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北仲:促进内需潜力持续释放的相关文章

朱北仲:促进内需潜力持续释放

面对国内外经济环境复杂多变、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形势,我们要坚持以扩大内需为战略基点,充分认识扩大内需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建立健全扩大内需的长效机制,牢牢掌握发展的主动权。扩大内需是我们有效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保持经济稳定增长的根本举措,更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保持经济长期平稳较快发展的关键所在。但在我国目前的发展阶段   更多...

张勇:重新审视中国发展潜力和发展的可持续性

如果我们问当今世界经济发展最为突出的国家是哪一个,很多人都会想到中国,因为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像中国这样在连续30年中实现平均10%以上的经济增速。但是如果我们问哪个国家是最有发展潜力、增长模式最具可持续性的国家,也许是印度,也许是新加坡,但是经济学界几乎没人会想到中国。对此,有人可能会愤而反驳,他们会认为中国如果缺乏发展   更多...

中印发展潜力的比较分析

内容提要:中国和印度的改革都取得了显著的成就,成为当前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但不同增长要素对经济增长贡献的差异决定了印度和中国不同的发展模式。中国的高增长来自高投资、体现式技术进步的贡献以及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的推动,而印度则更多地依赖技术创新带来的服务业出口以及国内消费的拉动。当前中印两国都面临着深化改革的抉择,   更多...

迟福林:机遇潜力红利:十八大后的转型与改革

我们说“改革是中国的最大红利”,就在于抓住国内巨大需求潜力释放的最大机遇、发掘人口城镇化的最大潜力,直接取决于重大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的实质性突破。就是说,要以“最大的红利”,抓装最大的机遇”,释放“最大的潜力”。当前,改革的内外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复杂的变化:一是转型与改革交织融合,经济转型、社会转型、政府转型都直接依赖改   更多...

迟福林:释放改革的红利

“改革是中国的最大红利”,就在于未来10年我国有着以城镇化为依托的巨大内需潜力,有着转型与改革的巨大空间,以及由此形成的重大战略机遇。抓住机遇,释放改革的红利,需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充分释放国内巨大的需求潜力,形成未来5—10年我国转型发展的最大优势和主要动力,由此走出一条公平可持续   更多...

樊纲:中国的改革大有潜力,远没结束

摘要:现在我们面临很多腐败问题,这与经济转轨有密切联系,是因为没有把公权力私有化,而不是因为搞了市场经济。现在有人想再回到政府大包大揽的计划体制,这实际上是在走老路,最终的结果一定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中国还没有建成市场经济,现体制中还有许多由于旧体制没有改革造成的效率损失。中国的改革远没有结束,通过缩减政府支出、深化产   更多...

赵晓:释放“改革红利”要从三方面破题

改革还是最大的红利。李克强副总理的一句话引起了海内外民众的共鸣。毫无疑问,改革是个好事。但是,近些年来,我们对改革的共识正在模糊,对改革的感觉也变得既熟悉又陌生。当前我国的转型与改革远未完成,改革全面进入以调整利益格局为重点的攻坚区、深水区,以改革促转型、促发展的潜力巨大。李克强副总理的“改革红利说”有一个大背景,就是   更多...

张曙光 张弛:2012增长潜力下降,改革刻不容缓

增速回落是潜力下降的结果 2011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471564亿元,增长9.2%,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上涨5.4%。从经济增长来看,呈逐季回落态势,四个季度分别为9.7%、9.5%、9.1%和8.9%。这种情况的出现符合人们的普遍预期,既是中国经济增长潜力下降的必然结果,也是宏观调控政策效应的显现。 经济增长高   更多...

南都社论:发掘互联网潜力实现更有效沟通

国新办昨日公布《中国互联网状况》白皮书。白皮书称,中国政府鼓励和支持发展网络新闻传播,公民依法享有互联网上充分的言论自由,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中国管理互联网的目标是,促进互联网普遍、无障碍接入,主张合理运用技术手段遏制违法信息传播;依法开放中国互联网市场,欢迎各国企业依据规定进入中国,保护外资在华   更多...

张文木:印度国家发展潜力及其评估

建立在价值与使用价值对立基础上的资本使人类的天然消费资本化。国民消费资本化的过程必然是国家资源透支性利用和国民生活贫困化的过程。当资本对国民消费形成绝对主导时,如没有海外利润的大量回流和补偿,国民生产主体即劳动者的贫困化也就达到极端并迫使资本再生产因在国内市场狭小而转向海外,以便在更大的即国际的范围汲取高额利润。为了保   更多...

蔡昉:挖掘无限的二次人口红利潜力

中国在长期享受“人口红利”之后,许多人预期这一经济增长源泉即将于2013年前后,随着“人口抚养比”的停止下降而消失。对此,学术界和政策研究领域存在不同意见。观点差异之大,争论对立程度之深,论辩感情色彩之重,颇不寻常。表面看,这似乎延续了马尔萨斯《人口学原理》之后经济学界始终存在的乐观和悲观主义者之间的对立传统。其实不然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