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从元帅到囚徒的相关文章

彭德怀:从元帅到囚徒

挂甲屯20号,吴家花园?不认识。 从毗邻的承泽园一路走来,连走街串巷的背水小伙,听到这地址也是一头雾水。 你打听它干嘛?那里是彭德怀故居,现在不许参观。 终于,一位六十开外的老人知情,老花镜片后的双眼闪烁着疑惑与防备。 吴家花园位于北京北五环小巷深处,镶嵌镂花金边的灰色大门紧闭,四周绿荫青砖沉寂。 半个世纪前,   更多...

无法摆脱的“囚徒困境”?

公元前434年,一个叫做埃皮达姆努斯的小城邦发生了内乱,民主派和寡头政治的支持者们相互争斗起来。令人始料不及的是,这场原本发生在希腊世界边缘地带的小规模的危机,紧接着引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科西拉、科林斯、帕提地亚、墨加拉乃至雅典和斯巴达等城邦都先后卷入到纷争中,最后竟愈演愈烈,蔓延成为持续二十多年的第二次伯罗奔尼撒战   更多...

王建勋:司法“囚徒”困境

“周澄案”是一嘲莫须有”的审判。在一审二审法官均认为其无罪的情况下,周澄却依然遭受五年牢狱之灾。为何法官作出如此违心的判决?因为他们在此案审判中成为“傀儡”,成为有关部门的“传声筒”,失去了自己和所代表的司法机关的独立意志。尽管此案早已真相大白,尽管如窦娥一样蒙冤的周澄再三申诉,尽管最高法院批示并指令辽宁省高级法院再审   更多...

彭劲秀:彭德怀的文化素养

彭德怀曾说自己“是个‘李逵’式的粗鲁人”、“粗人”,事实并非如此。彭德怀幼时家境贫寒,少年时代只读过两年私塾,后为生计所迫而失学,做过牧童、煤矿工和修堤劳工。17岁投身军伍后,枪林弹雨,戎马半生。他虽然没有进过正规学校的大门,但他却与那些不爱学习的所谓“大老粗”完全不同。由于他酷爱学习,勤于读书,所以,他具有较高的文化   更多...

李锐:读《彭德怀自述》

一口气读完《彭德怀自述》,思绪万千,感慨无穷。历史何等公正,人民何等幸运,十年动乱之后,终于能读到这样一本惊心动魄、震古烁今的《自述》。1966年12月,彭老总从成都被揪到北京批斗游街,毒打致残,此后又被囚于暗室,专案审查,直到1974年11月29日去世。去世前已瘫痪,他对最后被允许看望他的侄女说:“这怎么办?这怎么办   更多...

林蕴晖:朱可夫事件与彭德怀庐山罢官

关于1959年彭德怀庐山罢官,可以说是早有定论。其主要原因是由彭德怀在1959年7月14日给毛泽东写的一封信引起的。但如果与1958年毛泽东对军队整风的指示联系起来研究,似乎可以看出,其中还有更深层的原因。毛泽东指示军队整风从1958年初的南宁会议到3月的成都会议,毛泽东多次说过,今年要抓一下军队的事。如说过去总是搞军   更多...

车五林 邬松 朱明艺:道德的囚徒—对彭宇困境及其社会效应的解读

2006年,南京一位名叫彭宇的青年人主动搀扶跌倒的老太太,并在老太太的要求下将其送到医院,结果老太太却认定彭宇就是撞倒她的人,彭宇则坚决否认自己撞倒过老太太。双方最终打起了官司,彭宇被法官一审判罚承担老太太的一部分医疗费,共计4万多元。 至此以后,类似的事情相续被网络和媒体报道出来,比如南通的殷红彬事件、南京撞孕妇事件   更多...

彭德怀:一个不公正的党是不会服人的

核心提示:彭德怀气呼呼地说:我想过了,我甘愿毁灭还不行,我生不求功,死不图留名,但还是留了一个不公正的风气!想打倒一个人,就给他安个莫须有的罪名,这个罪名站不住,就再安一个。这就不是毁灭我一个人的问题了,是毁灭一个党,一个不公正的党是不会服人的,是会乱成一坨的。本文摘自《中南海人物春秋》,作者: 顾保孜,出版: 中共党   更多...

何云峰:彭德怀事件与接班人问题

[摘要] 1959年庐山上发生的彭德怀事件对接班人问题具有深远的影响。这种影响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加深了毛泽东对于党内出现“赫鲁晓夫”的忧虑;突出了林彪在接班人序列中的地位;为刘少奇的悲剧埋下了伏笔。[关键词]庐山会议;彭德怀事件;接班人1959年的庐山会议,作出了所谓以彭德怀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酿成了一起震惊   更多...

老三反分子彭德怀反动罪行七十五例

一、恶毒攻击毛主席,竭力反对毛泽东思想 林彪同志说:“毛主席在全国、在全世界有最高威望,是最卓越、最伟大的人物。”“毛主席活到那一天,九十岁、一百多岁,都是我们党的最高领袖,他的话是我们行动的准则。谁反对他,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 1.一九二八年,平江起义后,毛主席指示红五军、红四军合并,彭担任副军长,他十分不满   更多...

李洪林:1959年的民间“彭德怀上书”

庐山会议上的两封信众所周知,1959年庐山会议上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对“三面红旗”提了一点意见。其实就在同一个时间,山下还有一个民间的“彭德怀”,也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同样是批评“三面红旗”。这两封信,都关系到中国的前途。彭德怀的信和故事已为人们所熟知,而那个民间“彭德怀”和他的信则被历史的灰尘所遮蔽,50余年来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