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晓力:宪法50年的相关文章

赵晓力:宪法50年

  一、我国宪法中人民共和的三种含义 人民共和的含义并不深奥。我国现行《宪法》序言写道:1949年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后,“中国人民掌握了国家的权力,成为国家的主人。”人民掌握国家的权力就是人民主权,人民共和就是建立在人民主权基础上的共和国。 共和是帝制的反面。但废除帝制并不意味着就建立了人民共和。《宪法》序   更多...

赵晓力:反哺模式与婚姻法

费孝通先生曾把中西家庭模式总结为西方的“接力模式”和中国的“反馈模式”[ 费孝通:“家庭结构变动中的老年赡养问题:再论中国家庭结构的变动”,《北京大学学报》,1983年第3期。]。在接力模式下,上一代有抚育下一代的责任,下一代却无赡养上一代的义务,一代代都只向下承担责任,就像接力一样;而在反馈模式(又叫反哺模式)下,   更多...

赵晓力:美国宪法中的宗教与上帝

一、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的“建立条款”和“自由行使条款”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规定:“国会不得制定建立宗教的法律,或者禁止其自由行使……(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   更多...

赵晓力:美国宪法中的宗教与上帝

一、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的“建立条款”和“自由行使条款”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规定:“国会不得制定建立宗教的法律,或者禁止其自由行使……(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更多...

赵晓力:信访的制度逻辑

近年来,对中国信访制度的主要批评,是认为信访并非一种规范的纠纷解决机制,应该用更符合法治的方法来取代。但这些批评未能理解到,为甚么在已经建立了行政覆议和行政诉讼制度的今天,大批民众还是选择了信访。是否废除信访制度就会取得正本清源的效果?本文认为,信访制度是嵌套在中国现行的整体政府过程中的,除非中国现行政府过程发生较大的   更多...

赵晓力:还有谁需要信访?

最近,一系列关于信访的新闻引人注目。5月1日,新修订的国务院《信访条例》开始实施;5月9日,公安部召开全国公安机关电视电话会议,公安部长周永康动员部署,从5月初到9月底,全国公安系统开展持续近五个月的“大接访”活动。按照公安部发言人的说法,这次“大接访”活动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5月18日至7月17日,由县一级公   更多...

赵晓力:学术自由、大学自治与教授治校

欧洲最早的大学出现在公元11世纪末。大约从1087年开始,Tuscany的女伯爵Matilda邀请杰出的罗马法教师Irnerius到意大利北部的波伦亚讲授罗马法,欧洲各地的学生慕名而来,这些人如何组织到一起很快成为问题。由于学生人数的大增,早期师生之间组成的合伙显然不再合适。于是学生们先是按照同乡会的方式组织起来,但同   更多...

赵晓力:谁更需要信访?

上访制度本身内生于中国层层嵌套、向上负责的政府流程。只要政府流程不改变,上访就将是常规的、制度化的和长期的。要彻底改革信访制度,着眼点应该在考虑如何再造政府流程,使得各级政府将向上负责变为向下负责新修订的国务院《信访条例》5月1日实施后,公安部作出部署,从5月初到9月底,全国公安系统开展持续近五个月的“大接访”活动。这   更多...

赵晓力:中国家庭资本主义化的号角

也许最高人民法院会后悔他们关于《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公开征求意见的决策。如果像以往颁布 “解释一”(2001年)和“解释二”(2003年)那样,采劝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的做法,“解释三”或许会像他们2010年初预计的那样,到12月底怎么也通过了;而全中国的夫妻,除了少数上法庭闹离婚的,恐怕永远不会关心,甚至不用知   更多...

赵晓力:民法传统经典文本中“人”的观念

如果说长久以来法学理论对规则的重视已经导致了对人的遗忘的话,可能显得有些耸人听闻。赫伯特伯爵在“理性的人”一文中写到: “英国普通法不厌其烦地虚构出一个神话般的人物——理性的人。他是一种理想,一种标准,是我们要求优秀公民具备的品德的化身。……在构成英国普通法的令人迷惑的博学的审判中旅行或长途跋涉,不与理性的人相遇是不   更多...

赵晓力:要命的地方:《秋菊打官司》再解读

从苏力几年前在法学界讨论《秋菊打官司》开始,冯象、江帆、凌斌[1]等等关于这部电影的讨论随后,已经把《秋菊打官司》构造成在中国讨论“法律与社会”的一个经典电影文本。本文权且作为对以上几位讨论的补充。我假定读者都看过这部电影,具体剧情就不多交待了。一.说法《秋菊打官司》让“说法”这个词不胫而走。随便用google搜索一下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