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效民:侯外庐与晏阳初的相关文章

智效民:侯外庐与晏阳初

抗日战争时期,侯外庐和晏阳初在重庆郊外的白鹤林做过一年多邻居。白鹤林地处北碚附近的歇马场一带,是个山青水秀、风景宜人的地方,用侯外庐的话说,“这里简直像神话中的仙境”。当时,侯是《中苏文化》的主编,并参与中苏文化学院的筹备工作。《中苏文化》是中苏友协的机关刊物,它名义上归孙科、陈立夫领导,实际上由王昆仑控制,是与《新   更多...

赖长春:晏阳初公民教育思想研究

一、公民教育是平民教育的最终目的(一)晏阳初其人其事[1] 晏阳初(1890-1990)是世界著名的教育家和社会学家。他早年留学美国,自1920年回到中国发起全国性识字运动,号召“除文盲,做新民”以后,相继成立了定县实验县、衡山实验县、新都实验县和华西实验区。1943年,针对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即言论的自由、   更多...

侯外庐:中国古代社会及其亚细亚的特点

“古代”这一名词,从历史科学的严格意义讲来,仅指特定的阶段,即文明确立和国家成立以后的奴隶制社会,不是指常识上一般所说的古时的意思。古代奴隶制社会的产生有各种不同的路径,如经典著作中所指的希腊的古代、罗马的古代、日耳曼的古代、亚细亚的古代。它们或以“古典的古代”与“东方的古代”来区别,或以早期的奴隶制与发达的奴隶制来区   更多...

智效民:民主不是学理问题

上世纪30年代,中国思想界有过一次关于“现代化”的大讨论。然而由于历史的原因,这次争论基本被人遗忘。1928年南京政府成立时,国民党根据孙中山的理论,在确立一党专制的同时,开始对人民实施“训政”。所谓“训政”,是说中国老百姓文化程度太低,不具备民主自治的能力,只有在国民党的训导下,才能成为公民,才好实行宪政。就在这种说   更多...

智效民:我的朋友谢泳

因为套用了“我的朋友胡适之”那句老话,这个标题很容易遭人非议。其实,谢泳根本不能与胡适相比:论学历,胡是纽约哥仑比亚大学的博士,谢是山西晋中师专的学生;论职称,胡是北京大学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谢是内地一个文学期刊的编辑(中级职称);论地位,胡一生基本上处于社会主流,谢至今还是一个边缘化人物……。这一切,主要是因为   更多...

智效民:胡适与吴健雄

著名的美籍华裔物理学家吴健雄女士,被誉为中国的\ 居里夫人\ ;然而她最崇敬的恩师,却是对物理学一窍不通的胡适。如今文理两科壁垒森严,甚至老死不相往来,这其实是大陆学者至今不能问津诺贝尔奖的重要原因。胡、吴的师生关系,是在上海中国公学时建立的。20年代末,在上海的中国公学因学潮难以为继,无奈之下聘请胡适回母校担任校长。   更多...

智效民:张奚若:个人是最终的判断者

关于张奚若,有两件轶事显然是会传之久远的。一件是在抗日战争时期,他曾以文化团体代表的身份,被遴选为国民参政会参政员。据说大约独裁。蒋听不下去,就插话说:“欢迎提意见,但不要太刻薄1他一怒之是在1941年的一次会议上,他尖锐地批评了国民党的腐败和蒋介石的下便拂袖而去。下次再开会,他接到会议通知和往返路费后,当即回一电报:   更多...

智效民:胡适怎样当大学校长

胡适的一生,当过两次校长。第一次在他的母校——上海中国公学,第二次在被他视为母校的北京大学。有意思的是,两次当校长都为政治原因而离任,这与颇具中国特色的政局有关。从表面上看,他是失败了;但是他所坚持的办学模式、教育理念、思想原则、文化追求,却是一笔丰富的遗产,值得仔细清理、认真研究、不断学习、好好继承。只可惜大家觉悟太   更多...

智效民:胡适与蒋介石——从胡氏日记看二人的交往

作为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胡适至今不能被一些人理解认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有人说他与蒋介石的关系有损于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最近,我在阅读胡适日记的基础上翻阅了一些资料,看到他和蒋介石的交往,一直没有离开言论自由、民主宪政和保障人权等重大问题。需要强调的是:就胡适而言,他既不像革命家似的与当局有一种不共戴天的敌   更多...

智效民:大学校长竺可桢

引言:毛泽东让他把天管起来,他说“天有不测风云……” 今年是著名气象学家竺可桢先生逝世30周年。他一生的贡献主要有两个:一在科学领域,二在教育方面。关于前者,由于知识有限,我不敢妄加评论;但是对下面的传闻却印象很深。 早在1964年,他写了一篇论文,通过分析阳光、温度、降雨对粮食的影响,提出了发展农业的许多设想   更多...

新经济、新教育——吴树青、刘伟、晏智杰演讲

新经济中的企业家主讲:刘伟,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新世纪的教育创新与民族振兴主讲:吴树青,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前校长转型教育中新型经济管理人才的培养主讲:晏智杰,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前院长时间:2002-12-01,下午3:00——5:00地点: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阳光报告厅主办: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北大在线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