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世光:我的父亲孙本文的相关文章

孙世光:我的父亲孙本文

学者们一致公认,孙本文无疑是我国早期社会学界最权威,最有贡献的人物之一,他还是社会学中国化的积极倡导者和实践者。   更多...

阿城:父亲

一九八七年三月某晚我正在纽约夏阳的画室里,这个画室是仓库改建的。旧得好象随时要出危险,但实际上什么意外也不会发生,意外是绕了半个地球从电话里传来的:父亲病重,我立刻准备自美国离去。从六十年代初,家里就笼罩在父亲病重的气氛里,记得夏天我们在院子里与邻居喧哗,母亲出来制止,我们还小,还不能随时将父亲的病重放在心上。父亲的   更多...

摩西:父亲的死期

中国人没有在世“寄居”的观念,在中国人看来,土地就是人死后永恒的家乡,因此,中国人对埋葬自己和亲人的骸骨的地方就特别重视。父亲要走常人都要走的路,那就该为他筹备后事。首先要定的是:父亲埋葬在哪里?叔叔通晓风水,他说,在这个年分这个季节去世的人要埋葬在向着东方的山坡,但是我山坳上的老家山势一律朝西,镇上的山倒是有向东的,   更多...

梁文骐:我的父亲梁实秋

父亲学了一辈子英文,教了一辈子英文。晚年尚编写了《英国文学史》和《英国文学逊。14岁入清华读书8年,留美3年,退休后又居美七八年。似乎应该西化颇深。其实不然,父亲还是一个传统的中国读书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在父亲身上,似乎获得成功。祖父是前清秀才,家境优裕,所以可以不仕不商读书为乐。祖母育子女12人,2夭折。存5子5   更多...

梁文蔷:我的父亲梁实秋

梁文蔷(口述)/ 记者:李菁 作为梁实秋的幼女,现定居于美国西雅图的梁文蔷也已是七旬老人。营养学博士梁文蔷并没有“子承父业”,但来自父亲生前的鼓励,一直成为她勇敢地拿起笔的动力和缘由。虽然父亲离去已近20年,但提起往事,那样一位真性情的父亲还时时让她沉浸于快乐、忧伤和怀念交织的复杂情感中。少年梁实秋多少年来,我始终忘不   更多...

周伦苓:我的父亲周汝昌

八十松龄正少年, 红楼解味辟新天。 两周昔日陪佳话, 证相期读后贤。 这是美国著名学者威斯康辛大学教授周策纵先生去年在父亲80寿辰时为父亲写的贺寿诗。 为庆祝父亲的寿辰,我们吃了几个蛋糕,迎了几个花篮、几把鲜花,多少贺寿诗文,已说不清了。这一年,既是他 的80大寿,又是他从事红学研究50周年。 作为女儿,我耳闻目睹了父   更多...

戴晴:我的四个父亲

我一直认为我没有父亲,而一个女孩子没有父亲是很残酷的。现在,当他们一一离开人世之后,我才知道,我有。我有四个父亲,四名知识分子,四位共产党人 ——我的生父、养父、继父,还有公爹。严格地说,我没有叫过他们,没有象别的女孩子一样嘹亮地、全心全意地、带着全部的爱与信赖大声地喊过“爸爸”——对生父可能喊过,但他离开的时候我还不   更多...

海曙红:父亲的书斋

父亲是个作家,大凡作家都有自己的书斋,四步斋、面壁斋、小天地庐、……父亲的书斋名“思静斋”。把家里最宽敞最安静的一个房间用来作书房,门口挂着一幅对联,那是父亲自己动手找来的一截毛竹,一劈为二,在竹片上书刻着“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沿墙靠着几排顶天立地的书橱书架,书紧密排列,甚至前后两排,也有空的地方,摆着各式精致独   更多...

蒋英:我的父亲蒋百里

蒋百里1938年,抗日战场烽火燎原。而在大后方,广西宜山,一位将军与世长辞。虽然此将军身死不在沙场,但是他身后的荣耀却异乎寻常,章士钊、黄炎培、邵力子等名流宿彦纷纷送上挽联、挽诗。而几年之后,他更是被国民政府以国哀之礼风光大葬。纵观民国历史,能够得此殊荣者,唯其一人。他就是蒋百里,民国最负盛名的军事战略家、陆军上将。   更多...

旷新年:父亲

一2000年12月底,当我接到父亲脑溢血病危的电话,犹如五雷轰顶,头脑顿时一片空白。父亲去世的时候还不到六十四岁。曾祖父和祖父都活到八十岁,曾祖母甚至活到八十四岁。父亲的身体是那么强壮,除了胃病之外,几乎从来没有生过病,更没有吃过药。父亲这样早去世,他自己没有想到,任何人都不可能想到。农村的老年人都有预备棺材的习惯,人   更多...

陈忠实:父亲的树

又有两个多月没有回原下的老家了。离城不过五十华里的路程,不足一小时的行车时间,想回一趟家,往往要超过月里四十的时日,想来也为自己都记不清的烦乱事而丧气。终于有了回家的机会,也有了回家的轻松,更兼着昨夜一阵小雨,把燥热浮尘洗净,也把心头的腻洗去。进门放下挎包,先蹲到院子拔草。这是我近年间每次回到原下老家必修的功课。或者说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