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假辫子和官话的相关文章

张鸣:假辫子和官话

清朝最后十年,清国留学生去日本的最多,因为一来成本低,手续简便,连签证都不要,买张船票就去了,船票又不贵。二来,中国人认为,留学是为了学习西方,日本人学西方学得最好,有现成的经验,我们只需要把这经验学过来,就万事大吉,省事省力。去日本留学,变服饰没有问题,日本的和服,多少有些唐人的余韵,让穿惯了满人“胡服”的汉人留学生   更多...

周有光:漫谈蓝青官话

一、到处听到蓝青官话 1980年代,一位北京语言学院的教师对我说,他的外国留学生学习普通话已经能够自由谈话,并且每天看中文报纸,但是在假期中从北京到外地去旅游,听不懂外地的方言普通话,要求补习方言普通话。这位教师把我的谈话录了音,作为“吴语普通话”的听力教材。我自己听了自己的录音,浓重的常州土腔,实在难听!我的老伴张允   更多...

徐贲:改良不是清除八股官话的根本出路

《新闻1+1》中,评论员将新领导的开头15天归结为“四个平”。具体而言即为:平常的声调,没有去拔高;平实的语言,力 求口语化;平实的工作作风;不同平常,改文风、改会风。这给人们对中国的政改带来了一些希望,也给新领导带来了一些新的形象。从一个人的语言和说话方式得出关于他的印象,并且对他产生信任感或不信任感,这在修辞学里叫   更多...

张鸣:新军脑后的辫子

晚清的军事变革,第一波其实是从淮军开始的。最大的机缘,是淮军开到了上海,遭遇了上海洋人的自愿兵洋枪队。最开始是洋人组织的洋枪队隶属淮军,后来则整个淮军洋枪队化,不仅使用洋枪洋炮,而且全部操典概用西式,连立正稍息向右转的口令,都袭用英语。来自两淮山里的泥腿子,经过洋人教官训练,一听turn right,就知道向右转。但是   更多...

吴思:潜规则与正式规则切换的秘密——说官话的利害计算

说官话,还是不说官话,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选择问题。我看过清朝人笔下的几个对话,都出现了话语体系抉择的场面,其中还有迫使说官话者改口的场景。细品当事人的应对和选择,颇有一番能够以利害计算出来的道理。 1853年9月4日,小刀会在上海造反,擒获上海道吴健彰,与上海一湾之隔的宁波顿时紧张起来。小刀会本是洪门天地会的一支,活跃   更多...

张鸣:辫子王朝的闲话

已经有好些时间了,一打开电视,换台不过三,就会出现梳着大辫子的清朝男人的形象,占据主角位置的多半是爱新觉罗氏的孙男孙女们,以及他们身边被割掉了命根子却依然笑容可掬的太监,眼下又加上了红顶花翎盖着的清官大老爷。如果民初的人能活过来看看这场景,说不定以为当年的宗社党甚至张勋的辫子军又回来了。20世纪的历史变化就是这么奇妙,   更多...

李伯勇:假话、真话与环境

十八大后,新领导班子的新气象,就是说话方式和说话内容充满鲜锐和活力,跟先前那套假大空的官话套话是两种版本,我们从主要党政领导的讲话和行事方式可以看出来。对中国官场和会风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从上到下(中央到乡镇),凡开会,做报告,从主持语到各个相关领导的报告,开头都有冗长的套话,好像不这样就是不讲政治,说话就不正规,就名   更多...

张鸣:《叫魂》的多余话

孔飞力(Philip A.Kuhn)的《叫魂》,是一本很多人读过并且谈论过很多的书,似乎即使从节约笔墨和纸张的角度,我也没有必要再来说三道四。但是读书人的毛病就是不仅要读而且要说,有话要说的时候,不说就憋得难受。不然怎么当年一“引蛇出洞”,就引出了嘴巴发痒的几十万右派。在此我想要说的是由《叫魂》引发的一点漫无边际的联想   更多...

张鸣:假唱背后的完美病

奥运会开幕式传出假唱的消息。我之所以称之为消息,不说它是丑闻,是因为在某些可以操控开幕式的大人物眼里,这仅仅是一种惯用的技术性控制——唱得好的那 个孩子形象差点,因此就得用另外一个形象好的露脸。据说,在别人看来被埋没的那个发声的女孩,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她的歌声,让几十亿人听到了,这 可不是每个会唱歌的女孩都有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