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文:侯外庐先生的晚年思绪的相关文章

朱学文:侯外庐先生的晚年思绪

  自从1987年侯外庐先生去世后,所有要我发言的场合,我总是同样的开头。我说我跟侯先生的相遇,就像是一阵狂风把一个小石子卷起来,刮到泰山脚下,从此,这个小石子就跟泰山有了对话的机会,了解了很多他内心世界的东西。我就是这样一个小石子, 因为有那一段经历,可以说我成了外庐先生最后二十年间生活、思绪和行事风格的   更多...

青袖:陈寅恪的晚年心境与《柳如是别传》的意味深长:与韩毓海先生商榷

韩毓海先生的新著《天下:包容四夷的中国》一书隆重推出了。装潢精美大气的红色封底上赫然有时贤的醒目推荐语:“这是有思想的学问,是长志气的文章。只有胸怀天下者,才能写出《天下》。”——如此高誉,必有华章,我迫不及待地翻开了书页,很快被其中一段吸引住了:“士隐和江南才子的性格,代表了中国文化品位的一个重要方面。简而言之,这就   更多...

范泓:晚年左舜生

在官方主流叙事中,左舜生(原名学训)是一个偶尔被提及的历史人物。不过,当年蒋介石邀中共领导人毛泽东赴重庆谈判这件事,与左舜生的提议有关〔1〕。1945年8月底,接毛泽东等人的飞机从重庆出发后,左舜生接到过雷儆寰打来的一个电话:“怎么样,你的提议已实行了啊?”雷儆寰即雷震,时为国民参政会副秘书长。左舜生是青年党主要领袖之   更多...

朱学勤:“凌伊”先生

1976年10月“怀仁堂事变”发生,我在陇海线一个山沟里当工人,每日里,只见军车东下,直奔上海而去;文件西来,声讨“上海帮”密谋暴动,一定要彻底解决。此前盼文革垮台,已有数年A。但听那些文件传达,改不了的文革腔,以文革否定文革,看不到多大希望。后来听第二批文件传达——“反革命暴乱”如何被“粉碎”,倒觉那批留守上海的地方   更多...

张允若:面对百日婴儿的思绪

儿子添丁了,我和老伴不远万里,来到大洋彼岸,看望这个儿子的儿子。小生命面世才过百日,白胖可爱,长得就和当年的儿子一个模样。白皙的皮肤,泛着红润,园园的脸庞,宽宽的前额,两个水灵灵的眼睛,乌黑发亮。小嘴一咧,嘴角往上一翘,舌头向前一舔,就是个甜甜的微笑。尽管还不会吐字,却总爱抬起头,伊伊呀呀地同人搭话交流。他的四肢,圆润   更多...

旷新年:答秦晖先生

“新千年初夏中国知识界发生的《读书》风波,将来在思想史上会留下浓重的一笔。”好象凭借“千禧年”这种神话就可以不朽似的,秦晖先生趁着“新千年”的神圣光辉写下了“盖棺论定”的雄文??《当代思想史上的“<读书>奖事件”》,??为了在将来的思想史上留下一笔。 我的文字有幸被秦晖先生嵌入了他不朽的文献之中,秦晖先生的雄文所发出的   更多...

向继东:晚年杨第甫

我认识杨第甫老很晚,大约是在1996年吧。此前,我读过他的回忆录《吹尽狂沙》(中国文史出版社1991年9月版),印象是,杨老敢说真话;并与朋友说过,如谁要了解湖南建国头30年的高层斗争内幕,读他的回忆录或许就知道一个大概了。尽管我知道,回忆录是不一定靠得住的,但杨老这本回忆录,是值得重视的。记得我第一次拜见杨老时,话题   更多...

史记会:《书信集》呈现的吴宓晚年生活

一在近代中国的学者群体中,吴宓(雨僧,1894-1978)先生是很特别的一位。他是学衡派的主要成员之一,终生以维护中国古典传统、对抗各式新文化为己任,即使屡遭挫折,精神理想亦未曾改变,也因此而始终游离于主流思潮之外。1949年以后,他偏居西南一隅,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备受摧辱,却于文革刚刚结束之际含恨而逝。近些年,有关吴宓   更多...

肖思科:朱德元帅的悲壮晚年

“革命到底”,这是朱德在89岁高龄时发出的生命呐喊和心灵绝唱。这不是一般革命者口号式的语录,这其中蕴含着一个开国元勋晚年的郁愤和悲壮。 73岁那年,朱德突然受到毛泽东严厉的批评。面对困惑与忧虑,朱德少了许多话语 1959年,朱德73岁。 这一年,朱德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同过去一样,他仍然用大量时间外出视察,到国   更多...

孙郁:陈独秀晚年信札

一个人到了晚年,倘还写作,大概会有很真实的东西在,所谓老之将至,其言也善吧。近读陈独秀晚年致台静农数十封信札,感慨万千。这些遗稿大多藏于台氏后人手中,台北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主办的《中国文哲研究通讯》第十三卷第一期刊出了其中的文字,读来如见陈氏的容貌,形象可感的东西颇多。研究现代史,这些信札是不可不读的。可惜内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