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书斋·书灾的相关文章

余光中:书斋·书灾

物以类聚,我的朋友大半也是书呆子。很少有朋友约我去户外恋爱春天。大半的时间,我总是与书为伍。大半的时间,总是把自己关在六叠之上,四壁之中,制造氮气,做白日梦。我的书斋,既不像华波尔(Horace Walpole)中世纪的哥德式城堡那么豪华,也不像格勒布街(Grub Street)的阁楼那么寒酸。我的藏书不多,也没有   更多...

余光中:朋友四型

一个人命里不见得有太太或丈夫,但绝对不可没有朋友。即使是荒岛上的鲁滨逊,也不免需要一个“礼拜五”。一个人不能选择父母,但是除了鲁滨逊之外,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朋友。照理说选来的东西,应该符合自己的理想才对。但是事实又不尽然。你选别人,别人也选你。被选,是一种荣誉,但不一定是一件乐事。来按你门铃的人很多,岂能人人都让你   更多...

许之远:“抢救中文”的余光中

去年在香港举行的“泛亚华文作家会议”中见过诗人余光中。今年又再台北召开世界华文作家(第七届)会议相见。早在一九八八、八九年的国际笔会会议,分别在汉城、多伦多和蒙德娄尔都见面。这些国际性的作家会议,我们差不多都遇上,可谓有缘。其实,我未识余光中之前,就认识他的父亲,是一个毕生效力侨委会,服务海外侨界的恂恂儒者,侨生称他英   更多...

余光中:在中国文字的风火炉中炼出一颗丹

余光中先生是当代著名诗人、散文家和评论家,曾任台湾师大、台大、政大及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现任台湾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长。2012年4月,受聘为北京大学“驻校诗人”。去年11月初,85岁高龄的余先生携夫人来湖州,在笔者等人陪同下游览了大唐贡茶院等景点。在与湖州诗人聚餐后,余先生欣然接受了笔者[来箫风]的访谈。来箫风:余先生您好   更多...

余光中:水乡招魂——追记汨罗江现场祭屈

1 整座屈子祠都已静了下来,就连前后三进的所有木雕石刻,纵联横匾,神龛上的翔凤、游龙、奔马,也已肃然无声。就连户外的人语喧阗,整座玉笋山的熙熙攘攘,忽然也都淀定。只有伫立三米的诗人金像,手按长剑,脚踏风涛,忧郁望乡的眼神似乎醒了过来。有一种悲剧的压力压迫着今天这祭祀典礼。诗人生于寅年寅月寅日,但人间永记不忘的是他   更多...

海曙红:父亲的书斋

父亲是个作家,大凡作家都有自己的书斋,四步斋、面壁斋、小天地庐、……父亲的书斋名“思静斋”。把家里最宽敞最安静的一个房间用来作书房,门口挂着一幅对联,那是父亲自己动手找来的一截毛竹,一劈为二,在竹片上书刻着“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沿墙靠着几排顶天立地的书橱书架,书紧密排列,甚至前后两排,也有空的地方,摆着各式精致独   更多...

霍宪森: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理论研究方法要尽快从书斋走向现实

一、关于问题的提起我写的《论创立中国特色的两权分立的公共权力结构形式一一论当代中国社会权力结构的改革》一文,于2005年1月12日在燕南学术网中国研究栏目发表之后,随即有两位学友先后对这篇理论文章发表了个人的网上评论意见。其中有一位学友认为,文中提出的观点严重脱离了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西方国家民主政治建设规律的一般要求,   更多...

于光远:病中杂感(九则)

之一:“吾思故吾在”别解从1987年起,每个新年开始我都写一封贺信给外地的亲友,报告过去这一年自己是怎么过的,新一年如何打算。头一封信中我写道:“有人问我:你一不锻炼身体,二不注意饮食,为什么身体那么好?我的回答:一是靠偶然性:细菌或疑难病没有来找我;二是靠马克思主义,使我在任何时候对社会的进步充满胜利的信念,情绪好。   更多...

李炜光:火光

大约100年前吧,在一次俄罗斯作家举行的晚会上,一位年轻的女作家拿着一本精美的纪念册在人群中焦急地寻找着她心中偶像——作家弗拉基米尔•柯罗连科,希望他能在自己的本子上签名,留作纪念。不久,柯罗连科看到了这位可爱的女作家,对她微笑着。女作家倾慕而充满期望地望着柯罗连科,而他却并不着急跟她说话,皱起眉头,用笔在   更多...

李炜光:风中的芦苇——读《中国的眸子》

不要停止歌唱,姑娘,你的歌声似眼泪、似鲜血,滴进了我的心房。你悲愤地低诉,抚摸着我心灵的创伤。你呻吟的颤音,牵扯着我的惆怅。不要停止啊,姑娘!你的歌声似同情、似黎明,吸引着我的心声。失去了你的声音,我将无所依傍;失去了你的声音,我将孤寂凄绵……恐怕没有多少人知道这首诗是谁写的,因为我用google、百度搜索,茫茫网海,   更多...

周有光:窗外的大树风光

我在85岁那年,离开办公室,回到家中一间小书室,看报、看书,写杂文。小书室只有9平方米,放了一顶上接天花板的大书架,一张小书桌,两把椅子和一个茶几,所余空间就很少了。两椅一几,我同老伴每天并坐,红茶咖啡,举杯齐眉,如此度过了我们的恬静晚年。小辈戏说我们是两老无猜。老伴去世后,两椅一几换成一个沙发,我每晚在沙发上曲腿过夜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