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锺书:宋诗选注·张耒的相关文章

钱锺书:宋诗选注·张耒

张耒 张耒(一○五四——一一一四)字文潜,自号柯山,亳州人,有《柯山集》。在“苏门”里,他的作品最富于关怀人民的内容,风格也最不做作妆饰,很平易舒坦,南北宋的诗人都注意到他这一点:“君诗容易不著意,忽似春风开百花”①;“晚爱肥仙诗自然,何曾绣绘更雕镌”②,他受白居易和张籍的影响颇深,而读他的七言律诗常会起一种感觉,   更多...

沙叶新:读改《宋诗选注》

宋诗很难眩40年前还没有一本像《全唐诗》那样的宋诗总汇供选家使用,《全宋诗》是直到1991年才由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所编辑出版。因此1956年钱钟书先生选注宋诗时,只能在浩如烟海的宋人诗歌的总集、别集以及类书和笔记中去寻觅搜求,就像作全国人口普查一样,先作一番全宋时代的“诗口”普查,其工程何等浩繁、何等宏伟!在一一“验明   更多...

吕嘉健:论“钱锺书文体”

每个工具都带有用来创造它的那种精神。 —— 物理学家海森堡“文体”(style)一名实含多义,有语体、笔法、笔性、文类、风格等义,从表层看,它是文本的语言秩序和话语体式;从深层看,它负载着特定的文化精神和作者的个性素质。大作家、大学者、文化大师必有一种属于自己的任何人无法模仿的文体,融汇贯通着他个人的所有智慧才情综合着   更多...

伍国:大象无形钱锺书

关于钱锺书,一般的有两种评价,但这两种评价极为不同。多数人认为,能够学贯中西如钱锺书,并在文革的乱世中保持冷静,仍然从事与现实政治无关的文艺美学研究并达到某种高度,完全够得上“大师”,“昆仑”的头衔,而学术追求本身就已经尽了知识份子的本份。有人对于大师的要求则又不仅仅是明哲保身,而要求他应当有一种更明确的政治态度和   更多...

栾贵明:忆钱锺书:他一生充满侠肝义胆

今年是钱锺书(1910-1998)诞生一百周年。栾贵明曾追随钱锺书三十余年,自称“能跟钱先生在一起是人生最大的幸运”。在接受本报专访时,栾贵明深情地回忆与钱锺书的交往。在栾贵明回忆里,他从来不敢以钱锺书的学生弟子自居,他曾当着钱锺书的面说:“您是我的老师,但我不是您的学生。”因为他认为没有人能当钱锺书的学生,他更没资   更多...

高峰枫:钱锺书致方志彤英文信两通

《上海书评》第99期(2010年7月18日)上,刊有一篇李文俊夫人、德国文学专家张佩芬回忆钱锺书的文章《“偶然欲作最能工”》。文中引用了一段钱锺书对他的清华同学方志彤的评论: 事实上,钱先生对有真才实学、肯于下死功夫的学者还是十分尊重的。他在答复文俊所问关于庞德的一封信(查文俊记载是1980年7月25日)里写道:“Po   更多...

杨绛:吴宓先生与钱锺书

钱锺书在<<论交友>>一文中曾说过:他在大学时代,五位最敬爱的老师都是以哲人、导师而更做朋友的。吴宓先生就是其中一位。我常想,假如他有缘选修陈寅恪先生的课,他的哲人、导师而兼做朋友的老师准会增添一人。我考入清华研究生院在清华当研究生的时候,钱锺书已离开清华。我们经常通信。锺书偶有问题要向吴宓先生请教,因我选修吴先生的课   更多...

郭沫若解放后诗选

献给在座的江青同志亲爱的江青同志,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你善于活学活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 你奋不顾身地在文化战线上陷阵冲锋 使中国舞台充满了工农兵的英雄形象 咒麻雀麻雀麻雀气太官,天垮下来你不管。 麻雀麻雀气太阔,吃起米来如风刮。 麻雀麻雀气太暮,光是偷懒没事做。 麻雀麻雀气太傲,既怕红来又怕闹。 麻雀麻雀气太骄,虽   更多...

留白:钱锺书“不肖”乃父——《读钱札记》之二

你喜欢读一个人的书,渐渐会发展成“包打听”,希望了解他一整个人,事无巨细,都想去“钩沉索隐”一番,希望看出别人没注意的蛛丝马迹来。想要了解钱氏父子的关系,就是受了这种心理的勾引。 话要从头说。因为父亲太过严厉,幼时的钱锺书难免和父亲有些隔膜。伯父去世后,钱锺书基本上由父亲抚养教育,可他和钱基博还是亲近不起来。上东林   更多...

丁东 谢泳:钱锺书的另一面

丁:钱锺书一生无党无派,淡泊名利,临终之际留下的话是:“遗体只要两三个亲友送送,不举行任何仪式,恳辞花篮花圈,不留骨灰。”这是不容易的。此前有一个作家被点名批判,他却送去一幅“铁肩担道义”的对联表示慰问。钱先生去世后,余英时、王元化先生都认为,他的离开,标志着出生于上世纪初那一代学者的终结。他的逝世,象征了中国古典文化   更多...

张隆溪:钱锺书谈比较文学与"文学比较"

近一年中,我曾数次去拜访我所敬重的前辈学者、北京大学比较文学研究会顾问钱锤书先生,听钱先生就比较文学及一些有关问题发表了许多精辟见解。比较文学目前已在我国引起广泛兴趣与注意,北京大学集中好几个系和研究所的力量成立了大陆上第一个比较文学研究会,全国性的学会也正在酝酿中。在此形势感召之下,我决定不揣浅陋,把与钱先生几次谈话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