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宇宽:我的“毛粉”外婆的相关文章

郭宇宽:我的“毛粉”外婆

我的外婆去世了。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年多时光里,我非常痛苦,一想到我的外婆,我的心就像被刀扎一样,这是我心里长时间无法直面的创痛。我的外婆居然是一个“毛粉”,很长时间,我无法和她有任何深入的思想交流 。但我一直知道她是一个好人,一个对别人特别好的人,如果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有些人,在脑子里从来没有邪恶的念头,从来不想占别人的   更多...

郭宇宽:中国农民与全球化

在讨论中国农业问题方面,有两个核心的议题,一个是市场经济,一个是全球化,这两个议题不仅仅是中国的议题,而且是全世界知识分子的议题。衡量一个知识分子是左翼还是右翼的分水岭,前者通常态度是反全球化,反市场经济;后者通常是支持自由市场、自由贸易,支持全球化。   更多...

郭宇宽:儒法分歧到今天依然是中国思想界分歧的主线

主讲嘉宾:郭宇宽(知名媒体人、清华大学经济所博士后)主办: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承办:腾讯评论 时间: 2010年3月19日( 周五)晚7点-9点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蓟门桥校区)图书馆学术报告厅主持人:杨子云主持人:各位网友晚上好,欢迎来到燕山大讲堂。今天请来了郭宇宽,他是难得的青年才俊,和我是同龄   更多...

郭宇宽:另类屈原

各朝各代的统治者和他们编纂的教科书善意的把我们的屈原同志塑造为了忠君和爱国的楷模。掩盖了他更是我国历史上追求个性解放、勇于特立独行、坚持独立思考的先驱。今天真实的屈原被遗忘了,只有粽子和爱国留了下来。   更多...

庄永志:外婆的声气

外婆走了好几年,昨晚又听见她的声气。 摆 古 我总觉得外婆是念过书的。有时候,见她拿张报纸,念念有词。一听,念得不差;一问,她就像秘密被人发现:“不会,不会,不会念,睁眼瞎。” 她也给我讲故事——她叫“摆古”——从来不说“从前”,只讲那时侯我妈多大、我舅舅多大,那时侯有我没我。 她还给我讲戏。有一出,忘了是滇戏还是花灯   更多...

郭宇宽:卖肝者说

网上看到一条新闻,几乎一闪而过,并没有太多被重视,却引起我的很多思索。新京报的报道,5月25日晚,北京西直门北大街发生一起群殴事件,一男子被打伤送到医院。报道中说,被殴者是湖北来京卖肝者,其向卖肝中介索要费用遭拒后被打,伤者被送往医院后自行离开。这是一条让读者心酸的新闻,人可以出卖自己的才干,出卖自己的体力来收益;也有   更多...

郭宇宽:大陆岛民

我有一个拿不上台面的爱好,就是潜水看网上骂架,我是把写字作为养家糊口饭碗的人,通常情况下我的写作习惯是每写一个字都在数得了几分钱稿费,这样才有写下去的动力,我特别佩服网上那些一心付出不讲索取的撰稿人,特别是在骂架的时候激情洋溢,让人击赏。这些日子在看一些国外的华语论坛,不同背景的华人争论一些公共问题就非常有趣,看到   更多...

海曙红:外婆的老屋

去年夏天我们姐弟相约飞回中国去看望一百零五岁的老外婆,听说老外婆自 从搬进摩登的高层公寓楼居住后就一直卧床不起。外婆生于清朝末年,用她的话说也算经历了三四个朝代,虽说她一介平民妇道人家,并不刻意关心社会,但总得跟着世道过日子吧,不管世道怎么变化,她总是把“一朝天子一朝臣”挂在嘴边,把自己和平民百姓都广而言之诩作臣。外婆   更多...

郭宇宽:民粹主义就是人民的“青春期”

现在有很多学者对社会上越来越明显的民粹主义氛围感到忧虑,比如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秦晖就对民粹主义就有过一些批判。但我注意到,在民主转型期间,几乎所有国家或地区都会不可避免地遭遇民粹主义的浪潮。有一本书是专门讨论民粹主义的危害的,叫《民粹亡台论》,作者是台湾大学心理学系教授黄光国,他曾与我有过这方面的交流。他说道,民粹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