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之俊:钱锺书为什么没有被打成右派?的相关文章

钱之俊:钱锺书为什么没有被打成右派?

1949年,面对改朝换代的变革,钱锺书夫妇最终选择留在国内。杨绛说:“解放前,我们是读过大量反苏小说的。但我们不愿远走他乡去当二等公民,仰洋人鼻息。我们爱祖国的语言文化,也不愿用外文创作,所以在世局嬗变之际选择留下。谣言传说共产党要‘杀四十五岁以上的知识分子’,凭常情可以否定,或只算我们‘短命死矣’,不愿离开父母之邦。   更多...

何蜀:吴宓为何没有被打成右派

在重庆出版社2003年9月出版的《当代重庆简史》(俞荣根、张凤琦主编,编委会由中共重庆市委、市政府及宣传部门官员组成)一书里,称吴宓在1957年那场反右派运动中被划为右派(见该书161页),此说大谬。吴宓和陈寅恪一样,逃过了“反右派”这一浩劫。吴宓为何没有被打成右派?在吴宓著、吴学昭整理注释的《吴宓日记续编》第三册(   更多...

没有右的是残疾

作为CCTV最挑剔的观众之一,作为央视旧观念最明目张胆的、最顽固的冤家对头,破天荒第一次,我要改弦更张,为央视叫上一回好,由于它首播的《走向共和》,央视为自己多少找回了一点荣誉。《走向共和》对袁世凯、李鸿章、爱新觉罗叶赫那拉氏给些“正面”形象引起了一部分人的不快,争论声烈,据说CCTV以巨无霸的绝对话语霸权地位,也不得   更多...

杨耕身:钱云会之死,原谅我们没有看到一切

“没有生存下来的诸君,要叙述此事他们已无能为力。但愿他们原谅我,没有看到一切,没有想到一切,没有猜到一切。”(语出索尔仁尼琴)在一个没有勇气去猜想的年代,我们已无力去猜测,在一片神奇的土地上,这是否就是2010年最后一个悲怆的音节?这是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上访村长钱云会之死。12月25日上午9时左右,在乐清市蒲岐镇虹   更多...

没有人幸免于罪

8月19日,成都市新都区法院对原金堂县公安局城郊派出所副所长王新和民警黄小兵公开宣判,以玩忽职守罪分别判处王新和黄小兵有期徒刑3年和两年。这二人的“玩忽”,导致了一个三岁女孩被活活饿死——这就是去年震动全国的李思怡事件。成都市委政法委书记王体乾曾在批示中写道:“一个无辜的小生命就活活饿死在我们这些‘冷血者’手中。” “   更多...

秦晖:为什么美国没有社会主义

以1997年十月革命80周年和世纪末的临近为契机,近年来国际上关于社会主义的讨论又趋活跃。面对着本世纪社会主义运动这—人类历史上惊人的大起大落,无论从“社会主义复兴”还是从“社会主义反思”的角度,人们都对中俄两国关注最多:俄国社会主义何以兴衰相继?中国社会主义何去何从?然而人们也没有忘了第三个大国美国,这个经典上所称的   更多...

丁东 谢泳:钱锺书的另一面

丁:钱锺书一生无党无派,淡泊名利,临终之际留下的话是:“遗体只要两三个亲友送送,不举行任何仪式,恳辞花篮花圈,不留骨灰。”这是不容易的。此前有一个作家被点名批判,他却送去一幅“铁肩担道义”的对联表示慰问。钱先生去世后,余英时、王元化先生都认为,他的离开,标志着出生于上世纪初那一代学者的终结。他的逝世,象征了中国古典文化   更多...

高峰枫:钱锺书致方志彤英文信两通

《上海书评》第99期(2010年7月18日)上,刊有一篇李文俊夫人、德国文学专家张佩芬回忆钱锺书的文章《“偶然欲作最能工”》。文中引用了一段钱锺书对他的清华同学方志彤的评论: 事实上,钱先生对有真才实学、肯于下死功夫的学者还是十分尊重的。他在答复文俊所问关于庞德的一封信(查文俊记载是1980年7月25日)里写道:“Po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