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励生:悼念邓正来先生的相关文章

吴励生:悼念邓正来先生

正来兄走了,走了整整一个星期,我无法形容自己悲痛的心情。第一时间接到正来弟子孙国东短信通知“正来逝世”时,我整整两天脑海一片空白;之后接到复旦高研院的“关于征集悼念邓正来教授文章邀请函”,四五天中我也是说不出多少话来。正来兄跟我的交往很特别,几乎是思想上的“铁哥们儿”,却又谈不上多少私人交情。因为思想碰撞多年,以至我写   更多...

汤一介:悼念周一良先生

照中国文化书院的惯例,我们的导师八十岁、八十五岁、八十八岁(即米寿)和九十岁以上时,总要为他们开一个盛大的祝寿会。今年正好是周一良先生的 米寿 ,中国文化书院于九月十六日在友谊宾馆的聚福园举办周先生的祝寿宴。周先生患帕金森氏病已多年,不大能起床,我们原估计他不一定能来参加宴会,先期给他送去了蛋糕和鲜花,表示我们大家对他   更多...

徐滇庆:悼念恩师张培刚先生

2011年11月23日,我忽然收到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徐长生发来的一则邮件,张培刚老师已经驾鹤西去。这则消息给我的震惊无以言表。早在几年前我们几个师兄弟就曾经讨论过如何庆贺老师的百岁寿辰。大家一致认为,最好的祝寿就是发扬、光大张老师的学术思想,在发展经济学领域中多出一些好书、好文章。为此,我在2009年出版的《终结   更多...

李存山:迟到的悼念——回忆李慎之先生

说来惭愧,我与李慎之先生同住一个楼,当2003年“非典”肆虐期间,我得知他病逝的消息,已是在告别仪式的一个星期以后了,当时只能默默地以“心丧”向他告别。一年之后,张岱年先生逝世,我陆续写了几篇悼念和回忆的文章,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写这类文字。在我写悼念张先生的文章时,总觉得还有一种哀思应该向另一位我所尊敬的长者表达,   更多...

韦森:沉痛悼念朱厚泽先生

从友人的信件中,惊悉朱厚泽先生今日凌晨仙逝,震惊不已。记得在1986年在北京召开的一次小范围座谈会上,有幸聆听时任中宣部部长的朱厚泽先生的一席讲话。多年过去了,先生慈祥、宽容、平和和睿智的音容笑貌仍然历历在目。自那次有幸聆听先生的讲话后,多年来我在国内和国外许多朋友圈中常常讲,朱厚泽先生任中宣部部长的时期,是当代中国思   更多...

邓正来:中国与世界的王铁崖先生

我与王铁崖先生相识,大概是1983年我在外交学院读研究生的时候;当时只是在课堂上与王先生有一面之交,未得深谈。1987年,作为《二十世纪文库》的编委,我负责安排王先生在被打成“右派”期间翻译的凯尔森所著《国际法原理》一书的出版工作,并有幸担任该书的责任编辑。在这个期间,先生出于对学术的负责,让我根据原著对稿子做全面的校   更多...

一个忘却时代的纪念——悼念李慎之先生

慎之先生去世了。 2003年4月22日上午,我在广东这个南中国省份,“世纪瘟疫”的中心,听到这个消息。三月的罗浮,阳光耀眼,热浪逼人。而我的心中,漾动的是一种这样的凄苦和悲凉;为慎之先生,也为我自己。生命之脆弱,死神之逼邻,在这一刻竟显得如此清晰。 虽然,在好几天之前,已经获悉先生患肺炎入院的消息;虽然也知道,对于一个   更多...

冯象:“蜜与蜡”的回忆——悼念李赋宁先生

五月十日,李先生去了。十一日一天接的电邮,都是先生逝世的沉痛的消息。去年三月访问北京,到蓝旗营小楼拜访他,精神还挺好。谈起我的亚瑟王故事,马上就翻开大辞典似的,举出一串古法语、中古高地德语和拉丁语文献的素材例证,一个音节都不含糊,跟二十年前一模一样。师母说他每天散步锻炼,中西医结合,比前两年有进步。本想今年秋天再去探望   更多...

傅国涌:北望云天黯无语——悼念王来棣先生

2013年第一天,在严寒中惊闻噩耗,王来棣先生已于2012年的最后一天离开了这个世界。此时,许良英先生已在海淀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躺了十几天。想起2012年9月9日下午,在北京中关村见到王先生,我要给她拍一张照,她还去梳了一下头发,然后安详地坐在椅子上,斜阳穿过玻璃打在她的脸上。其时她身体已经比较虚弱,还不停地起身去给我们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