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锋:发改委为何难收手?的相关文章

卢锋:发改委为何难收手?

  据媒体报道,9月22日前后中国发改委又有两名司局级官员“被检方带走调查”。随着中国反腐风暴的持续,发改委也接二连三曝光贪腐案,该系统司局级以上官员东窗事发见诸报端案件已有十多起。中国经济领域这个位高权重部门成为反腐重灾区之一,引发媒体有关“谁来拯救发改委”的评论,连带还有发改委该收手时就收手之类的呼吁和   更多...

周瑞金:“触动利益”为何难于“触动灵魂”

3月1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与采访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中外记者见面时表示, 改革进入了深水区,也可以说是攻坚期,的确是因为它要触动原有的利益格局。现在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但是,再深的水我们也得趟,因为别无选择,它关乎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前途。这需要勇气、智慧、韧性。所幸的是,这些可以从我们的人民当中去汲取,   更多...

丁咚:中美新冷战为何难成形

美国总统奥巴马、国务卿克林顿对亚洲展开了穿梭访问。奥巴马在澳大利亚宣布了增加驻军的决定,并提升与东亚国家之间的关系至“战略层面”。美国还拟在新加坡部署战舰。奥巴马在讲话里特别强调了“要巩固同这个区域制度的联系。”不由得令人想起历史上北约和华约以意识形态划界进行的冷战。虽然美国政要一再否认他们的举动针对中国,但明眼人一看   更多...

萧然:为发改委反垄断叫好

上周,国家发改委对山东两家药企开出了国内首张反垄断巨额罚单,引起海内外舆论关注。这两家企业因凭借自身的市场支配地位操控药品原料价格,导致一种国家基本药物几乎断供,因此成为国内第一批遭到反垄断制裁的企业。此前几天,联通和电信因涉嫌依靠骨干网的垄断地位,通过价格歧视打压竞争对手,也受到国家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成为首批被发改   更多...

马丁·雅克:西方为何难懂中国?

由于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与日俱增的重要性,西方世界需要开始学习前者的说话和思维方式。我儿子从5岁就开始学习汉语;他现在才14岁。这可绝非易事。想在英国学习汉语不但需要家长肯出钱,还需要学生个人有奥林匹克运动员一般的坚韧意志。九年来,他的汉语学业只是靠着一群来去匆匆的临时课外辅导员们才勉强维持(偶尔能有连续教他超过一年的辅导   更多...

叶铭葆:中国式行政问责为何难以奏效

近年来,我国从上到下正在逐步推行行政问责制,目的是强化行政责任制,促使行政领导恪尽职守、严格依法行政,尽量减少和避免行政过错,确保政令畅通,提高行政效能和依法行政水平,建设廉洁、勤政、务实、高效政府。这项制度在实施过程中,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对于建设责任政府发挥了促进作用。但是,行政问责的成效仍然十分有限,往往是问责的一   更多...

吴向宏:民间资本为何难以再分享“改革红利”

最近有位民间投资家和我见面时,说了几个他最近的投资构想。他每说一个,我都摇头说:不好,不好。后来投资家有些不快了,说过去20年里,我就是这么做过来的,几乎白手起家赚了几十亿,你怎么能都说不好呢?我答道:因为时代不同了。你所有想法都有一个类似的核心,就是通过与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合作,以小博大,实现超额利润。但现在是一个“   更多...

陈明明:中国的政治改革为何难以形成稳定的共识

公民要有足够的自由,社会要有足够的公平,国家要有足够的权威,三者缺一不可。要保证公民足够的自由,就需要建设强大的法治秩序,要保证社会的足够公平,就需要建设民众自主参与的自治形态,要保证政府的足够权威,就需要建设限权和问责的公共管理体系。   更多...

许小年:是时候改革发改委了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教授许小年在12月19日于北京召开的一个论坛上建言,“应成立独立的国家改革委,下辖法律、经济、政治三个委员会,直接向全国人大汇报,而不是政府工作报告的一个部门”。显然,许小年所言之“改革委”,其职能、属性和架构,与当下的“发改委”迥然不同。“改革委”更偏向务虚,管辖范围涵盖但不限于经济领域,更剑指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