向大家汇报一下我的主要观点,分为六个部分。   更多...

威廉·赖克:联邦制:起源,运作与意义

前言多年以前,当我开始考虑写点类似这本书的东西时,我想想对联邦制做一个真正的比较研究,对于我来说,似乎就是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提出可检验的概括的那样一类题目。作为一个政治科学家,我总是非常遗憾看到,在我们这个领域,以往所谓科学的考察只不过是对独特细节的思考,譬如说,关于对一个具体事件的案例研究,对一个具体制度的历史研究,对   更多...

程雪阳:联邦制应否基于民族政治自治?

【摘要】对于地域广袤的大国来说,依据联邦主义建立联邦制,似乎是不言而喻的“大写真理”。然而,“联邦制的建立基幢这一问题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很显然,并非所有的联邦制都利于国家的统一。以俄罗斯这个已经实行联邦制但却深深为之困扰的国度为例,建立在民族政治自治基础之上的联邦制,不但会引起一国境内不同民族之间的攀比和嫉妒,而且   更多...

吴稼祥:用联邦制疗治国家内伤

转自公法评论。原编者按:本文经过技术处理,请鉴谅。达赖喇嘛在印度有个西藏流亡政府,新疆有人在阿富汗为塔利班作战,也有人在土耳其设立“东土耳其斯坦国”流亡者组织……这些,都是中国国家“内伤”造成的外部溃疡,某些部位还有可能糜烂。中国的国家内伤是近代以来国力贫弱、内部动乱和外人打击的三重破坏下造成的。国力贫弱导致晚清政府无   更多...

杨利敏:关于联邦制分权结构的比较研究

无论在哪里,综合——二元论的克服——都是开启新型思维的钥匙,这种新的思维乃是我们正在进入的新时代的特色。“非此即彼”让位于“亦此亦彼”。—伯尔曼 《法律与宗教》引言——问题之由来本文论题的由来,始于对《立法法》制定过程中中央与地方立法权划分关系的关注。在《立法法》的制定过程中,对我国地方立法权的定位、能否以列举的方式划   更多...

张辉:自治制度和联邦制度的中国式漫谈

(一)现今世界上的联邦国家,多数是在原来就存在的小型共和政治体基础上联合而成,也有的是通过政治改革将以前的单一制国家解构或者说重组成联邦共和国。而联邦制就起源于过去的小共和国为增强军事力量和谋求共同发展的深切需要,它的历史渊源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的城邦同盟。历史上的邦联,首要目的是共同防御,其次才是共同发展。它们的组织形式   更多...

陈明明:联邦制:马克思列宁政治文献的一个阅读

引言在国家制度层面,新中国的建立无疑意味着联邦主义的终结,但在政治学理论方面,联邦主义何以被单一主义所取代,或者说,根据什么理由,联邦制被视为不适合中国国家建设的内在要求而必须采行单一制,仅以中国共产党历史地位的变化来解释是不够的。联邦制是基于国家差异性而采行的一种国家结构形式,这种差异性可分为地域、民族、经济、宗教、   更多...

潘维:理想主义与现实

很高兴能为我们学院的“文化节”做点贡献。 因为讲授社会科学,难得与本科生交流“文化”。社会科学讨论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因果关系,也就是“规律”;文化则属于道德情操之列。如果不是“文化节”,就很难有机会与大家交流为人做事的心得。 今天我想议论三件事。第一,什么是理想主义?第二,为什么大学培养理想主义?第三,为什么有理想主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