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宁:“九一三”事件后我出任空军司令员的相关文章

马宁:“九一三”事件后我出任空军司令员

“九一三”事件后的空军“九一三”事件发生时,我任兰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1971年9月12日晚上,指挥所不是我值班,凌晨0点多值班员突然打来电话,叫我们常委都到指挥所。这时指挥所已接到上面命令,让所有的飞机都返回机场,随即叫各部队飞夜航的飞机都陆续返航落地,净空。但全部雷达都开机搜索。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谁也猜不出来。指   更多...

顾训中:我在空军部队经历“九一三”

顾训中,“历史研究者,曾任军事科学院《军事学术》编辑,空军政治学院党史教研室主任”。“九一三”事件发生时23岁,正在空军部队服役。1971年,是我人生轨迹转折的一年。这一年的1月,我接到调令,从正在陕西汉中地区三线工厂参加国防施工的空军工程兵第八总队调到沈阳军区空军政治部宣传部工作。由于八总队将于这年2月份成建制地从沈   更多...

向红:“九一三”四十年有感

向红,退休干部。周宇驰(“九一三”事件之前的空军司令部党委办公室副主任)之女,1970年入伍,“九一三”事件发生时未满17岁,正在广州中山医学院读书(工农兵学员)。“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如今四个十年过去了。每年的这个日子,我会和许多受“九一三”事件牵连的人一样,思绪万千。在四十年前,我就已经明白:政治上的   更多...

丁凯文:“九一三林彪出走事件”研究述评

“九一三林彪出走事件”距今已35年,由于这一事件本身的波谲云诡、扑朔迷离和当局事后的掩盖歪曲,关于这一事件的真相至今仍然众说纷纾2005年,中共中央党校的韩钢教授在论述这段中共历史的热点难点时感慨地说:“‘文革’历史的研究,最为复杂、最多争议也最为困难的问题,就是‘九一三事件’了。”为何“九一三事件”会出现如此状况?   更多...

胡小水:“九一三”断想

胡小水,退体编审。“九一三”事件发生时18岁,正在内蒙插队。其父胡痴是在文革初期被打倒并关押审查的原《解放军报》代总编辑、新华社代社长。一那一年,我正在内蒙古土默特左旗下面一个公社“插队”,那时18岁。记得是10月的某一天,我们知青从地里收工回来吃午饭。忽然,大队的广播喇叭里喊我和另一个知青的名字,叫我们到大队部去取信   更多...

廖振旅:“九一三”使神话破灭

廖振旅,退休干部。“九一三”事件发生时35岁,是中共湖南省资兴县委办公室干部,因文革中参加造反派而受到审查、批斗,正被安排在资兴县杨洞水库工程指挥部做临时工作。震惊 文革期间,我在湖南资兴县杨洞水库工程指挥部做过三年半临时工作,给全县成千上万修水库的农民和工程专业队编佣工地战报》。1971年冬的某一天,我将一期战报稿编   更多...

周孜仁:省委秘书记忆中的“九一三”

周孜仁,自由职业者,作家。“九一三”事件发生时26岁,是中共云南省革命委员会核心小组办公室(即后来的省委办公厅)二处秘书。“九一三”事件发生时,我在云南省委办公厅秘书二处作秘书。14日一早,周恩来就用保密电话亲自向各省最高长官通报了情况。云南省委书记兼昆明军区政委周兴也接到了同样的电话,总理通报了情况后,要求马上下令云   更多...

黄春光 邱路光:对话“九一三”

按:2011年7月20日,应《记忆》编辑部之邀,黄春光(黄永胜之长子)、邱路光(邱会作之长子)就“九一三”事件做了三小时的口述。“九一三”事件发生时他们都正在部队服役。这是经过他们审阅的口述记录稿。本刊发表时略有删节。黄春光、邱路光:我们先说个前提。我们不是搞政治的,只是想研究历史的真相。由于我们也是亲历者,我们清楚地   更多...

何蜀:与“九一三”有关的零散记忆

何蜀,退休编审,文革史学家。“九一三”事件发生时23岁,正在重庆家中待业。1971年的“九一三”,是文革中以至整个当代中国史上惊天动地的大事变。然而现在搜索记忆,我却想不起在官方公布这一消息之前,我是什么时候得知的。查日记上也无记载,显然,在文革那样祸福难测的年代里,太敏感的事情是不会写入日记的。模糊的印象中,消息是邻   更多...

顾土:初中生活与“九一三”

顾土,高级编辑。“九一三”事件发生时14岁,正在北京上初中。1971年初,在江西干校的母亲病重,先是送到南昌的医院,但那里的医生都已下乡,医院由护士当家,治疗不见任何效果,所以干校最终同意我母亲在我哥哥陪伴下回北京。我在此前为防传染上血吸虫病,暂时寄居到了湖州姨外婆家,接到父亲从干校的来信后,也赶回了北京。初中课程与战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