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雪慧:“廉洁年金”具“改革”性质吗?的相关文章

肖雪慧:“廉洁年金”具“改革”性质吗?

对“383”改革方案总报告中建立廉洁年金制度的意见,日前有人发文说体现了政策设计的平衡性,是完善公职人员薪酬体系,称符合国际惯例,在中国实行的条件是具备的。公职人员未犯重大错误或未发现腐败行为,退休后方可领取廉洁年金,有利于反腐倡廉制度的巩固。 廉洁年金制度其实不算新主意,不过是过去一二十年间不断有人献策的“高薪养   更多...

肖雪慧:作为学问家的何满子

他的审视广泛涉及到了政治、文化、历史、现状等各个方面,而他锐利的批判则可使对种种荒谬、病态已经熟视无睹的人恢复判断力。何老学养深厚,但给人感触最深的,是渗透在他所有文字中的核心信念——对人道主义、对民主政治的信念,是他嫉恶如仇的真性情。   更多...

肖雪慧:也来说说范美忠

就范美忠的事,在跟一位朋友通信时,我谈了下面这些看法。把它贴出来,一是觉得现在一些讨论过多针对个人,且以一件事对整个人下断言,有失公正;二是认为范美忠事后发表的那些言论需要进行只针对观点而不针对他个人的讨论。我愿意就此提供一条思路。ZL:范美忠的事,我知道得很晚,至今也没有看到他那篇文章原文。但就看到的也许不那么完整的   更多...

肖雪慧:拉大收入差距的“涨”工资

贫富两极分化,对任何国家来说都不是好事,对中国尤具危险性。危险首先源自中国两极分化的特殊性:“中国的两极分化不像其他同样受这个问题困扰的国家那样,一般经历了相对长期也相对自然的分化过程。我国私人财富积累的自然过程,经由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对私有财产的全面否定和大规模没收,早就彻底中断。后来发生在转轨时期的两极分化非常特   更多...

肖雪慧:余斌案暴露的制度困境

官员贪污受贿案出现了一种引人关注的新情况,一些受贿人将受贿款用于公务或慈善。现今官员私欲旺盛、公义缺乏、漠视民间疾苦,为满足无餍足的私欲而利用公权寻租、设租的情况相当普遍。这等官风下,犯事官员中出几个具有将受贿款用于公务或慈善情节的,显得有点“另类”。上海市高院刑二庭和上海市检察院公诉处不失时机地于2006年7月18日   更多...

肖雪慧:说说今年两会代表部分议案提案和言论

据央视新闻报道,今年两会议案提案大幅增加,多达上万条。两会代表和委员的整体表现历来为人诟病,这条新闻无非想告诉人们:代表和委员们议政能力在提高。然而,议案提案多,未必说明履职能力就提高了。总得先看是些什么样的议案提案吧?如果泡沫多多,譬如充斥着“取消地大物博论”、“妇女节更名女人节”、“硕士博士学位服采用汉服”、“规范   更多...

肖雪慧:纳税人、选举权及其他

喻先生大作《反驳肖雪慧,何须用新招》(简称《反驳肖》),一看题目,又让人忍俊不禁。内容则一如往常,许多用语是认真不得的。比如充斥其间的“可耻”、“文痞”之类谩骂和“姚文元”、“来俊臣”之类比附,就没法拿它们认真。以“来俊臣”一说为例吧。来俊臣何许人也?一个靠告密起家,寄生于专横权力、为这权力卖命并藉着这权力横行的酷吏。   更多...

肖雪慧:好人谢韬

说起来,谢韬是我的老校长。82年、83年在中国人民大学学习期间,他正好是时任常务副校长。80年代,还来成都作过一次哲学演讲,我去了。他的观点明显跟官方哲学有距离,印象较深。但真正认识,是2005年底了。一天,过去的系主任冯来电话说一位老人想认识我。她说了是谢韬。按约定时间去学校附近一个叫“老房子”的地方,到了才知道是谢   更多...

肖雪慧:财富与社会公正:“仇富”还是“崇富”

频繁出现于大众传媒的“仇富心理”一说,似乎告诉人们,“仇富”在我国已经成为普遍倾向。这恐怕值得怀疑。据我看,崇富才是这里更普遍和更具代表性的心理。不信,看看“一富遮百丑”和荣耀、政治地位“与富俱来”的社会现实,还有电视屏幕上每天冲着观众的眼和耳使劲灌的诸如“只有老板最懂生活”之类瞎扯胡诌的广告词——千万别小瞧了这类扯淡   更多...

肖雪慧:纳税人,说出你的权利

一、纳税:一个普遍匮缺的意识常有人指责国人缺乏纳税意识,这话不假。如果进而指责国人普遍缺乏纳税意识,不幸,这也是真的。我国每年偷漏税额高达几千个亿。偷漏税主体当然是各类企业,特别是暴富群体中的个人。别的不说,仅明星们的逃税丑闻就早已是长盛不衰、源源不绝的社会新闻。虽说暴富者在社会中始终是极少数,就是说,实际上可以实施逃   更多...

肖雪慧:城管问题能通过颁发出生证解决吗?

魏文华惨案把城管制度的存废问题再次推到了全社会面前。说“再次”,因为这不是什么新问题。自有城管以来,无论这个机构把靠劳动谋生的小贩锁定为主要“执法”对象,还是其颠覆法与非法界限的“执法”行为,都使社会平添许多冲突,近年更是血案频发。如此现实下,质疑城管制度、要求取消城管的声音越来越高。可是回应这种质疑和呼声的是一系列注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