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实:李慎之先生的相关文章

周实:李慎之先生

《书屋》发表他的文章是从他的短文发起。那是一九九六年《书屋》杂志的第四期。那时还是双月刊。那篇短文的标题是《“本事”一桩》,发在“灯下随笔”栏里。文章一千五百多字,写了他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的时候,从五七干校回到北京,得识舒芜,时相过从,舒芜转送他聂翁的诗作《北荒草》(聂绀弩,1903-1986,湖北京山人,著名诗人、   更多...

蒋泥:追怀李慎之先生

慎之先生逝世两周年,国内发不出来的旧文一篇。 愚公家的门前有大山,阻塞交通,不便与外联系,他动了念头,要发动子子孙孙,来把挡路的山搬掉,于是就有了名垂千古的 “ 愚公移山 ” 。 但我们称赞这人的傻子精神,无非是知道,这个“榜样”不能模仿,不可学习。万一能仿可学了,谁还歌之颂之,让它千秋万岁呢? 因此,所谓“愚公”精神   更多...

徐友渔:悼念李慎之先生

自5天前得知李先生处于弥留状态,就一直揪心地不安。19日和20日上午听到他的症状稍有改善的消息,虽然明知这是一种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中的小波动,但心中的祈望却挥之不去:世界上毕竟出现过奇迹,也许,我们会迎来李先生的康复。 段跃3月底给我来电话,说4月5日安排一个聚会,李先生和大家见见面。我因为4月4日要出差成都,所以决定聚   更多...

先生走了 我们来了——追思李慎之先生

(本文有删节,仅供学术交流) 对李慎之先生,我曾有过“N次亲密接触”。第一次发生在2002年阅读《顾准日记》时,先生的序先后读过两次,书打开时一次,合上时又一次。开卷时先生是向导,读过后先生是“工具”——理解顾准的工具,一个十分称手的好用的工具。当此缅怀先生的日子里,重新检视与先生“神交”的点点滴滴,我又一次看到序中划   更多...

崔卫平:怀念李慎之先生

请李慎之先生为《哈维尔文集》写序是徐友渔的主意。那是1998年的夏天。我拿着友渔给的电话号码先和李先生通话,先生在电话那头声音洪亮,中气很足,我一时有些吃惊,不能把他和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联系起来。等到了在社科院的办公室里李先生见面,才看出先生实际上比较瘦弱,脸上有明显的老人斑,甚至有点忧郁的气质,我带去了手头几乎所有关   更多...

郭世佑:迟来的申谢——致李慎之先生

慎之先生: 自客岁5月请你来敝所做学术演讲之后,我连那顿简便的午宴都没陪完,就抽身离杭,赴会武夷山了。虽一直想着回头函谢,或拨线请安,顺便搭车问学,策我上进,无奈近年性情趋懒,而你又偏偏不知网络为何物,不懂电子邮件之类,故一拖再拖。演讲时的照片效果欠佳,也有点不好意思寄呈。拖过一段时间后,我就索性指望近期北上,为革命神   更多...

秦晖:怀念慎之先生

虽然前几天已经听说李老病危,但几天过去了,大家都期望转机的出现。今日证实先生驾鹤仙逝,仍觉突然。草成此文,以寄哀思。 4月14日中午孙大午兄到寒舍,打算与我依前约一起乘车到协和医院看望慎之先生。此前二日与慎之先生约定时,先生曾乐观地说他已接近康复,准备出院。不料此时我们打电话到病房,先是医护人员接电话答以不能探视,随后   更多...

潘维:慎评李慎之先生

2003年春,我在浦山先生的遗体告别式上见到了李慎之先生,未想他那么快也过去了。想当年他任社科院主管国际片的副院长,送我等赴美留学时正是意气风发之际。当时他侃侃而谈,旁征博引中外名人,要求我等博古通今,学贯中西。李先生谈话中显现的才气之高,令人十分敬仰。后来我曾在加州接待慎之先生,陪他在旧金山湾区游逛,有许多深谈。谈到   更多...

吴远鹏:李慎之先生论“文化大革命”

(一)今年(2006年)春节放假后上班的第一天,我就收到了北京李伊白女士寄来的《怀念李慎之》(续一、续二)两本书,想到李慎之先生逝世已经两年多了,这段时间以来,自己虽然仍然阅书(报)不断,但却没有再看到像先生一样思想深邃、文字畅美的文章,后辈学人或许在学理的论说上能够做到非常科学、规范、严谨,但却没有先生那种历尽风雨苍   更多...

白奚:李慎之先生与我谈“学术大方向”

1997年末,我仰慕“三联•哈佛学术丛书”的盛名,把在博士论文的基础上充实修改的书稿《稷下学研究》送交三联书店编辑部。在本书审稿出版的前后,我与李慎之先生有过一段难忘的交往。 此前,我并没见过李慎之先生,了解得也不多,只知道他的社会知名度很高,在学术界也很有影响。我从责任编辑许医农先生那里得知,我的书稿在初   更多...

一个忘却时代的纪念——悼念李慎之先生

慎之先生去世了。 2003年4月22日上午,我在广东这个南中国省份,“世纪瘟疫”的中心,听到这个消息。三月的罗浮,阳光耀眼,热浪逼人。而我的心中,漾动的是一种这样的凄苦和悲凉;为慎之先生,也为我自己。生命之脆弱,死神之逼邻,在这一刻竟显得如此清晰。 虽然,在好几天之前,已经获悉先生患肺炎入院的消息;虽然也知道,对于一个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