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伦斯·萨默斯:是时候重建国家基础设施了的相关文章

劳伦斯·萨默斯:是时候重建国家基础设施了

  你为纽约的肯尼迪机场感到骄傲吗?这是我最近会问几乎每一位听众的问题。毕竟,肯尼迪机场是外国游客来纽约最大的入口,而纽约自视为全世界最棒的城市。 目前还没有一个人回答我说“骄傲”。副总统拜登更是在今年的一次演讲中,批评纽约的拉瓜迪亚机场让人感觉像处在“第三世界国家”。 美国建筑工人的失业率目前仍是双位数。   更多...

劳伦斯萨默斯:中国应避免重蹈日本覆辙

(朱冠华译)一个正在崛起的亚洲大国已成为世界出口基地,在惊人的储蓄率和投资力度推动下,它正经历着快速的出口拉动型经济增长。它的技术能力正以飞快的速度升级,它的企业对越来越多的欧美产业形成威胁。它的高额央行储备和不断膨胀的经常账户盈余导致有人声称,该国汇率受到不公平操纵,或者说,至少应对其进行向上引导。该国的金融系统以银   更多...

劳伦斯·萨默斯:美国经济如何复苏?

在美国总统大选的最后一周里,两党候选人将就未来的经济政策展开激辩。不论他们会谈到什么样的具体措施,绝大多数专家对于未来经济政策所应实现的政策目标看法一致。第一大目标是,使美国经济增速回稳到一定水平,以使实实在在地减少失业成为可能;第二大目标是,采取措施确保美国主权债务规模与其财富之比逐步下降,给国家财政打下稳健基础;第   更多...

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萨默斯博士

劳伦斯·萨默斯,1954年生于美国纽黑文,其父母均为经济学家,1975年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获学士学位,1982年28岁时,在哈佛获哲学博士学位。1987年到1993年,萨默斯先生在哈佛大学担任政治经济学教授,在专业经济期刊上发表过100多篇论文。1984年至1990年期间,一直是经济学季刊的编辑。1991年到1993   更多...

劳伦斯·萨默斯:世界经济仍在恶性循环

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年会上周在东京召开。如果说在这次会议之前,全球经济正处于困境中,那么如今我们很难相信全球经济已经一切顺利。事实上,除受到官方邀请的与会者以及希望巴结官员的金融界有钱人来到日本、对日本经济多少有些刺激之外,我们很难看出会议能带来什么立竿见影的好处。美国仍然面临跌   更多...

劳伦斯·萨默斯:如何缩小贫富差距?

未来几年美国和欧洲面临的主要问题,将是由需求不振导致的经济产出不足。任何措施都不能像需求的提振以及由此带来的收入、生活水准、以及对于制度和未来前景的信心的提升那样,提升所有公民的收入——无论是穷人、中产阶级还是富人。 然而,如果认为我们的问题只是周期性的,或者认为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宏观经济手段解决,那将大错特错。就像农耕   更多...

徐建国:中国基础设施与民生

北京7.21暴雨灾害后,聊起现阶段应该重点投资城市基础设施,比如排水工程、城市道路、轨道交通等等。这些投资能够满足看得见的需求,方向上不大会错,财务上能够做得平,不但能够方便生活,培育长期经济潜力,而且能够对抗目前的经济下行,为经济调整赢得时间,长期、短期看都划算。一位学友当场泼了一句冷水:城市基础设施往往是作为“民生   更多...

约翰·萨默斯:特权者必须人人有奖

(吴万伟 译)哈佛大学富家子弟的平庸和特权意识让约翰·萨默斯觉得在这里教书已经被贬低为向客户提供服务,帮他们做好能发财的职业培训而已。我在二〇〇〇年进入哈佛大学社会学研究学位委员会。先当辅导员,后来当讲师,我辅导过高年级学生论文,设置和主持过一年级和三年级学生讨论课,六次讲授持续一年时间的二年级辅导课社会学概要(Soc   更多...

张宏良:铲除中国汉奸势力的时候到了

21世纪人类发展主要依靠海洋资源,在掏空中国陆上资源以后,美日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开始对中国海洋资源下手了,322入联公投就是肢解中国战略的第一步。在政治上,为给322入联公投创造一个适宜的国际环境,2月17日美国操纵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獨立,并率领西方国家立刻与之建交,为台湾獨立树立了一个成功榜样。科索沃獨立的狂欢场景,必然   更多...

钱学森:我在美国的时候

编者按:此文录自中国青年出版社1957年10月出版的《青年共产主义丛刊》第一集——《民主与自由》,第140—146页。 在这次整风运动的初期,有不少的知识分子——旧的、年长的也有,新的、年轻的也有,他们在不同程度上都表示过向往资本主义国家里面的所谓民主和自由,在不同程度上他们都曾认为在中国共产党旗导下的新中国没有资本   更多...

谢有顺:自由处于弱势的时候

我对自由有着天然的向往,对“左”的东西却有着本能的警惕。因为在中国语境里,“左”的事物无论挂着什么样的神圣招牌,都很容易滑向一个令人担忧的方向。这种莫名其妙的思维定势,几乎成了当代中国种种灾难最重要的根源之一。我本以为有着半个世纪惨痛记忆的人,当可以避免再上“左”的当,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近年学术界有关“新左派”与“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