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滨:两个日本人和《二战纪念之终结》论的相关文章

于滨:两个日本人和《二战纪念之终结》论

  八年前二战结束60周年时,日本还是小泉时期,中国就有网民把小泉列为“最想揍的人”。姑且不谈网民的义愤是否理性,但右翼在日本泛滥成灾已是不争的事实。当时为《亚洲时报》英文版写的这篇长文(中英文对照见后),预言东亚此后不会再有真正意义的二战纪念。如今小泉弟子安倍当政,日本右翼已经翻天,政客参拜如过江之鲤,“   更多...

加藤嘉一:日本人怎样看二战?

8月15日——“终战纪念日”。这个日子对日本国民的意味特殊而复杂。中午,东京日本武道馆,“全国战死者追悼仪式”在炎热中举行,7200名二战遗属出席了仪式。天皇向310万名“战死者”表示哀悼,强调日本必须始终走和平道路。 1945年8月14日正午,日本天皇裕仁向全国广播了接受中美英三国联合发表的《波茨坦公告》、实行无   更多...

王逸舟:二战遗产片拾

今年是一个很重要的年份,既是二战结束与联合国诞生60周年,也是亚非国家的盛会万隆会议举办50周年。这些涉及对历史的总结和对现实的评估。眼下国外对于雅尔塔格局就有不同的总结,美国人和俄罗斯人的看法大相径庭。中国学术界如何从思想史、学术史研究的角度来看60年的进程和趋势,是一件重要的事情。过去社会主义史学界主流的看法是   更多...

陈奉孝:无法忘却的纪念

那场导至五十多万爱国知识分子最后被投入监狱、劳改队、教养队,导至几十万个家庭破裂,几百万个无辜的人受到株连的反右运动已经过去整整四十四年了。当年那些受迫害而幸存下来的“右派”,绝大多数也都得到了平反、改正,虽都进入了暮年,总体说来,晚景还都算不错。我本人也象其它幸存下来的“右派”一样,得到了平反、改正并组成了一个温暖的   更多...

沈宗灵:二战后西方人权学说的演变

从意识形态角度来看,当代世界有几种不同的人权思想。有两种是基本的:一是资产阶级的,或通称西方人权思想;另一是马克思主义人权思想(就社会主义国家来说,也可称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权思想)。这两者的关系是:马克思主义人权思想批判地继承了资产阶级人权思想,又同它有原则的区别。再有两种是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权思想和国际法人权思想,前者指   更多...

陈平:纪念杨小凯

杨小凯的去世,让我非常沉痛,也非常震撼,因为他是我们这一代人里第一个冲向世界也是第一个离开世界的人。我和杨小凯一样,这几年有非常大的紧迫感,觉得来日无多,想做的事却很多,所以有的时候说话可能非常激烈,并非认为自己了不起,而是认为自己差距非常大,特别是和杨小凯相比,我自己差距很大。在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问题上我是非常明确的   更多...

肖淑珍:战争的圣殿:越战纪念碑

面对那些直接与历史有关的名胜或者古迹,心里总是抱着谨慎和戒备。因为它们既留存了历史,也可能歪曲了什么,掩盖了什么,强化了什么,遗忘了什么。 在美国,举目所见,多是战争的遗迹。如果说美国的历史是用战争连接起来的,也许一点都不为过。那些将军像、纪念碑随时提醒你,这是一个战争之国。与文化有关的名胜古迹,除了林立的教堂,   更多...

王锦思:从全球化分析国家级纪念抗战的缺失

抗战结束60年来,中国缺乏国家级纪念成为最大的失误。 60年来,所有世界大战参加国和民族都是每年在纪念日隆重纪念,国家领导人出席,全国鸣警报,降半旗,国民肃立默哀。俄罗斯、以色列甚至全国全天停止娱乐活动。韩国6月6日显忠日甚至用中国国旗为其先烈降半旗,尤其值得我们深思和借鉴。 作为侵略国的日本更是超隆重纪念。每年8月1   更多...

贝淡宁:纪念丹尼尔·贝尔

得知丹尼尔·贝尔去世的消息,我感到非常难过。我和贝老的第一次接触是在1993年,在随后的几年里我们经常通信。我与贝老最后一次通讯是在一年前,想征询他是否允许把我们之间的来往书信用在我与他人合著的书中。这本《城市的精神》是把对一个城市的心态的理论化与个人历史结合起来的书(2011年将由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以下选段就   更多...

朱学勤:我们该如何纪念南京大屠杀

转眼间已是南京大屠杀七十年纪念,从“七七事变”起算,中国宣布全民抗战也已经七十一年。抗战八年,军民伤亡达2900万之众,物质损失不计其数,人权、物权牺牲之惨烈,超过二战任何一个参战国。包括笔者在内,每一个中国平民家庭都留有祖父母一代被战争戕害的记忆,或家破人亡,或流离失所。中国人没有理由不呐喊,没有理由不纪念。但到目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