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纪霖:我为什么批评莫言?的相关文章

许纪霖:我为什么批评莫言?

我个人不喜欢莫言的文学风格,但我知道,有不少专家和读者热爱他。超越个人的品味偏见,我愿意承认,他是当代中国的文学巨人。一个文学家不仅以作品说话,而且也以自己的人格见世。文学家可以超越政治,但不可以超越道德。我这里说的道德,乃是忠诚于自己的文学信念和价值信念,那是一种善的德性。如果莫言像一些左派作家那样,真诚地信仰《讲话   更多...

刘再复、许纪霖谈莫言

【编者按】中国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东西方学界争议声不断。FT中文网就此采访了旅美学者刘再复教授与中国学者许纪霖教授,请他们就一组相似问题作答。刘再复先生从文学创作的角度,许纪霖先生从知识分子人格的角度,对莫言获奖表达了截然不同的观点,为解读“莫言现象”提供了多维视角。我们将他们的回答整理汇编于下,以飨读者。FT   更多...

许纪霖:鸡蛋与高墙:莫言的双重人格

时光倒退二十年,没有谁能够想到,从胶东半岛的高粱地里,会走出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是当今中国文坛的怪才、鬼才,他的中国式魔幻现实主义,像江南style一样,让洋人见识了东方文学的“他者”。他的得奖,在意料之外,亦在情理之中。诺奖宣布的那个不眠之夜,有多少国人欢呼,又有多少国人不服:为什么偏偏是莫言,而不是村上春树?   更多...

许纪霖:坚守底线是知识分子的伦理责任

莫言式的生存智慧前不久,瑞典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之一、瑞典文学院唯一懂得中文的马悦然先生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许纪霖教授欠莫言一个公开道歉》。为什么马先生要我向莫言道歉呢?原来在2011年11月8日,莫言在腾讯微博上发表了一首打油诗:唱红打黑声势隆,举国翘首望重庆。白蛛吐丝真网虫,黑马窜稀假愤青。为文蔑视左右党,当   更多...

许纪霖教授访谈录

当前教育如何走?南方教育时报:2009年9月您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 我虽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但我可以改变我的课堂 那时候您还对局部性的教育改革很乐观, 到了2010年9月您说中国缺的不是反抗的话语,而是反抗的实践。而自己 没有勇气与社会决裂 面对现实,有一种无力感 。这两件事为何前后这么大的反差,随着您对中国教育越来越深   更多...

许纪霖:背着“十字架”做研究

许纪霖,1957年出生于上海。现任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博士生导师,E C N U -U B C现代中国与世界联合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重点人文社科研究基地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主要从事二十世纪的中国思想史和知识分子的研究,近年来著有《中国知识分子十论》、《大时代的知识人》、《当代中国的启蒙与反启蒙》、《读书人站起来   更多...

罗福林:莫言的批评者们错在何处

当中国小说家莫言这周初接受诺贝尔文学奖时,文学与政治的关系这个话题吸引了人们的广泛关注。诺贝尔文学奖经常授予那些强烈反对政治压迫的作家。如果一个获奖作家来自那些最近卷入政治斗争的国家、受到独裁统治压迫的国家或社会主义国家,其作品的文学价值所受到的关注往往会和他的名声不成正比。就算委员会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来自政局稳定、经   更多...

谢志浩:从生态学看许纪霖

纪霖在当代中国学术版图中,具有重要的位置,在上海的学术板块中,极其重要。尽管他在学术界的影响力不如陆谷孙、朱维铮、葛剑雄、朱学勤、萧功秦,但在两岸三地的学术版图中,依然具有持续的影响力。 说起来,与许纪霖先生颇有缘份。本人1985年入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对于二十世纪的中国知识分子,具有一定同情的了解。能够看到《北京   更多...

许纪霖:文明养成,富裕之后的国人考题

主讲人:华东师大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常务副所长 许纪霖作者:沈峥嵘坛主小传许纪霖,华东师范大学紫江学者,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华东师大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近年来主要从事二十世纪的中国思想史和知识分子的研究以及上海的城市文化研究。应邀在在国内外著名大学、凤凰电视台等地作了40余次学术演讲。 核心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