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谁有权力监视大家的相关文章

韩咏红:谁有权力监视大家

他今年29岁,在视频中一副文质彬彬的书生模样,说话时思路清晰,眼神平静而坚定。此前估计谁也想不到,这个外貌略显稚气的白人青年,成了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告密者之一。在告密——自我曝光以后,斯诺登如今下落不明,前途未卜,在命运征途上等待着他的,有可能是漫长牢狱,也可能是一辈子的逃亡生活。但是,他表示不后悔。在21世纪的今天,   更多...

张鸣:人有权不受监视地生活

眼下,中国城市里,已经成了视频头的世界,到处都是,公共场所有,不那么太公共的地方,也有,害得老头不敢轻易提裤子,女孩担心走光。不过,据说这种视频头还是有好处,很多涉及银行的犯罪,最后破案,都跟这种“高科技”有关。当然,为了公共安全,在某些情景下忍受一点窥探,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现在的犯罪这么多呢?不过,这种窥探如果进入   更多...

邵建:谁有权定义“恶俗”

在京音乐界的一些高端人士日前举行一个网络歌曲批判的座谈会,《新快报》的报道标题是“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推动网络歌曲健康发展”。这个题目让我很吃惊,恶俗与健康,谁来定义,由谁确定?或者,谁有定义和确定的权力?很显然,参加座谈会的人自认为有这个权力,因为与会人员表示,“广大音乐工作者和网络从业者一定要共同携手,以强烈的   更多...

韩咏红:宪政姓什么?

中共新领导班子登场刚过半年,舆论界围绕中国政治制度与意识形态问题的激烈论战,已进行了至少三个回合。本月以来,外传中央新规“七不讲”引发的呛声未平息,两份官媒子刊上周又接力发文,高调宣示中国不要宪政。果不其然,自由派学者群起攻之,新一轮大辩论旋即在微博上铺天盖地展开。这嘲宪政大辩论”,源起于人民大学法学教授杨晓青发表在《   更多...

黄钟:谁有权为我们画地为牢?

户籍管制和隔离制度就是给身份农民画地为牢,除了参军、招工、上学、提干等微乎其微的机会外,身份农民只能生于斯,终老于斯。在制度上,中国岂止是闭关锁国,还闭城锁乡呢!尽管如今可以到城市当“农民工”,但前提条件是他有利用的价值,并且还得准许被利用。为城市流汗甚至流血,是身份农民居留在城市的不可缺少的基本条件,一旦丧失工作,就   更多...

韩咏红:于建嵘 为上访者画出生命的尊严

用绘画释放淤积在心中的压力与困惑,这是社会学者于建嵘给自己寻找到的精神出路。理论是冰冷的,但是人心是火热的,他无法在学术研究抽离冷静的要求下,表达对每个具体生命的关怀,倾诉自己的无能为力,绘画成了解答。被喻为“用脚做学问”的社会学家于建嵘为上访者画出生命的尊严因为难以抚平内心对受调查者的愧疚,他有一天拿起画笔,一笔一笔   更多...

韩咏红:哀悼与哀悼以外

从2008年四川地震至今,两年来中国人举行了3次全国哀悼活动。第一次是2008年5月19日至21日,在惨痛伤亡所带来的震惊中,全国民众为表共度时艰,悼念罹难的数万名同胞,一连哀悼3天。全国停止一切公共娱乐,所有国家机构与驻外机构下半旗;当年5月19日下午2点28分,即“5·12”地震发生的同一时刻,全国默哀3分钟,汽车   更多...

韩咏红:在金融领域夹缝里的抗争

从今年2月延续至今的政坛震动与丑闻,持续地吸引着各界目光。正当许多人用震惊兼八卦的心理追踪中国红色家族的丑闻时,也有人更关心一个普通中国居民的命运——曾有一个时候,她比高官或高干后代更是命悬一线。她就是浙江民营企业家,原有“亿万富姐”之称的青年富商吴英。今年31岁的吴英出生在普通农家,十几岁就与人合作开设美容院,22岁   更多...

韩咏红:左右斗争 左右为难

中共前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试图打造的毛式红色基地已然梦碎,但是中国知识界的左右之争至今仍在激烈进行。过去一个月来,著名自由派知识分子再次遭遇人身攻击与威胁,极左意见领袖为“四人帮”之首江青平反,这都凸显社会思潮依然暗流涌动,左右双方对现状都不满。领导层试图以官方结论为社会思潮定调,实际上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一   更多...

韩咏红:温家宝达沃斯再触政改核心

中国体制内的政改推动者、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昨天在于大连举行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再次为政治体制改革发声。他强调,中国须要改变权力绝对化与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改革中共和中国国家领导制度是“紧迫”任务。这是温家宝连续3年在这个面向全球政界与企业家的场合上,展示自己力挺政改的坚定立场;去年下半年,温家宝也曾多次在国内外不同场合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